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746章 三年的真相!
    看着这熟悉的身影,徐静兮的大眼睛便瞬间被泪水所充满!
    “爸。”徐静兮轻轻的喊了一声,随后便捂着嘴,泣不成声。
    将近三年的时间,她每天都在期盼着父亲的归来,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认为这一切已经几乎不太可能发生的场景,却在她的生日当天上演了。
    她完全不会想到,苏锐竟然这么迅速的找回了自己的父亲!
    小梧桐还一脸懵逼的揉了揉眼睛,似乎是完全不能相信眼前的情景!
    “爸?你真的是我爸?”她问道。
    苏锐在一旁笑着说道:“真的是。”
    徐兴民的头发几乎已经全白了,而在三年前的时候,他的头发大半都还是黑色的。
    他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女儿,眼睛里流露出和蔼与慈祥……以及,浓浓的感慨。
    “爸。”
    徐静兮又喊了一声,然后走上前,抱住了自己老爸的胳膊。
    小梧桐终于反应过来了,发出了一声尖叫,也扑进了老爸的怀里。
    父女相隔三年没见,定然还有很多话要说,苏锐微笑着走出了院子。
    邵飞虎站在门口:“完了,徐家的闺女这下肯定忘不了你了,话说,这么极品的妹子,你可别错过了。”
    苏锐笑了笑:“天底下好姑娘那么多,我总不能见花就采吧?”
    “可是,能把饭菜做的这么好的漂亮姑娘,恐怕全天下也很难找出第二个了。”邵飞虎凑到了苏锐耳边,“全世界可能就这么一人,你不动心?”
    “动你妹啊动。”苏锐笑着给了邵飞虎一拳。
    “我是没有妹妹,要是有, 我也不介意让你动一动。”邵飞虎也是污的不行,“不过,我虽然没有妹妹,但是有弟弟啊,要不,你把我弟弟给动一动?”
    “去你的。”苏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对了,你又没吃过徐静兮做的饭菜,你怎么知道她做的好吃?”
    “我都来到川城两天了,哪个饭店里都能听到徐静兮的名声,这姑娘的名头在这里可实在是太响亮了。”邵飞虎嘿嘿一笑:“绝对的极品啊。”
    苏锐瞥了他一眼:“徐心岚现在怎么样了?”
    “全部吐口了。”邵飞虎也瞥了苏锐一眼,“不过,你都中了人家的春-药了,竟然还能忍着不去发生关系,这简直不像你啊。”
    “我惜命。”苏锐说着,便上了车:“走吧,去看看徐心岚。”
    从徐家老宅开车到川城市局,也就不过十分钟而已。
    此时,徐心岚仍旧穿着浴袍,坐在审讯室中。
    “坐在这里的滋味儿不好受吧?”苏锐进来之后,说道。
    “能把墙角的摄像头关上吗?”徐心岚说道,“我不习惯有人这么一直盯着我。”
    “那你真的要习惯才行。”苏锐摇了摇头,“还好,你没有让徐兴民受到什么伤害,否则的话……”
    “他是我大哥,虽然没有血缘关系,我甚至并不在徐家的户口簿上,但是,他始终都是我大哥。”徐心岚说道,“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敬重的人。”
    “然而,你却把你最敬重的人给软禁了将近三年,而且还做的天衣无缝。”苏锐说道。
    是的,徐兴民的失踪一直是件悬案,川城的警方花费了极大的财力,都没能找出个头绪来,徐兴民看起来就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可是,这并不能怪川城的警察们,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往徐心岚的身上怀疑,就连徐静兮在事发后都还一直把徐心岚当成了唯一值得信任的人。
    徐心岚能够做的这么“完美”,有很大程度是依靠着她缜密之极的设计,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的身份。
    而有些痕迹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模糊的,当案发一年两年之后,就算是警察想要从徐心岚的身上着手,也极难找到那些模糊的痕迹了。
    可是,和当地警察相比,国安能够调动的资源是数不清的,权限也会相应的高上许多,包括调查那一把走私进来的狙击枪。
    而这一把狙击枪,恰恰是打通整个事件脉络的关键点,突破了这一点之后,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如果那天晚上狙击手没有对苏锐动手的话,那么苏锐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破掉这个案子。
    “你和狙击手是没有什么直接联系的。”苏锐说道,“只不过,那个狙击手曾经是被我们通缉的一个入境雇佣兵,后来流落川城,在川城地头蛇王成功的手底下做事,而你……和王成功,恰恰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徐心岚这一次并没有否认:“他都交代了吗?”
