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695章 让江湖守守规矩!
    这是我向钟阳山下的战书!
    苏锐此言一出,让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气氛好似都凝固了!
    盛又天看着苏锐,似乎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苏锐竟然向钟阳山下了战书?他难道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其实,以苏锐的真正实力,如果他够狠辣的话,完全可以把在场的这些钟阳山弟子全部灭口!
    到那个时候,钟阳山就算是想要调查,恐怕也无从查起!
    然而,苏锐却根本无意这样做,在他看来,钟阳山的弟子激怒了他,那么他就要挑战整个钟阳山!
    无畏无惧!
    “听到我的话了吗?”苏锐冷冷的说道:“把这个家伙带走,告诉你们的长老去,钟阳山山门上的牌匾,我拆定了!”
    这句话说的豪气万丈!
    苏炽烟看着苏锐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都跳的快了几分!
    这才是苏锐,这才是那个血气方刚不顾一切的男人!
    无所畏惧,一往无前!这就是男人本色!
    在平时,苏锐能够保持镇定,静下来分析事情的全貌与关联,可是,一旦到了需要血冲脑门的时候,苏锐就根本不在意这些了!他的脑海里面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向前向前向前!打破一切阴霾!
    王恒彬躺在地上,双膝的剧痛让他浑身颤栗。
    苏锐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宛若魔神!
    “走吧。”苏锐眯了眯眼睛,把那一把长剑随手丢在了地上,然后便走出门去了。
    盛又天和谢琳琳连忙跟上,他们甚至都没有看这王恒彬一眼。
    “二师兄,你怎么样了?”几个钟阳山弟子有气无力的问道,他们挨了苏锐一通揍,也都暂时的失去了战斗力。
    不过,和二师兄相比,他们的心里还是很庆幸的,至少,他们没有被废掉膝盖。
    “抬我去最近的医院,及时手术,还有的治!”王恒彬疼的满脸是汗!
    可是,他对自己的伤势根本就认识不清,苏锐都已经放出如此狠话了,怎么可能让他的膝盖再修复?
    想要完全“康复”,也不是没有办法,那除非死亡神殿帮忙!
    可是,死亡神殿和钟阳山可谓是八竿子打不着,这个王恒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残废,下半生在轮椅上度过!
    “等到了钟阳山,他就死定了,他就死定了……”王恒彬发着狠,他望着苏锐离去的方向,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怨毒的神色来!
    …………
    “恩人,你这样太过危险了,钟阳山是川中的隐世门派,实力雄厚,你如果真的去砸了山门,那么……”盛又天着急的说道。
    “钟阳山的实力雄厚,我的实力就不雄厚了吗?”苏锐微笑着反问了一句。
    钟阳山的实力雄厚,我的实力就不雄厚吗?
    听了苏锐的话,盛又天顿时一愣。
    是啊,这个男人的强大实力,恐怕已经不在他们师父之下了,如果真的去挑战的话……那么结果还真的不太好说呢!
    苏锐看着盛又天,说道:“而且,你是在担心我毁了钟阳山的山门,还是担心钟阳山对我不利呢?”
    盛又天毫不犹豫的说道:“恩人在上,盛又天从此愿意跟随您,钟阳山与我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
    这句话说得义正言辞,苏锐能够从盛又天的目光之中看出来,他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但是我能够看出来,你对钟阳山还是有着浓浓的眷恋,不是吗?”苏锐微笑着说道。
    “钟阳山,已经不是以前的钟阳山了。”盛又天的话语里面倒是带上了一丝果决:“我不准备回去了。”
    “你难道不想再看一看那些把你逼走的人吗?你难道不想让他们落荒而逃吗?”苏锐的声音淡淡:“我已经给钟阳山下了战书了,就算是我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不可能放过我的,不是么?”
    听了这话,盛又天沉默了。
    是的,当师门的那些长老们看到被废了双膝的天才弟子王恒彬,脸上肯定火辣辣的生疼!
    苏锐把这么一个在未来极有可能挑大梁的弟子给变成了残废,钟阳山肯定咽不下去这口气!要知道,如果王恒彬平稳走下去,极有可能成为钟阳山未来的掌门!
    所以,就算是苏锐不去找他们,他们等上一段时间,肯定也会主动来首都寻找苏锐的!
