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697章 山还是山,人不是人
    苏锐的猜测距离真相可谓是八九不离十的。
    的确,作为峨眉派的天才弟子、年仅四十岁就能够成为长老的存在,胡天福的眼光很高,而他在峨眉派内的辈分也是极高。
    所以,在寻找女伴方面,胡天福的目光从始至终就只锁定了一个人——李悠然。
    这种情况其实可以理解,毕竟在外人看来,胡天福和李悠然都可以算得上是门派中的佼佼者,郎才女貌再合适不过了。
    甚至,有不少人都想要看到这种结合的出现。
    但是李悠然不想。
    她拒绝了好几次胡天福的好意,对方即便再优秀又怎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谁也不能逼着自己逆着意愿来。
    李悠然从头到尾,就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丁点接纳对方的可能性,每次都是淡然处之,甚至,到了后来,胡天福每次借故来到钟阳山,李悠然也是闭门不见。
    于是,胡天福接二连三地被碰一鼻子灰,而且这件事情越传越广,几乎成为了川中江湖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江湖世界就这么大,在川中省传开了,那么其他省的门派肯定也都知道了,于是,胡大长老被女神拒绝的事情,不知道被人拿来说了多少次。
    这一段故事持续了好几年。
    然而,胡天福都没有成功,这个家伙一路顺风顺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己办不成的事情,倒是越挫越勇了。
    可没想到,此人的心性稍稍的有点问题,苦苦追求行不通之后,他便开始打钟阳山的主意了。
    这些年来,峨眉中的某几个人一直想要把钟阳山变成自己的附庸,而胡天福则是这个计划的坚定支持者。
    而李悠然对他的拒绝,也成为了他胡天福把这计划推进下去的理由。
    没用多长时间,他对钟阳山的吞并计划就成功了,而且速度超出了预计。
    毕竟,峨眉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前期工作,钟阳山的内部也有不少人倾向于附庸峨眉,从而从那固执的掌门手中抢过对门派的控制权。
    峨眉、不,确切的说,是胡天福,他暗中派来了几大高手相助,还真的差点做成了这件事情。
    这种时候,峨眉的主事人也开始对钟阳山施压了。
    于是,钟阳山的日子便极为不好过了,内外夹攻之下,掌门不得不被逼让位,从此居于后山隐居,再也不见人。
    这种时候,胡天福对李悠然的“进攻”便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起来。
    其实,经过了几年时间的消磨,现在的他对于李悠然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感情,有的更多的则是征服欲!
    他有的是耐心,毕竟已经拖了好几年,不需要再着急,慢慢磨,总有你求饶的时候。
    可是,李悠然本来是淡泊的性子,喜欢悠然见南山的感觉,可是,从目前来看,钟阳山已经不是以前的钟阳山了,发生了太多太多她不想看到的改变,李悠然想要努力担起自己的责任,却发现根本不可能逆转弱势,在被逼无奈之下,她便带着李雪真飘然远去。
    然而,那个胡天福竟然也没有派人来追,对他来说,仙子不可能习惯世俗世界的,她终究会回到自己的山巅。
    可是,李悠然遇到了苏锐,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胡天福所有写好的剧本在这一刻都做出了让他不愿意看到的转变。
    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苏锐低低地骂了一句:“没错,果然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王八蛋都不如。”
    李雪真一拍手:“对,你说的这个词太适合胡天福了,道貌岸然,衣冠禽兽。”
    她说着说着,就觉得越发解气,因此竟是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李雪真那标准的南韩美女长相,一笑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再配合上她的极品身材,恐怕走在街上都能够引来星探。
    想到这里,苏锐不禁又看向了李悠然。
    这师徒两个,真是一个恬静如茶,一个炽烈如酒。
    “对了。”苏锐把茶水喝完,递给李雪真,用眼神示意对方给自己添一杯茶,而后看似很随意的说道:“那个王恒彬,废了两个膝盖,让他们抬回钟阳山了。”
    李雪真顺势就接了一句:“废得好,这样吃里扒外的禽兽,真不如……呃,你说什么?”
