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00章 军师让你死,你就不能活
    苏锐坐在地上,摇了摇头,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然后说道:“确实,胡天福这一掌真是挺厉害的。”
    李悠然毫不介意的伸出手来,在苏锐的后背上面轻轻地揉着,而这动作又会让多少男人双眼之中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李悠然的力道控制的很好,动作很轻柔,苏锐觉得舒服了很多。
    “其实……我没有表面上看起来伤的那么重。”苏锐缓了缓,说道。
    他拉开了外套的拉链,李悠然便看到一件金色的背心。
    这背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的,看起来泛着金属色,但是上面的光泽却又如同水波一样轻柔。
    “这件衣服帮我抵消掉了一半的冲击力。”苏锐说道。
    这件衣服是军师先前给他的,当然,对于这份心意,苏锐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饶是如此,那胡天福暴怒之下的攻击所产生的力量也是相当强悍,苏锐本来就因为力量逆行而受了一些内伤,所以经受了胡天福那一掌的冲击力,才会吐了那么一大口血。
    而且,由于这背心并不是把全身严密防护的,领口开的有点大,胡天福手掌的上半部分都落在了这背心之外了,相当于这半掌直接轰在了苏锐的后背上。
    苏锐知道,那件背心是照着宋亿利身上的那件衣服仿制的,但好像技术还不太成熟,毕竟,宋亿利身上那件甚至可以防弹,而苏锐这一件显然做不到。
    不过,在短短的时间里面,能够把这种新科技开发到这样的程度,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倘若没有这件背心,那么苏锐就会伤的更重!
    “以后不要这样了。”李悠然的目光之中带着复杂,很认真的叮嘱。
    “保不齐的。”苏锐又咧嘴笑了笑,他的牙齿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至于为什么保不齐,原因很简单。
    李悠然看着苏锐这样坚强到了让人动容的笑容,又感觉到了心疼。
    这种心疼的感觉如此清晰。
    …………
    这时候,李长风还在和胡天福激战着。
    平心而论,胡天福的功夫确实已经算得上是极好了,除了那几位强大到突破天际的前辈之外,胡天福也算得上是站在华夏江湖实力金字塔的顶尖人物了。
    假以时日,胡天福所能够产生的影响力将不可想象。
    可惜的是,此人心术不正,不够正大光明,有这样的心性,未来的天花板也是可以预见的了。
    李长风含怒出手,一直占据着上风,终于抓住了胡天福的空当,砰砰两拳打在了他的胸口!
    胡天福被打的后退了好几步,踉踉跄跄,李长风还想追击,却发现杨重楼的身形已经从人群之中闪现了出来,连续在半空翻了几个跟头,落在了他的前方!
    峨眉长老被打,杨重楼这个当掌门的终于是要选择出手了。
    “给我让开!”李长风这时候才不管前方是谁,重重地轰出了一拳!
    杨重楼不闪不避,猛然伸出了一掌,和李长风的拳头相撞在了一起!
    砰!
    一声闷响!
    一股似乎肉眼可见的波纹,从撞击处朝着四周震荡开来!
    这是两个超级高手的最强一击!
    距离他们很近的几个峨眉弟子,感受到空气的震动给他们的胸腔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压抑感,好似有一块大石头撞在了他们的胸膛上,这几人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甚至有了吐血的冲动!
    这可是实打实的硬碰硬!
    当然,作为当事人,李长风和杨重楼并不好过,李长风后退了几步,单手按在胸膛上,似乎是要用这种动作来平复沸腾的气血。
    而杨重楼也同样后退了好几步。
    他单手在嘴角抹了一下。
    随后摊手一看,手心之中有着一道血线。
    而他的嘴里,则是浓浓的血腥味道。
    这种毫无花哨的硬碰硬,让他这堂堂的峨眉掌门也受了一些内伤。
    其实高手对决就是如此,哪怕彼此实力相当,但若是稍有不注意,就极有可能被打成重伤。
    而借着这个机会,胡天福已经退到了人群之中,他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李长风的那连续两记重拳轰在他的胸口上,让胡天福十分不好过。
    他捂着胸口,先前被苏锐划开一道口子的袖子也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连带着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看起来他的这一件道袍似乎已经变成了喇嘛服。
    看着苏锐等几人,胡天福的目光之中闪动着强烈的阴狠之色!
    军师通过望远镜,看着胡天福,而后对通讯器说道:“白蛇,霍尔曼,你们准备好了吗?”
