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694章 这是我下的战书!
    在苏锐看来,他的判断确实是出现失误了,本以为昨天已经把王恒彬一伙人给灰溜溜地赶跑了,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能卷土重来,害得赵大叔一家受了委屈,苏锐觉得心里很难受。
    如果他能够早点做出正确的判断,那么这样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不过还好,现在补救也不算晚。
    苏锐这一脚,估计能把这个马明直接踹成植物人!
    毕竟,对方本来是想要他的命,苏锐可不会有任何的留手!
    就在这个时候,盛又天已经飞掠而来,把卢星扔在了地上。
    苏锐一只脚踩住了卢星,然后问向了赵大叔:“大叔大婶,是他打的你吗?”
    两口子都点了点头。
    “好,很好。”苏锐眯了眯眼睛,然后重重一记耳光便抽了出去!
    卢星的脑袋被打的歪向了一边!甚至两颗牙齿都被活活打断了!
    他看向苏锐的眼神之中带上了一抹清晰的畏惧之色!
    啪!
    又是一记耳光!
    卢星的另外一侧脸颊也肿了起来,嘴角流出了鲜血!
    此时此刻,苏锐的心中真是充满了戾气!
    他一贯是最讨厌这种欺负无辜的混蛋,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他便是,欺负赵大叔一家,算什么本事?
    抽了这货两记耳光之后,苏锐便狠狠一拳,打在了卢星的胃部!
    这一下,后者被打的倒飞出去好几米!
    苏锐并没有任何留手,卢星觉得自己的胃部简直都要被那狂暴的力量给打得爆炸了!
    他还躺在地上呢,胃部就剧烈抽搐着,然后把他早晨吃过的饭全部吐了出来,满脸都是,看起来真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苏锐并没有打算放过着这个家伙,走过去之后,小腿猛然甩起,而后重重落下!
    砰!
    这个家伙被踢的再度滚下了山坡!
    是要比比谁更狠吗?
    这一路翻滚而下,卢星身上的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处!脑袋和凸起的石头不知道碰了多少下!
    等他的身子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碰的头破血流,奄奄一息了。
    苏锐才懒得管这卢星和马明的死活,他往周围看了看,而后冷冷的对剩下的几个人低吼道:“带路,现在!”
    带路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王恒彬的麻烦了!
    …………
    对于苏锐来说,这就是仁慈惹的祸。
    他本想要伺机放王恒彬一马,让对方知难而退,至于收拾不收拾钟阳山,那是日后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这个王恒彬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还敢卷土重来。
    多亏苏锐多了个心眼,否则的话,赵大叔一家可能就要遭到毒手了。
    既然对方不讲规矩,那么苏锐也不会给他们讲规矩了!
    比起对规矩的破坏能力,苏锐认第二,还没有几个人敢认第一的!
    这个时候,王恒彬正躺在一间民房的床上,这一家人都出去打工了,他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进入了这里。
    “他妈的,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害得老子阴沟里翻船。”他说道。
    说话间,这个家伙还不断的咳嗽着,昨天苏锐重伤了他的胸口,骨裂好几处,如今动弹一下都疼的不得了。
    “等把那老两口抓来,我一定得狠狠的出一口恶气!”王恒彬怒道。
    旁边的一名钟阳山弟子也跟着说道:“是啊,二师兄,只要把他们给抓来了,那么就不愁盛又天不上门赎人!”
    “盛又天,谢琳琳!”念叨着这两个名字,王恒彬的眼睛里面露出来阴狠的神色!
    一看到二师兄露出这神情来,其余的师弟们都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他们都了解王恒彬的性格,都知道此人是极度腹黑的家伙,如果一切顺着他的意还好,不顺的话,能把人往死里整。
    二师兄喜欢谢琳琳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毕竟,在现在的钟阳山,谢琳琳师妹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一枝花,但是,盛又天和谢琳琳却是算得上青梅竹马,两人之间早已经暗生情愫了。
    二师兄王恒彬妄图强行占有谢琳琳,因此便找机会给她下了迷药,正要成事的时候,被盛又天撞破了,于是,王恒彬便毫不犹豫的把脏水泼到了盛又天的头上。
    有了王恒彬和十几个弟子的证词,盛又天对谢琳琳下药这事情算是洗不清了,但是谢琳琳还是相信盛又天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于是,盛又天便带着谢琳琳一起离开了山门,不过,他的这种行为,落在钟阳山众人的眼中,那就是裹挟人质逃跑了!
    所以,这一次钟阳山才会花这么大的力气来追人!
    “谢琳琳啊谢琳琳……”王恒彬念叨着这个名字,眼前又出现了谢琳琳那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身材,他竟感觉到自己隐隐的有股冲动。
    “我一定让你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的求饶。”王恒彬嘿嘿的冷笑了两声,紧接着,他脑海里面的画面一变,另外一个女性的面孔便浮现了出来。
    此人正是苏炽烟!
