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709章 苏锐绝招之大保健!
    回去讨个说法。
    苏锐这话虽然是对所有人讲的,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看着李悠然。
    很显然,这里只有她才能够做决定。
    “问问齐阳吧。”李悠然的眸光微动,好似一枚石子落在了湖心。
    其实,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苏锐也看出来了,李悠然虽然性格宁静淡泊,但并不是那种软弱到极点的人,她平时在很多事情上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别人欺负到她的头上她也不会反抗,是的,李悠然会做出反击的,只是,她之所以不出手,是觉得一切还有忍让的余地。
    可是现在,师门派来的人对她下了毒,甚至还想要亵渎她的身子,就已经突破了李悠然的底线了。
    她是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苏锐把齐阳给拖到了卫生间里,用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这货终于醒了过来。
    不过,一睁眼,这货就想要晕过去了,因为,他已经被强烈的疼痛给包围了。
    苏锐那一拳着实够狠的,把他的鼻梁骨打断了,让齐阳感觉到自己的整张脸都变形了,而后脑勺和地面重重磕了那一下,仿佛颅骨都要裂开了,疼的不得了。
    不愧是能够在三招之内击败王恒彬的超级猛人,齐阳终于意识到自己踢到了铁板。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苏锐冷冷的说道,而李悠然就站在他的旁边,眸光清冷。
    “是胡天福胡长老安排我们来寻找悠然师叔祖……还有你。”
    “胡天福还是贼心不死么?”苏锐冷冷的笑了笑,“看来,他已经把钟阳山攥在手里了,对么?”
    “你把王恒彬的膝盖给废掉了,师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劝你们最好回去,否则钟阳山大部队可就要过来了……”这齐阳还想威胁苏锐呢。
    可是,他根本就没意识到,眼前的男人从来就不吃这一套。
    他的话还没说完,肋骨上就挨了重重一脚,疼的他倒吸冷气,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齐阳清晰的听到了肋骨处所传来的咔嚓声!
    在他看来,苏锐可真够狠的,一言不合就断人骨头!
    可是,殊不知,就凭齐阳对李悠然做出的那些事情,若不是怕现场太血腥,引起李悠然等人的不适,苏锐早就把这齐阳按着脑袋往死里打了。
    “你的同伙在哪里?”苏锐冷冷的问道。
    “同伙?不……不是同伙,我们是师兄弟……啊!”
    这齐阳还想着解释,可是,话都还没说完呢,就又挨了重重一脚!
    还是先前被苏锐脚尖踢中的地方!他感觉到骨头上的裂缝似乎又扩大了!
    齐阳知道,自己不能再乱说话了,否则绝对会被苏锐给生生踢死的!能够毫不犹豫的废掉王恒彬,齐阳知道,自己真的惹不起苏锐!
    李悠然就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她知道,在审讯方面,苏锐永远比自己在行,而且,她现在的心稍稍的有点乱。
    要回钟阳山了么?
    终究要回去的。
    李悠然需要一个说法,不然,这样的日子无休无止,对方也会越来越肆无忌惮。
    她眸光中的波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坚定。
    …………
    从齐阳的口中,苏锐得知了他们这次行动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了在王恒彬回到川中之后,钟阳山上上下下是如何震怒的。
    齐阳可不敢有半点隐瞒,这家伙就是个贪生怕死的怂货,苏锐踢裂他两根肋骨,就让这货觉得自己已经濒临死亡边缘了。
    傍晚时分,苏锐叫了几个人,来到了钟阳山弟子们所住的宾馆。
    这群人还在呼呼大睡呢。
    按理说,前几天的透支应该已经补回来了,可他们却仍旧没有任何起床的意思,只能说明,这群人实在是太懒了,少了师门规矩的制约,他们要彻底的放飞自我了。
    如何处置这些家伙,让苏锐稍稍的有点头疼了。
    这群人虽说是来寻找李悠然的,但是毕竟没有作奸犯科,这是法治社会,苏锐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就把这些人的腿脚给打断。
    “唉,既然你们这么没规矩,那我就不妨让你们更没规矩一点好了。”苏锐摇了摇头,然后,离开了宾馆,绕了几条街,才勉强找到一间亮着粉红色灯光的“美发店”。
    而钟阳山的那群人对苏锐的到来毫无所觉,警惕性简直低到了极点,这群渣渣。
    苏锐把口罩戴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了“美发店”。
    结果一进去,几个莺莺燕燕就围了上来,“老板,老板”的喊个不停。
    两分钟之后,苏锐满脸通红的便出来了。
