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782章 好像还挺乖?
    胡天福知道,掌门的心里肯定涌动着无穷的怒气。
    不仅没能抢回无尘刀,还折损了门派未来的希望,这损失看起来是有点太大了。
    “掌门,我愿对此负全责。”胡天福说道。
    他现在必须要拿出个态度来,否则后果说不定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很多。
    “后天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杨重楼睁开了眼睛,又问道。
    似乎,先前这房间里面的压力也都没有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苏锐得逞。”胡天福眯了眯眼睛:“他可以上山,也可以离开,但是,无尘刀和天心刀法一定要留下。”
    “先不说无尘刀和刀法的事情。”杨重楼看着胡天福,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自嘲的弧度:“他可是要让你与我一起向他道歉来着。”
    “这不可能!”胡天福的眼神之中透着阴狠,“我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到了那个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武林门派前来做见证。”杨重楼说到这里,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胡天福没好气的说道:“什么做个见证,这些家伙都是唯恐天下不乱,一心想看峨眉出糗。”
    “总不能不让他们上山。”杨重楼的语气淡淡。
    胡天福想了一想:“我会让人把他们拦在半路,通知这些想要看热闹的人,峨眉后天不见客。”
    “好,就这么办吧。”杨重楼对此没有什么异议,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如果真的放这些所谓的武林同道上了山,到时候众人围观,你一言我一语的,那么峨眉丢人就丢大了,这种名门大派又是相当的在意脸面,很多事情也就不好处理了。
    杨重楼不愿意看到这样场景出现,所以宁愿前期不要脸一点。
    胡天福站起身来,又压低了声音,说道:“掌门,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把苏锐给除掉……”
    把苏锐除掉?
    在杨重楼看来,这个提议还真的挺让人心动的。
    但是,他并没有想过要杀苏锐。
    “峨眉还是要脸的。”他说道。
    这句话就有点难听了,让胡天福的脸上变得火辣辣的。
    几个意思啊?你峨眉要脸了,合着我就不要脸了?我去强抢无尘刀和天心刀法,还不是为了峨眉?
    胡天福的心里不爽,但是他去抢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峨眉,而是为了他自己。
    “所以,为了脸面,我们就不得不放苏锐上山。”胡天福的面色变得相当难看了。
    “不仅要放苏锐上山,还要敞开大门迎客。”杨重楼站起身来,“毕竟是天心长老的传人,我们要友善一些。”
    这句话让胡天福冷笑了起来:“掌门,那接下来呢?”
    “设宴款待。”杨重楼又说道:“而且,明天张不凡就会来到峨眉山。”
    “对了,钟阳山众人明天就会上峨眉。”胡天福忽然插了一句。
    “钟阳山……他们来也好。”杨重楼眯了眯眼睛,随后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现在谁人不知钟阳山和我们的关系?”
    胡天福也露出了微笑,不过这微笑明显有点僵硬。
    与其说钟阳山和峨眉关系密切,不如说这钟阳山和胡天福关系好。
    “天福,这次就靠你了。”杨重楼说道,“辛苦点吧。”
    “好。”胡天福读懂了掌门这句话的意思了。
    辛苦点……这三个字简直隐藏着太多的涵义了。
    “另外,你也要像苏锐那样,发布个视频,把我峨眉的态度与立场表达清楚。”杨重楼眯着眼说道:“名门大派,怎么会强抢他的东西?”
    …………
    胡天福回去之后就照办了,而且以真面目出镜。
    他在视频中强调,峨眉断然不会强抢天心长老传承人的东西,这其中一定是有着什么误会,对于此事,峨眉愿意请苏锐上山详谈。但是,不管谈判的结果如何,苏锐都要对魏公言长老被打事件给出一个说法。
    视频一经发布,立刻在江湖世界里面引起了轩然大波。到底是胡天福,这位峨眉最具前途的长老,说起话来还是极有分量的,于是,那些本来全部支持苏锐的人,又有一半都动摇了。
    毕竟峨眉的态度摆在这里了,他们并没有喊打喊杀,而是欢迎苏锐上山谈判,有理有据,有立场也有力量。
    毕竟,这是胡天福琢磨了很久才想出来的词,起到的效果也让他十分的满意。
    可是,这视频发布出去不到一个小时,胡天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胡天福的眉头轻轻皱了皱,。
    他本能的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所以第一遍铃声响了很久,他都没接。
    第二遍也是一样。
    直到第三遍,他才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胡长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甚是想念啊。”
    这是苏锐的声音!
