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764章 刀光和天光
    能够得到司徒远空和露天心这两点上超级高手的指点,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这二人的人生经验和战斗经历何其丰富,可能一句看似简单的话语,就能够给人指明方向。
    毕竟已经成为了传人,苏锐也没有再推辞,他的神情严肃而认真。
    徐静兮被晓依拉着到偏房聊天去了,而苏锐则是郑重的打开了蓝布包,翻开了那本《天心刀法》,小心翼翼。
    看完第一页后,苏锐的眼睛里面便流露出了惊叹的神色来。
    这字里行间,已经充满了化繁为简、大巧若拙的感觉,就像是司徒远空已经把力量流转的法门给转化为七个动作一样,这一份刀法也是如此!
    前面几页所记载的刀法招式并不算多,但是每一招都威力巨大,最关键的是,其中充满了奇思妙想,这些想法从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天马行空,可是,苏锐却知道,这是建立在无数的实战经验总结上的,至少,以他现在的经验,是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的,甚至,差距巨大。
    有些目标,终究是只有依靠时间和岁月的漫长积累才能够达到,并无捷径可选。
    而这一本《天心刀法》到了后面,就更加惊艳了,只是,苏锐对刀法涉猎不深,他知道,这些质朴的文字所展现出来的天纵之才实在太让人赞叹,而自己目前的水准,能够把前半本刀法练成就不错了,后期的那些惊艳招式,也需要靠机缘才行——至少,得把司徒远空的七个动作全部学会。
    露天心把苏锐的表现看在眼中,暗暗点头。
    这个年轻人的心性一点也不浮躁,所表现出来的沉静和稳重根本不像是他这个年龄段所应该拥有的,有这样的心性,何愁大事不成?
    单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司徒远空那个老不死的眼光就挺好的了。
    “什么感觉?”露天心问道。
    “前辈……真的了不起。”苏锐由衷的说道。
    “时间紧张,无需吹捧,有什么问题就抓紧问。”露天心说道。
    事实上,在过往的那么多年里面,她还真的从未对哪个年轻小伙子有过那么多的耐心。
    苏锐苦笑了一下:“其实还真不是吹捧,这是我的真正想法。”
    …………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
    徐静兮和晓依坐在偏房里,透过窗户看着院中的情形。
    也许是由于海拔够高的原因,峨眉山顶的月光似乎也变得更加皎洁了。
    “苏锐真是个不错的家伙,可惜你们还不是一对儿,错过这么个男人,真的很遗憾。”晓依对徐静兮说道。
    徐静兮挽了挽头发:“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想要拥有的,可却不能强求。”
    “可试着追求一下总是可以的吧?”晓依这大道理也是一套一套的,“现在这时代不比以前了,女人也是可以主动出击的,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啊。”
    徐静兮忍俊不禁:“你常年呆在峨眉山上,也能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我呆在峨眉山上,又不是与世隔绝。”晓依扬了扬手中的智能手机,“师父虽然不喜欢这玩意儿,但是却不禁止我用的。”
    “唉。”徐静兮轻轻的叹了一声,这声音之中似乎带着淡淡的怅惘,“其实,有些时候,你觉得人对了,但是时间不对,也是没用的。”
    出现的时间不对,那么再对的人,也就变成了错的人了。再合适的对象,也就变成了不合适。
    “你是想表达相见恨晚的意思吗?”晓依睁着大眼睛,说道。
    “其实,我不奢求太多了,这一辈子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慢慢过吧。”徐静兮的语气幽然。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像我师父说的那样,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晓依师姐说道。
    徐静兮不再出声,而是默默的望着院中的那个身影。
    也许,过了今夜之后,她也不知道还能再见苏锐几面。
    “会像司徒远空和露天心两位前辈那样吗?”徐静兮在心中说道。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
    整整一夜。
    山中湿气很重,到了清晨,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苏锐和露天心的衣服都被露水给打湿了。
    可是,虽然一夜未眠,但是苏锐的眼睛里面却并没有多少的疲惫之色,反而神采奕奕。
    晓依揉着眼睛醒来,她竟然发现,徐静兮还坐在窗边呢。
    “你一夜都没睡啊?”晓依问道。
    “也不困,所以干脆就没睡了。”徐静兮微笑着说道。
    她的神情之中充满了柔和之意。
    “感觉你这一夜好像想通了不少东西。”晓依盯着徐静兮看了许久,忽然来了一句。
    “是吗?”徐静兮微微笑了一下:“你连这也能看出来?”
