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08章 正义不会缺席!
    这一大捆柴火在落地之后,立刻散落开来,摔的到处都是,那些中年的黑衣人个个如临大敌,摆出迎敌的架势,但是那个黑衣老人却只是低头看了看那一捆柴火,并没有挪动脚步。
    “真是大胆,难道是活腻歪了吗?竟然敢往师父的院子里面扔柴火!”一个中年黑衣男子说道,话语之中充满了暴戾的味道。
    那一捆柴火,都是新柴,似乎刚刚砍下来不久,有的上面还带着水珠,透着一股新鲜的气息。
    没有人认为这是普普通通的柴火,虽然表面上如此。
    抬起头来,这位黑衣老人看向前方,然后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
    这声音似乎是在砍柴。
    真是奇了怪了,之前并没有这种声音,可现在,砍柴之声已经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
    哪怕是百米开外的峨眉弟子们都听的清清楚楚。
    明明就是普通之极的砍柴声,怎么就偏偏形成了洪钟大吕的效果呢?
    那个黑衣老人的神情终于凝重起来了,而眼神则是显得更加阴厉。
    “师父,交给我们了吧。”那几个黑衣中年男人说道。
    他们说着,便准备冲到前面去。
    黑衣老人并没有出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中年弟子见状,立刻抽出长剑,奔向前方。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从斜前方的树林里面忽然嗖嗖嗖的飞出来好几捆柴火!
    这几捆柴火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径直朝着这几个弟子飞了过来!
    这几个中年弟子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躲开,就已经被这几捆柴火给当头砸中了,以他们的功力,不仅没能躲开,甚至倒飞了出去好几米!
    他们的实力本已经非常厉害了,可遇到这种情况之后,还是被干干脆脆的砸飞了,似乎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甚至,这些弟子们都已经被砸吐血了,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黑衣老人仍旧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前方,忽然出声:“何方来客,不妨现身一见,就这么随意砍伐我峨眉山的树木,未免有点不太应该吧?”
    这句话里面透着两层意思,不过,当黑衣老人话音落地之后,一个身影便从树林之中缓缓的走出来。
    一个老樵夫,背着一大捆柴火,而他的右手握着一把柴刀。
    那个身影看起来如此的普通,就像是个再寻常不过的邻家老人。
    可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个黑衣太上长老却是如临大敌,满脸都是凝重!
    他死死的盯着那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终于确认了一个信息!
    “您……还活着?”这太上长老眼中的阴厉之色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难以置信!
    …………
    这时候,张不凡和杨重楼还处于僵持之中呢,只是,张不凡的脸色已经是越来越不好看了。
    如果让杨重楼的短刀在张不凡的腹部肆意乱搅的话,那么估计张老掌门真的要命不久矣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杨重楼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
    有人来偷袭!
    杨重楼于是便本能的想要躲开!
    可是,倘若躲开的话,就必须松开手中的短刀,那样的话,也就失去了继续重创张不凡的机会了!
    不过,哪方面更加重要,这个是不言而喻的。
    几乎没多想,杨重楼就猛然拔出了插在张不凡腹部的短刀!
    他要借机躲开来自于身后的凌厉一击!
    可是,这个时候的杨重楼似乎忘记了,他的手腕还在被张不凡牢牢握住呢!
    想要走,根本没门!
    张不凡拼着重伤也会留下他的!
    果然,杨重楼没能挣扎开!
    高手对决,胜负都只是瞬间的事情,杨重楼还想再对张不凡撩起一脚来挣脱的时候,身后那股劲风已经扑过来了!
    简直是要多猛就有多猛!
    砰!
    一声闷响!
    杨重楼的被那个身影狠狠的撞了一下!
    他本来就已经被张不凡给打的受了一些内伤,此时被这么狠狠一撞,一股腥甜的味道顿时涌上了喉咙,随后噗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个从背后袭来的身影,正是苏锐!
    由于惯性,杨重楼被撞得朝张不凡身上狠狠的栽过去,两人撞在了一起,然后齐齐的摔出了好几米!
    可是,就在杨重楼摔出去之前,苏锐已经猛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领!随后使劲一扯!
    呲啦!
    杨重楼的衣服被扯烂了!
    苏锐拎着那半截衣服,死死的盯着对方的后背!
    此时,场间再度安静了下来,静的可怕!
    包括峨眉弟子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杨重楼的后背!
    今天,所有的谜底,都即将在此刻揭开!
    在杨重楼的后背上,有两道大拇指一样粗的疤痕,大概有二三十公分长!