    和谢琳琳一比,苏炽烟这样的御姐更是充满了不一样的风情,而这对于男人来说,更是极为致命的。
    “我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拿下,无论如何!”王恒彬暗暗地发着狠。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道冷冷的声音:“你要把谁拿下?”
    一听到这声音,王恒彬简直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该死的,这是苏锐!
    昨天苏锐的凌厉身手实在是震撼到了他,王恒彬在他的手底下根本走不过三招,因此才偷偷的派人盯着,等苏锐离开之后再对赵家夫妇动手!
    此时苏锐竟然找上门来, 让王恒彬的心里面满是惶恐!
    “快点拦住他!”王恒彬吼道。
    他连忙从床上坐起来,不过这一下牵动了他胸口的伤势,疼的倒吸冷气。
    不过,他的话音还未落,大门就已经被人踹开了!
    苏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了。
    “都别动,谁动谁死。”苏锐冷冷的说道。
    “弄死他!”王恒彬吼道。
    其余的几个钟阳山弟子根本没有在意苏锐的警告,他们纷纷挥舞着长剑朝着苏锐扑了过去。
    可是,他们冲得快,退回去的更快!
    王恒彬都无法在苏锐的手底下走过三招,他们更是想都别想了!
    “真是找死。”
    苏锐三下五除二地把这几人放翻在地,一抬头,发现这王恒彬已经忍痛跑到了门口,正准备离开呢!
    “给我留下!”
    苏锐根本懒得动手了,猛然踢出一脚,一道落在地上的长剑便迅速飞出,直接洞穿了王恒彬的大腿!
    后者一个踉跄,当即摔倒在地!
    “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苏锐冷冷地说道:“放你一马,还不知足?”
    王恒彬这种人,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了。
    接二连三的惹到了苏锐的头上,这可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烦了,打车赶着去投胎。
    嗯,简称打胎。
    苏锐跨过去,一脚踩在了那露出来的半截剑尖上。
    这一下,剑身一歪,把王恒彬的大腿又横着切开了一个大口子!
    后者疼的发出了不似人腔的惨叫!
    苏锐冷冷地说道:“如果我的动作再大一分的话,你的大腿动脉可能就要被我给切断了,到那个时候,你就别想活了。”
    “饶命,饶命,求你饶命!”王恒彬喊道,他的声音都在发抖!
    “呵呵,这时候知道让我饶命了?”苏锐眯了眯眼睛,抓住了剑柄,然后猛然一提!
    长剑脱离了王恒彬的大腿,但是却带起了一抹血花!
    后者再度爆发出一阵惨叫!
    “钟阳山,还真是出息了!”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将王恒彬从地上拖起来,一拳轰在了他的肚子上!
    后者的身子倒飞出了好几米,而后重重的摔落在地!
    这个时候,一张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正是盛又天。
    “二师兄,我最后一次叫你一声二师兄。”盛又天将王恒彬揪起来,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从此之后,希望你好自为之,我放你一马,再见面,就是仇人了!”
    听了这话,苏锐摇了摇头。
    这盛又天的天赋很强,但是心地还是太善良了些,经历的事情也太少了些。
    王恒彬都已经用如此毒计来陷害他,他竟然还说下次见面才是仇人,这样的善良简直能急死人。
    这是他身上的闪光点,但也是会害了他的。
    王恒彬本来以为盛又天要拿走他的性命,此时听到对方这样讲,心中松了一口气,紧紧的闭上眼睛,装出奄奄一息的模样。
    “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下次见面?这次不行吗?”这个时候,苏锐在一旁开口了。
    闻言,王恒彬的心脏顿时咯噔一跳!
    “我一直奉行一句话。”苏锐眯了眯眼睛:“有仇不隔夜,当场就报了。”
    听了这句话,盛又天的身体轻轻一震!
    这时候,只见苏锐那握着长剑的右手一挥,随后,一道犀利的剑芒便从王恒彬的膝盖处划过!
    鲜血飞溅!
    “啊!”王恒彬顿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废了你的膝盖,让你从此再也不能作恶!”苏锐冷冷说道,他的目光之中没有一丁点的波动。
    “你这样……你这样,钟阳山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王恒彬意识到自己的膝盖被废掉,面目狰狞的大吼道!
    “钟阳山?呵呵。”苏锐毫不介意的冷笑了两声:“这等没用的门派,就算他们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们的!”
    苏锐说罢,转过身,对那几个钟阳山弟子说道:“把你们的二师兄抬回钟阳山,告诉你们的那些长老,这废掉的王恒彬,就是我下的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