    晓依眨了眨眼睛:“我说着玩的。”
    只是,说完这句话,她在心底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道:“静兮啊静兮,你可别像我师父那样,用一辈子的时间等一个人,这是对不起自己。”
    …………
    院中。
    随着云层之中露出了一线阳光,黑暗开始缓缓退去,而这时候,露天心对苏锐说道:“可以出刀试一试了。”
    苏锐一听,忽然觉得心跳有点快。
    这么快,就要拔出那把无尘刀了吗?
    露天心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让苏锐的手心之中开始沁出了汗水。
    “你有资格拔出这把刀。”露天心说道。
    说完了这句话,她竟然笑了一下,而这笑容之中,竟然颇有自嘲的意味在。
    是啊,这个小伙子是司徒远空和自己的传人,如果他没有资格继承这把刀,那么普天下也难以找出第二个了。
    到了现在,露天心也开始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神奇了。
    她和司徒远空已经几十年未见了,可是,命运却把他的传人送到了自己的面前,这还不够奇妙的吗?
    冥冥之中,似乎一切都被天意所安排。
    苏锐并不知道露天心此时心中所想,他满脸都是郑重,解开了蓝布套,然后便看到了平平无奇的木制刀鞘。
    是的,单看这木头,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刀鞘的里面竟然藏着一把曾经排名江湖第一的绝世宝刀。
    苏锐握住了那朴实无华的刀柄,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拉开。
    就这一下,便是声若龙吟!似乎天光都被这一声龙吟所唤醒!
    木制刀鞘之中,是金属内层!
    刀身上释放出了耀眼的光芒,远远胜过了苏锐眼睛里面的精光!
    随着刀身完全离开刀鞘,这黎明前的黑暗似乎都被劈出了一道口子!
    无尘!
    …………
    “好了,我要下山了。”
    两个小时之后,露天心说道。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是无悲无喜,了无牵挂。
    站在山巅,看了云海几十年,接下来她要回到人间转一转。
    苏锐才不到三十岁,还无法做到像露天心这样的心境,他的心里面还是不可避免的涌出了一股离愁别绪。
    才刚刚相识,却有可能一辈子都不再遇见,这种怅惘的滋味儿可真的不怎么好啊。
    人这一辈子,究竟得面对多少无奈的离别?
    露天心看穿了苏锐的想法:“你还年轻,以后就懂了。”
    苏锐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却说了一句:“前辈,并不是这样,也许我永远都不会明白这种感受。”
    露天心笑了笑:“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就要恭喜你了。”
    苏锐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候,徐静兮也走了出来,她站在露天心的面前,犹豫了一下,说道:“天心长老,我可以和您拥抱一下吗?”
    这些年来,徐静兮和露天心相处的很愉快,一想到从此再难相见,就连苏锐都难以控制的伤感,徐静兮又怎么可能不难过?
    她的眼圈都已经红了。
    露天心没想到徐静兮竟然会提出这种要求来,笑了笑,然后说道:“当然可以。”
    徐静兮便张开双臂,和露天心轻轻地拥抱了一下。
    晓依看着这一切,几乎都要愣住了。
    她知道,师父是最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了,哪怕是同性也不行,可这一次,在离别之前,师父忽然变得和蔼慈祥了许多。
    她以前是峨眉派高高在上的太上长老,此刻却好像是春风和煦的邻家老奶奶,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舍。
    晓依也用手背轻轻的拭了拭眼睛,一股无法形容的感伤开始从心底蔓延开来。
    其实,这看似壮美的山景,她也已经看得够多了,是时候去外面见识见识新世界了。
    “前辈,此去……多保重。”苏锐说道。
    他的手里拎着无尘刀,怀中还放着那好像有温度的《天心刀法》,眸光之中带着复杂的情感。
    “嗯。”露天心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问向了晓依:“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晓依说道:“师父,给您收拾了几件衣服。”
    说着,她递过来一个不起眼的灰色粗布挎包,然后,眼泪便扑簌扑簌的落下来。
    “傻孩子,别哭了。”
    露天心摇头笑了笑,轻叹了一声,而后伸出了右手,将晓依揽入怀中。
    这是她过往十余年都从未对弟子做出的动作。
    而难得被师父拥抱一次的晓依,则是哭的更伤心了,伏在师父的肩头,浑身颤抖。
    “师父,我舍不得你。”晓依说道。
    露天心轻轻的拍了拍徒儿的后背,然后望向了远空的流云:“这一辈子,总要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