    这伤痕有着粗糙的边缘,一看就不是锋利的刀剑所伤!甚至有的地方还能清晰的看到锯齿痕迹!
    这伤痕和军师的描述一模一样!
    现场彻底的安静下来了。
    简直静的可怕!
    那些峨眉弟子们的表情各异。
    有人震惊,有人惶恐,有人则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有人已经提前猜到了真相,但也有人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们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掌门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们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掌门竟然会做出如此龌龊不堪的事情!
    军师看着此景,她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从她近距离的看到杨重楼的眉眼开始,就已经确定了这一点了。
    十一年前的事情,终于要在今天迎来一个结果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你种下什么样的因,就会得到什么样的果。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此时,对于绝大多数峨眉弟子而言,平日里那清新的山风,此刻竟然带来了刺骨的寒冷,而斜斜挂在天空的太阳,似乎再也不复往日的温度。
    杨重楼在重重摔落在地之后,又吐了一大口血。
    苏锐那一下凶狠撞击,让他的心肺都重伤了。
    而当山风吹到后背上的时候,让他也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杨重楼本能的伸出手,在后背上抹了一把,他这才发现,后背的衣服已经被苏锐给完全扯下来了!
    他的衣服只剩下了前襟,显得破破烂烂的,着实不能看了。
    堂堂掌门,竟是变成了如此衣不蔽体的样子,真是让人唏嘘感慨。
    很快,他就意识到不对了。
    因为他在抹那一把的同时,也摸到了身后的那两道疤痕!
    真是该死!
    竟然就这么暴露了!
    杨重楼站了起来,他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朝着自己射过来,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随后,这一抹自嘲之意消失,转而便充满了浓浓的狰狞之意。
    此时,在场的这些峨眉弟子发现,他们的掌门似乎已经彻彻底底的换了个人。
    苏锐的眼睛已经开始往外面冒火了。
    “你们都看到了?”杨重楼自知再也无法狡辩,索性笑道,“那把锯子,真是把我伤的很重,差点没瘫痪在床。”
    那锯子伤到了杨重楼的脊椎,如果军师当时用的力量再大一点的话,那么这位如今的峨眉掌门可能在十一年前就要变成植物人了!
    苏锐的眼神之中透着浓烈的恨意。
    军师在十一年前的那天晚上究竟有多绝望,他现在就有多愤怒!
    而其他的峨眉弟子们已经汗颜到了极点,他们甚至已经觉得头都抬不起来了。
    这些都是成年人,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是非判断标准,此时此刻得知掌门竟然做出过这样恶劣的事情,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
    就算掌门被围攻,他们也没脸出手相帮。
    “我宰了你!”
    苏锐一声低吼,身形朝着杨重楼重重的冲撞了过去!
    无尘刀的刀芒炽烈的绽放了出来!
    杨重楼的嘴角露出了狞笑,举起短刀,猛然迎上了苏锐的刀芒!
    “就凭你的实力,还奈何不了我!”
    铿然之声不断响起!
    苏锐被愤怒充斥了头脑,他已经没有再去用无尘刀的招式了,每一下都是毫不讲理的横劈乱砍,可越是这样,杨重楼越是不好防守。
    千万不要去惹一个愤怒到极点的人,因为那是一个人最可怕的时刻!
    此时此刻,苏锐只想把杨重楼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给活劈了!
    不过,杨重楼的实力确实还是相当高的,他几乎每次都能精准的判断到苏锐的出刀轨迹,然后做出拦截!一时间,苏锐也没能伤到他!
    “你是奈何不了我的!”
    杨重楼瞅准了空当,猛然一脚踹了出去!
    苏锐防守不及,被踹中了小腹!
    砰!
    这一下,竟是把他给踹出了老远!
    苏锐硬撑着没倒地,然后连续踉跄了好几步,和杨重楼之间的距离竟是已经拉开到了十几米了!
    “真是找死!我看你今天怎么活着离开!”杨重楼狞笑着说道!
    那所谓的剑眉星目,此时此刻让人完全无法直视!
    然而,这个时候,腹部衣服已经被鲜血染透的张不凡忽然站起身来,双掌朝着前方平平拍出!
    这一掌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谁都不能轻视这其中所蕴含的威力!
    砰!
    这两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杨重楼的后背上!
    他脸上的狰狞笑容骤然凝固了!
    张不凡的这一掌,把杨重楼拍出了好几米!完全失去重心!
    可就在他立足未稳的时候,一道乌光已经从苏锐的手中爆射而出,穿透了杨重楼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