    从苏锐把王恒彬放回去的那一刻起,双方之间的麻烦就不可能消解了。
    不过,还好,苏锐最不怕的,就是麻烦。
    他始终过着麻烦缠身的生活,已经是习惯了。
    …………
    经历了整整一个白天的跋涉,苏锐他们终于回到了首都的边上,这次的大山之旅,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次非常奇妙的体验。
    苏家大院的位置本来就已经很远了,走上几个小时,竟然能够来到一处安静的山村,这种感觉让人回味无穷。
    而苏炽烟甚至已经考虑要在那山上庄建个民宿了,距离首都那么近,可是首都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个去处。
    如果民宿建好,稍加宣传,恐怕每逢周末就人满为患了。
    这样的话,也能给当地留守的村民们带来许多的收入。
    一个开发计划在苏炽烟的脑海之中渐渐成型,而且,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她现在对那山上庄极有感情,也很想多做一些事情来回馈赵大叔一家。
    不过,这个消息,她并没有告诉苏锐。
    在苏炽烟的心里面,确实还有个小秘密,她曾对苏锐说过,自己和他还会再回去的。
    在苏炽烟看来,以往并没有什么地方是对于自己和苏锐有着共同的特殊意义的,而如今,这个山上庄算是一个了,所以,苏炽烟越发的下了决心,要把那里变得更美好。
    到了苏家,苏锐简单的跟老爷子吃了个饭,聊了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老爷子也没有多问具体的细节,倒是在听到“钟阳山”的时候,提了一句,“是该整理整理了。”
    是该整理整理了。
    这句话无疑表明了老爷子的态度!
    而且,苏锐相信,老爷子所说的整理,指的不是整理钟阳山,而是把这种肆无忌惮的江湖行为彻底杜绝了!
    山门有山门的规矩,但是,这必须是要在法治社会的前提下进行!
    苏老爷子这简单的一句话,就已经织出了一张大网了!
    苏锐把碗筷放下,抹了抹嘴,笑道:“爸,这样会不会有点太狠了?”
    “只是让他们守一守规矩而已。”苏老爷子一边慢慢地喝着粥,一边说道。
    “我算是看出来了。”苏锐摸了摸鼻子,“爸,你也对这些家伙很头疼吧。”
    “头疼谈不上,倒是越界的行为越来越多。”苏老爷子说道,“并不是每个门派都能像翠松山这样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苏锐嘿嘿一笑,“不过,老爷子,您这趁机把我当成尖兵的行为,会不会有点不太地道?”
    “我什么时候要把你当成尖兵了?”苏老爷子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反问道。
    苏锐当即摇头:“爸,您这可就有点太无耻了啊。”
    苏老爷子说道:“具体的你可以跟苏意去商量商量,毕竟这方面的工作其实也算是他的分内之事。”
    苏锐顿时笑了起来:“爸,咱们说话就不用这么弯弯绕绕了啊,你想给我经费就直说。”
    苏老爷子终于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这儿子的无耻程度了,这个家伙着实太不要脸了:“我让你去找你二哥,难道就是为了经费吗?”
    “难道不是吗?”苏锐一脸苦相,“你看,我这么穷……”
    “让你二哥报销你去川中的来回车票,食宿自理。”老爷子丢下了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餐厅。
    不过,他虽然没回头,但也能够想到苏锐那吃瘪的样子!
    “爸,经费不给,甚至连食宿都扣掉?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抠的啊,难道我铁公鸡是遗传自您老人家吗?”
    听了这话,苏老爷子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不过,他这无奈的笑意之中,也带着一丝欣慰和轻松。
    …………
    “锐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盛又天问道。
    他们坐在一辆商务车的后排,朝着首都的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经过苏锐的再三要求,他终于把自己对苏锐的称呼从“恩人”改成了“锐哥”,这也让苏锐感觉终于不那么别扭了。
    “给你们找个地方住,顺便带你们见见熟人。”苏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见一见谁呢?”盛又天有点纳闷,对于他而言,首都是完全陌生的城市,他在这里怎么可能有熟人呢?
    苏锐笑了笑,并没有给盛又天答案。
    过了一个半小时,车子驶进了一处别墅区。
    苏锐在来到这里之前,并没有告诉住在这里的人。
    远远地,他已经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院子之中,如今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太阳彻底下山,淡淡的雾气开始在周围氤氲了起来。
    而在这雾气的衬托之下,这身穿白色长裙的身影看起来更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