    对面开洗脚店的老板娘看着苏锐,露出了鄙视的目光,甚至还故意用苏锐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这小伙子看起来挺阳光的,没想到两分钟就出来了,这要算上脱衣服的时间……”
    苏锐听了之后,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他想解释解释,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他进这间美发店,的确是花了钱了,但是却没做那种事情。
    是的,苏锐扔了三万块钱。
    这三万块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给那群钟阳山弟子们编织个陷阱,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往里面跳。
    对于苏锐所给出的那些“提议”,美发店里面的姑娘都是同意的,哪怕她们因此可能会被抓走拘留几天,但是三万块钱也不算少了,进去几天,就权当歇息了,而且,这里面有几个姑娘对拘留所也着实不算陌生,之前已经进去好几次了。
    等到苏锐离开没多久,就有三个妹子从美发店里面走出来,然后进入了苏锐事先所指定的宾馆。
    宾馆的前台对此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抬了抬眼皮,并没有多说什么。
    三个姑娘走到钟阳山弟子们所住房间的门口,然后敲了敲门。
    此时,房间里面的那几个人已经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这一天一夜的呼呼大睡,终于把他们失去的精力补充回来了一点。
    一打开门,竟然是三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这让当了多少年处-男的钟阳山弟子们顿时燥热了起来。
    “先生们,可以聊聊天吗?”几个妹子娇滴滴地说道。
    虽然她们的脸上都带着浓妆,但是落在几个钟阳山弟子的眼睛里,却感觉她们简直跟天仙一样美丽!
    再加上他们刚刚起床,正是精力充沛之时,于是,便立刻把几个姑娘给拉进去了。
    此地远离川中,天高皇帝远,大保健也无人管!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警察已经来到了这间宾馆的楼下。
    “你们先脱掉身上的衣服吧,我们想看看谁更强壮一些呢。”三个妹子眨了眨眼睛,说道。
    她们的眼睛里面都露出了戏谑的光芒,不过,那语气里面的撒娇味道,却让几个钟阳山弟子觉得根本无法抗拒!
    几个憋了二十多年的家伙相视一笑,竟是没有半点廉耻之心,竟是个个脱光了!
    “美丽的小姐们,你们看看我们,谁更强壮一些?”一个弟子问道。
    其实,这几人的心里面都在想着,山下的花花世界真是太美好了,比起山上的苦修,大城市里的生活不知丰富多彩多少倍了!
    他们巴不得永远都寻不到李悠然,而后彻底不用回山门了。
    可是,这三个妹子完全没有任何脱衣服的意思,弄的那几个人猴急不已。
    就在这时候,房间门忽然被从外面打开了!
    “不要动!”几个警察立刻冲了进来!
    “我们是接到举报才过来的。”一名警察见到屋子里几个光着屁股的男人,直接冷冷说道:“全部带走。”
    …………
    苏锐用三万块钱买通了三个妹子,让她们帮忙把这几个家伙投进拘留所,几个妹子欣然照办。
    于是,出来寻找李悠然的钟阳山弟子们,全都华丽丽地戴上了锃亮的手铐。
    然而,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个圈套。
    苏锐和李悠然以及李雪真就坐在车里,当她们看到一排同门子弟被戴着手铐推上车的时候,都有点忍俊不禁了。
    “苏锐,你太坏了。”李雪真笑着说道,她觉得和这个年轻男人呆在一起实在是太有趣了。
    李悠然也笑着摇头。
    来到民间一年多的时间,她由最初的格格不入,已经开始逐渐的有了一些烟火气息,不再是那完全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了。
    若是放在以往,苏锐这样的做法,一定会让李悠然冷眼相对的,但是,苏锐用这种堪称脑洞大开的办法来对付钟阳山的弟子,却让李悠然一点也生不出气,反而觉得这样的做法比较巧妙。
    虽然……这样子似乎是有点掉节操。
    但是,李悠然虽然清高,但并不迂腐,她知道,师门都把事情做得如此过分了,苏锐用这小小的手段来回击一下,也不是理所应当。
    李悠然本来心情还微微有些发沉,但是苏锐这一计使出,让她骤然轻松了起来。
    “其实,谁让他们定力不强呢?”苏锐微微一笑,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嘛。”
    听到他这个比喻,李雪真捧腹大笑。
    李悠然的唇角微微勾起,这一抹微笑的弧度似乎是春天骤然来到了车厢里。
    苏锐叹了一句:“估计一个小时后,你们钟阳山的掌门就知道自己的弟子在首都大保健被抓了,真期待他那时候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