    停顿了一下,李雪真的表情开始变得尴尬了起来。
    李悠然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她的目光却开始锁定在苏锐的脸上,似乎想要看透这个年轻男人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
    “恩人……锐哥说,他这是在给钟阳山下战书。”这时候,盛又天接了一句话。
    “是啊,你这行为就在给钟阳山下战书!”李雪真有点意外,还是没有回过味儿来,她似乎没找到苏锐这么做的动机。
    倒是李悠然率先意识到了苏锐的做法,她说道:“谢谢你,不过……真的不用……”
    她已经意识到了苏锐这种做法的用意了。
    心头微暖。
    李悠然的心境一直是古井无波的,可是,这个年轻男人刚刚的行为,却像是往湖心投下了一颗小的不能再小的石子,石子虽小,但是却有一圈圈的涟漪开始朝着四周缓缓扩散开来。
    “我这个人吧,就喜欢惩恶扬善。”苏锐哈哈一笑,说的很轻松:“王恒彬这种人太过分了,有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父,如果由着他们乱搞下去,那么还不知道会闯下什么样的乱子呢。”
    停顿了一下,苏锐眯了眯眼睛,慢慢悠悠地说道:“所以,这个由头,我得给掐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似乎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可是,无论是李悠然,还是李雪真,都知道这件事情到底会给苏锐带来多大的麻烦。
    且不说一个钟阳山就很不好对付了,这钟阳山的背后和峨眉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如果苏锐这么做的话,胡天福是一定会出手的。
    这个胡天福可是号称整个峨眉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虽然不曾见他出过手,但是,在李悠然看来,此人的实力并不会次于她。
    苏锐惹到了这样的大麻烦,让她们师徒两个感觉到很担心。
    甚至,这个时候,李悠然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她们师徒并没有站在钟阳山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也没有想过苏锐可能会给钟阳山带来怎样的伤害,她们心中的所思所想,全部都是苏锐的安危。
    “不是吹牛啊。”苏锐把客厅里几个人的担忧之色尽收眼底,微笑着说道,“翠松山我都能给轰平了,钟阳山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李悠然倒是相信苏锐能够做到这一点,她的眸光微动了一下。
    “只是……悠然姐,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会不会让你难办?”苏锐忽然抬起头来,看向了李悠然。
    其实,这也是苏锐最为担心的问题,他如果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当然,最主要的,是为了自己解气,而去冲着钟阳山开战的话,那么李悠然夹在中间,可能会非常难办。
    毕竟,苏锐相信,她们对钟阳山不可能没有感情。
    李悠然沉默了,而后微微垂下眼帘。
    就这么一垂目光,恐怕是个男人见到了,都会产生砰然心动的感觉,本能的想要去呵护她。
    不过,苏锐见多了美女,并没有因此而失态,而且,他对李悠然更多的时候还是抱着一种尊敬甚至是欣赏的态度,所以,李悠然才会发现,苏锐看她的眼神无比清澈,不掺杂任何的欲望在其中。
    李雪真却咬了咬牙,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为难的,因为,现在钟阳山上,全是为难我们的人。”
    现在钟阳山上,全是为难我们的人!
    这句话无疑已经表明了态度了。
    “其实,都过去了。”李悠然红唇轻启,轻声说道。
    苏锐的目光击中在李悠然的红唇上,一时间有点失神。
    她还是个息事宁人的性子,并不想要主动挑起事端,而且这样的话……会把苏锐置于很危险的境地。
    而且,她认为这一切真的已经过去了,那些让人感觉到痛苦的回忆,就随风飘散吧。
    “我尊重你的意见。”苏锐苦笑了一下,“不过,我觉得我是在替天行道,不是吗?”
    “替天行道?”李雪真倒是直来直去嫉恶如仇的性子,“这句话说的好!现在在钟阳山里说话有分量的,都已经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要么想着霸占我师父,要么想着霸占我!”
    李悠然闻言,她的眸光闪了一下,说道:“雪真,不要说这事了。”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缓缓朝着楼上的卧房走去。
    苏锐能够看出来,李悠然的心情微微的有点乱。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情,不可避免。
    “其实,那座山,那山上的人,已经是可以割裂开来了。”苏锐并没有追上李悠然,而是用所有人都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山还是那座山,人却不是那些人了。”
    听了这话,李悠然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在原地默默的站了许久,没有讲话。
    “于公于私,我都不希望看到这些人继续把控钟阳山。”苏锐又说道,“而他们一系列的行为,真的会毁掉这座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