    胡天福自然一下子便听出了苏锐的声音,冷冷的说道:“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他的眼睛里面已经露出了警惕的神色来了!
    “想查一个人的号码,简直太简单了。”苏锐并没有详细说明,而是微笑着:“怎么,你已经准备接客了吗?”
    准备接客?
    为什么苏锐说话那么难听?这是在故意嘲讽啊!
    峨眉又不是青楼,自己又不是龟-公,接什么客!
    然而,胡天福此时还不能多说,否则就是中了苏锐的计了。
    “你后天自行上山,我们峨眉会跟你详谈的。”胡天福冷冷的说道。
    苏锐微微一笑:“详谈,挺好的,不过,在此之前,你们最好商量商量,看看这一次该给我多少精神损失费。”
    “精神损失费?”胡天福的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什么精神损失费?”
    “你让魏公言带着人来打我,那么多人气势汹汹的过来,差点没把我给吓死,就冲着这一点,你峨眉难道不该赔我一点钱吗?”
    胡天福的眉头挑了挑,他忽然有了一种被铁公鸡盯上的错觉。
    “这是没有的事!”胡天福说道:“你最好不要血口喷人!”
    “嘿,你这人,这怎么能叫血口喷人呢?”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不管,我只告诉你,如果到时候峨眉的诚意不能够打动我的话,我真的会拆了你们的峨眉派哦。”
    苏锐说的是峨眉派,而不是峨眉山,因为在他看来,峨眉派并不能够代表峨眉山!这是两码事!
    听了这话,胡天福的表情之中露出了阴狠的神色:“你这是趁机敲诈!我告诉你,从来也没有人能够侮辱峨眉!谁都不行!你要是想这样做,那么一定会为此而付出代价!”
    “啧啧啧,这是威胁吗?胡天福长老还真是硬气啊。”苏锐哈哈一笑:“不好意思,我并不是威胁,只是讨要赔偿,毕竟,你们那几个人那么凶,真是要把人家给吓死了呢……”
    苏锐还没说完呢,胡天福就重重的挂断了电话!他差点没被苏锐给气疯了!
    你特么的说自己被吓死?你被魏公言和钱培江吓成这个样子,还能把他们给打成重伤?天理何在?
    胡天福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苏锐骂起人来这么讨厌,明明一个脏字都不带,但偏偏能把人给气得想吐血!
    苏锐很快便发过来一条短信,内容是——请认真对待我刚刚提出的事情,如果我对赔偿不满意,那么我说过的那些话都会变成事实。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胡天福气不过,直接把手机给摔在了地上,碎片四溅!
    …………
    时间很快便来到了后天。
    苏锐在徐静兮的院子里呆了整整一天,似乎是知道苏锐即将会有一场恶战,因此徐静兮一日三餐都十分精心,每一样都是大补之物,好像吃完就会增长力量一般,看得苏锐哭笑不得。
    不过,他也是把这些东西全部吃光了,毕竟这是徐静兮的一片心意。
    一早,苏锐便来到了李悠然的房间,看着穿着一身洁白衣裙的师徒两个,说道:“你们都准备好去迷倒峨眉山的男弟子们了吗?”
    李雪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李悠然也是露出了微笑,现在,苏锐当着她的面开这种玩笑,似乎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啊,最好迷死他们。”李雪真看了看长裙,竟是有点惋惜:“唉,可惜我裙子下面还有裤子,不能露出我的大长腿来,不然,那些男弟子们……哼哼……”
    苏锐笑了起来:“没事,你靠脸就足够了。”
    说到这儿,他不禁想起来第一次见到李雪真的情形,这姑娘在擂台上穿着一身劲爆的紧身短裙,两条长腿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眼球。
    当时的她们还在为生计而发愁,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生活就已经大变样了。
    李雪真眉开眼笑。
    都说近乡情更怯,这师徒二人就算是表面上看起来再放松再坚定,但是,内心深处总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一丝复杂的意味。
    毕竟,曾经那些人将她们逼的离开故土,而今天,这些人又要重新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悠然姐,振奋一些。”苏锐看穿了师徒两个的心思,笑着说道。
    李悠然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嗯,一定。”
    这三个字,听起来,好像……还挺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