    “军师,准备好了。”这二人齐齐回答。
    “好,待命。”军师眯着眼睛。
    有些人不能留。
    把某些人留下来,那就是天大的祸害。
    “你让开。”李长风盯着杨重楼,说道。
    他们二人的实力算是平分秋色的,如果真要放开了打,可能很长时间都分不出胜负来。
    “我峨眉都被你们给弄成什么样子了?都给我停手!”
    杨重楼陡然喊了一声!
    这声音中气十足,竟然还带上了一丝滚滚散散的味道,所有人都能听得到!
    现场似乎变得无比安静了起来!
    除了沙沙的风声,什么都听不到,似乎连呼吸声都停滞了!
    李长风调整了一下气息,往前迈了一步。
    杨重楼说道:“我说过,都给我住手!这里是峨眉,任何人不得放肆!”
    苏锐靠着李悠然,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冷笑:“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看不好收场了,终于要站出来了。”
    李悠然没有答话,她的右手还在苏锐的后背上轻柔的拍着,但是望着杨重楼的目光却清楚明白的表明了她的心情。
    是的,她和苏锐的观点一样,也认为杨重楼是个伪君子。
    此人的功利心很重,心机也是深不可测!
    胡天福看起来阴险毒辣,可是,他的计谋和掌门杨重楼根本就不能比,对方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就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李长风盯着杨重楼:“把胡天福交出来,我便下山,否则你峨眉将永无宁日!”
    这个胡天福逼的李悠然远走首都,此时又把苏锐给打成了重伤,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恩人,李长风自然和这个胡天福势不两立!
    “我不可能把胡长老交给你们,更不可能放你们下山。”杨重楼指着那一片已经全部变成断壁残垣的群殿:“峨眉山被你们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若让你们安然下山,还如何面对峨眉的历代列祖列宗!”
    他的语气带上了一丝狠厉!
    苏锐继续笑着,满脸都是嘲讽:“我从来不认为峨眉派能代表峨眉山,而听着这掌门的话,好像我们把这座名山给毁了似的。”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说道:“而且,在我看来,有这么一个门派在这里杵着,才是毁坏了峨眉山的好风景。”
    李长风还想动手,他调整好气息之后,浑身的气势在不断凝聚。
    张不凡往前跨了一步,站在了李长风的前方。
    他是翠松山的掌门人,在此地,他是唯一能在江湖地位上和杨重楼平起平坐的人。
    张不凡的目光平静,淡淡地说道:“杨掌门,这件事情,峨眉派必须给出一个交代。”
    “张掌门,你我素来交好,可我真的弄不明白,为什么你偏偏要站在此人的身后?”杨重楼指了指苏锐,“你这是要把整个江湖给得罪光啊。”
    “峨眉派代表不了整个江湖,而现在,同样也不是武林盟主的时代了。”张不凡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听起来稀松平常,但是,其中的深意却值得旁观者好好的琢磨琢磨!
    张不凡这是在变相说杨重楼有野心!
    “张掌门,你这话可是对我有所误解了。”杨重楼说道。
    “不,这是你身上的变化。”张不凡冷冷地说着:“你十年前到过翠松山,那个时候的你似乎还不是这样的人。”
    “不,我一直是。”杨重楼冷笑了一下,然后提高了音量,说道:“今天,所有外来者,全部不准下山!所有弟子,今日必须拼了命的维护峨眉的尊严!任何人不可懈怠!”
    这声音在清风之中传出去老远老远!
    似乎,整个峨眉派都要动真格的了!而杨重楼,定然还有留有后手!
    大决战么?
    峨眉派弟子们的目光都开始变得严峻了起来!他们虽然不满胡天福长老的行为,但是掌门下了命令,峨眉的荣誉与尊严也必须要维护!
    然而,回答杨重楼的,却是一声枪响!
    砰!
    很清晰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似乎能够直达众人的心底!
    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除了一个人!
    那就是……胡天福!
    他猛地向一旁扑倒!
    而在他的身侧十公分的位置,地砖都已经被打碎了!
    他被狙击手瞄准并且攻击了!
    也幸亏他的心里面冒出了一丝警兆,提前进行了躲避,否则的话,这一下肯定活不成了!
    “混账,混账!竟然想要杀了我!竟然想要杀了!”胡天福在人群里面大声叫喊着!歇斯底里!
    刚刚那一枪,真是把他给吓得不轻!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句话可绝对不是虚言,胡天福虽然是这江湖上顶尖的高手,可是,在这种中远距离之下,他又怎么会是狙击手的对手?狙击手能够远程锁定他,他却还不知道要杀他的子弹会从哪个方向射过来!
    “他死定了。”苏锐靠着李悠然,冷笑了两声:“军师若是想杀人,那么可真的没有谁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