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761章 恼羞成怒!
    胡天福看着苏锐,越发的诧异了起来。
    他的心中在猜测着,这个男人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身份,为什么能够成为露天心的座上宾?
    要知道,这位峨眉山的太上长老,可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啊!
    其实,若是让胡天福知道,十分钟前这极不好相处的太上长老,还对苏锐深深地作揖感谢的话,恐怕他得惊讶的疯掉。
    “有事说事,别废话。”露天心淡淡的说道。
    胡天福被如此冷对待,也不恼怒,他知道露天心就是这么个性格,即便是掌门亲自来了,她也同样不会有什么样的好脸色。
    苏锐真想给露天心竖个大拇指,自己和胡天福命里犯冲,看来这太上长老也是看胡天福不太顺眼啊。
    “师叔祖,是这样的,翠松山的掌门张不凡要带弟子造访峨眉,如今已经来到了川中了。”胡天福说道。
    而听了这话,苏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张不凡要来?
    其实,苏锐虽然和张不凡在此之前打过很多次,甚至还一炮把翠松山的主殿给轰塌了,可现在看来,由于夜莺的事情,苏锐和这牛鼻子老道士几乎是化干戈为玉帛了,而且,和他的两个杰出弟子也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不过,军师和张不凡之间的关系还是有些复杂,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露天心对张不凡并不感冒:“什么时候上山?”
    “后天。”胡天福说道,“所以,到时候还希望师叔祖能见张不凡掌门一面。”
    “我没时间。”露天心直截了当的说道:“明天我要下山。”
    别看露天心对苏锐和徐静兮说起话来都是和颜悦色的,那是因为她很欣赏这两个后辈,若是遇到不喜欢的,根本懒得搭理一句。
    譬如,此时的胡天福就是这种类型。
    “下山?”
    胡天福的声音顿时变得有点艰难,眼睛里面也满是意外:“师叔祖,这……”
    在胡天福的印象里面,露天心这么多年都从未下过山,怎么突然就要走了呢?
    而且,张不凡要来峨眉,露天心这太上长老如果能够露个面的话,对峨眉来说也是相当有面子的事情。
    毕竟峨眉虽然是名山大派,但在江湖世界之中也是要保持威慑力的,像露天心这样的太上长老,最好能够时不时的露个面,这样既可以宣扬峨眉威名,也可以震慑宵小之辈。
    可是,这时候露天心却说她明天要下山,胡天福不禁摇了摇头,劝了一句:“师叔祖,不知道您能不能把下山的时日推迟几天呢?毕竟这次是张不凡亲自前来……”
    在胡天福看来,露天心应该要以门派为重的,张不凡很少出行,翠松山在江湖上和很多门派都没有一丁点的联系,此次直接把出门地点定在了峨眉,也是相当给峨眉面子了。
    没想到,在听了胡天福的话语之后,露天心挑了挑眉头:“哦?那如果我不留下来又会怎样?”
    “师叔祖……”胡天福苦笑了一下,事实上他的内心深处已经很不爽了,可表面上还得做出很谦逊的样子:“是这样的,我想恳求您推迟两天下山,而且……您年纪已经不小了,如果有下山才买的需求,完全可以交给其他弟子们来完成,不用亲自跑一趟的。”
    到现在,胡天福还以为这太上长老下山只是随便逛逛,他根本就没想到,露天心这是要一去不回!
    听了这句话,露天心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谁告诉你我是要下山采买的?”
    胡天福也微微皱起了眉头,迟疑了一下:“师叔祖,那您是……”
    其实,胡天福在尚未成为长老之前,称呼露天心一声“师叔祖”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在成为了峨眉最年轻的长老之后,他的辈分也跟着水涨船高了,完全可以称呼露天心一声“师叔”,可是,胡天福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改称呼,看起来真是谦逊到了极点。
    不过,在露天心的眼中,胡天福这也是假谦逊罢了,毕竟此人四十来岁就成为了名山大派的长老,心中的那股子傲气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的,很多时候都能够看出来。
    所以,露天心觉得胡天福这个人有点假,通俗来讲,也就是虚伪,因此对他很不喜。
    还有一点原因,是露天心厌烦胡天福的原因之一,那就是——李悠然。
    李悠然名满江湖世界,作为距离较近的峨眉山太上长老,露天心也是见过李悠然几次的,她非常喜欢这个年轻姑娘——当然,相对于露天心的年纪而言,李悠然的的确确是年轻的。
    胡天福强行追求李悠然的事情,在整个川中江湖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对此,露天心虽然没有公开表态,但是她内心深处认为胡天福是配不上李悠然的。
    在露天心的眼中,李悠然这么出尘如仙子一般的姑娘,怎么可能和功利心如此之重的胡天福在一起?那是对这姑娘的玷污!