    “是的,甚至包括你们曾经发生了几次关系,每一次的时间和地点都清清楚楚。”苏锐说道。
    “这真是个怂货。”徐心岚的眼底闪过了一抹不屑之色。
    “确实如此。”苏锐表示赞同。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不过,你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这王成功能被你牢牢的控制住,也从侧面说明你的厉害了。”
    徐心岚也没多说,此时的她倒是变得坦然了许多:“这并不难的。”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三年的时间了,既然有你作为幕后推手,为什么这融资案却一直都没能完成?”苏锐皱了皱眉头,“在我看来,徐兴民失踪之后,你们应该快马加鞭的完成此事才合理。”
    “我更想成为桑普资本的合作者,而不是附庸者。”徐心岚实话实说,“在我看来,即便融资完成之后,我也仍旧需要话语权,而不是对桑普资本言听计从的傀儡。”
    “所以,你这三年时间里面,就始终在和桑普资本进行谈判?那时间也太久了。”苏锐似乎还是有点不太理解。
    “不,确切的说,我是把徐兴龙给推到了台前,让他充当谈判的角色,而我可以在后方寻找其他的资本引入。”徐心岚说道,“事实上,我不可能让桑普资本一家独大的,到那个时候,无论是我,还是徐家,终究都不可能再有任何的话语权了。”
    “你的野心可真是不小。”苏锐盯着徐心岚的脸:“这和你的颜值成正比。”
    “如果你这是对我的夸奖,那么我很乐意接受。”徐心岚看了看铐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铐,那一抹锃亮的颜色刺痛了她的眼睛:“事已至此,貌似我也不太需要再隐藏什么了。”
    “或许,徐元华大师也没想到,他收养的一个闺女竟然会有那么大的野心吧。”苏锐说道。
    “呵呵。”徐心岚嘲讽的冷笑,“我这么做,一大部分都是为了徐家,一小部分是为了我自己。”
    “我愿意相信你所说的是真的。”苏锐摊了摊手,“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其实,如果我爸他真的把我当成了自己的闺女,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给我办徐家的户口?这种身份难道仅仅该止于口头上吗?从小到大,我受过徐家人那么多的白眼,如果我的名字能够写上徐家户口簿的话,或许这些绝大部分的白眼都能够消失,可是我爸……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做过,他甚至不需要亲自跑,只要开个口就行了。”
    听了这句话,苏锐有些默然。
    徐元华一直没有这么做,想必已经在徐心岚的心中留下了芥蒂了,老爷子这是把这个收养的女儿往外推。
    “徐家的子女们都能够学习厨艺,可是,我爸他却让我去学金融,甚至不能进厨房。”徐心岚又自嘲的笑了笑,“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收养了一个闺女,而是给徐家找了个好帮手。”
    “对于这些事情,我想我是没法评判的。”苏锐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徐元华大师在厨师界的成就是值得所有人仰望和尊重的,至于他的家务事……苏锐真的没法评论。
    “我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了很多伤害,但我也要感谢这些经历,因为我学会了隐忍。”徐心岚微笑着,似乎她的心理状态还挺好的。
    在短暂的精神崩溃之后,她迅速的恢复了过来,这个女人的身上确实是有着很多的过人之处。
    “还好你没有对徐兴民进行肢体上的伤害。”苏锐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他是整个徐家里面对我最好的人,我伤害任何人,也不可能伤害他。”徐心岚说道,“我承认他心理上可能会有些不舒服,但是我没得选。”
    苏锐摇了摇头:“没有人想到,徐兴民就在你的别墅里面,住了将近三年的时间。”
    徐心岚笑了起来:“是啊,他知道自己出不去之后,反而开始沉静了下来,研究了很多新菜式。”
    苏锐闻言,深深的看了徐心岚一眼,沉默了一分钟,才说道:“其实,你们都是一类人。”
    “这是我今天晚上听到的最好的答案。”徐心岚摇了摇头,“不过,静兮不一样,她真的是个好姑娘。”
    “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苏锐想到了一个很确切的词,“她很纯粹。”
    “是的,很纯粹。”徐心岚的眼底终于浮现出了浓浓的失落。
    “可惜,我距离这个词已经无限遥远了。”
    “我真羡慕她。”
    苏锐看着徐心岚自说自话的样子,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