    不得不说,露天心虽然是峨眉派的人,但是评价人评价事都是就事论事,一碗水端平,绝无半点偏袒,这种性格极为难得。
    当然,露天心的这种表现,落在世人们的眼中,就是代表着“不好相处”了。
    然而,露天心并没有回答胡天福的问话,场间陷入了沉默。
    胡天福也不吭声了,站在原地,望着露天心,眼底带着一丝难堪。
    其实,现在他在峨眉的地位已经逐渐的水涨船高了,就连掌门跟他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哪像这露天心,着实没有半点客气的意思在其中。
    沉默了几分钟之后,这时候,一旁的晓依出声了:“师父是要去云游四海。”
    “云游四海?”
    听了这句话,胡天福的表情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身处于江湖之中,在胡天福看来,云游四海这件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可以等同于——驾鹤西去了!
    古往今来,绝大部分选择云游四海的高手们,都没有再回到山门!就像是仙侠小说里那些破界飞升的仙人们一样,几乎不可能回归!
    一位实力超绝的太上长老,对于整个门派来说,都意味着极为重要的震慑性力量,如果露天心离开了峨眉,那么江湖上对于峨眉的畏惧将会至少减少三分之一!对,就是这么夸张!
    胡天福知道,按照自己的发展轨迹,日后成为整个门派的掌门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想要一个全盛的山门,自然希望太上长老能够一直守在这里!
    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面瞬间闪过了很多想法。
    露天心从胡天福的眼神之中就能够看明白一切,她冷笑了一声:“怎么,老身要下山,你还想阻拦?”
    胡天福立刻身体前倾,作了一揖:“师叔祖,请您三思啊!您这一走,对于峨眉来说,可是重大的损失!”
    “放肆!”
    露天心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猛然一拍椅子的扶手:“我怎么做,还需要你来指点我吗?”
    胡天福虽然微微躬着身子,看起来充满了尊敬,可是,他的言语之中却带上了强硬的味道:“弟子不敢,只是师叔祖,您已经成为了峨眉的符号,如果就此离开的话……”
    “我不欠峨眉什么。”露天心一指门口,“你给我出去,我做的决定,你还没有资格过问。”
    胡天福被这样不留情面的斥责,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摇了摇头,说道:“师叔祖,此事对于峨眉事关重大,我会将此事立刻禀报掌门,请他定夺。”
    这一次,胡天福又用错了词。
    “定夺?”露天心冷笑了两声,“我做的决定,还需要别人来定夺?你给我出去。”
    说完这一句话,露天心浑身的气势骤然升腾了起来,一头如雪的长发竟然无风自舞!
    胡天福已经看出来,露天心发怒了,如果自己再待下去的话,说不定这个脾气暴躁的太上长老可能要出手打人了。
    于是他梗着脖子说道:“师叔祖,告辞。”
    说完,胡天福抬头扫了苏锐一眼,然后便带着随从转身离开了。
    出了门之后,他回想着刚刚充满了“耻辱性”的场景,愤怒的低低骂了一声:“这老处-女,真是拎不清轻重!”
    在整个峨眉山,上上下下都对胡天福无比的尊重,可偏偏到了露天心这儿,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长老,咱们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掌门?”
    “当然要告诉掌门,此事非同小可,事关峨眉未来发展,绝对不可以怠慢。”胡天福说道。
    他带着手下人朝着掌门所在的院子匆匆走去。
    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胡天福像是想起来什么,又停下了脚步。
    “长老,怎么了?”
    胡天福的表情变得阴狠了起来:“太上长老房间里的那一男一女是谁?”
    “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
    “女的我觉得眼熟,应该有过一面之缘,可是这男人却从来没见过,他们一定有蹊跷!”胡天福发着狠,说道。
    “有蹊跷?”
    胡天福说道:“是的,他们没上山的时候,天心长老从来就没想过云游四海的事情,结果他们一来,天心长老离开的意愿就如此坚决!这可是动摇峨眉根基的大事!”
    “长老,那我们怎么办?”随从问道。
    “盯着他们两个!”胡天福的表情之中满是阴霾与狠辣,“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这一男一女离开峨眉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