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675章 最重要的人是他自己!
    张紫薇没想到这个时候警察竟然会来,贺天涯也是一样。
    看着前面的两辆警车,他转过脸来,说道:“我们才刚刚喝完酒,你就叫警察来堵我,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苏锐笑了笑,说道:“对于你的不按套路出牌,我也只能报以同样的做法了,而且,这次并不是私下里阴你,而是事关国家利益。”
    “事关国家利益?”贺天涯的表情开始有些愕然了。
    不过是喝一顿酒而已,怎么就扯到国家利益上面去了?
    “是啊,确实如此。”苏锐说道,“当然了,待会儿警察叔叔会告诉你到底因为什么事情才会如此的。”
    说着,他拍了拍贺天涯的肩膀,微笑着补充了一句:“保重。”
    贺天涯的心中有点纳闷,还没弄清楚苏锐到底给自己挖的什么坑呢,两名警察就已经从车上下来,对贺天涯说道:“我们接到报案,你严重违反了宁海烟花爆竹燃放管理规定,需要进行罚款。”
    进行罚款?
    违规燃放烟花?
    贺天涯听着这句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极为精彩了起来!
    他没想到,苏锐把警察找来,用的竟然是这样的理由!
    苏锐的声音在贺天涯的身后慢慢悠悠的响起来:“可不是么,现在雾霾这么严重,因为你刚刚那漫天的灿烂烟花,咱们宁海的空气污染指数又得上升好几个点,这责任你总得背负起来吧?”
    贺天涯那白净的脸已经快要给憋成了猪肝色了。
    尼玛,都到了这种层级了,难道非得弄出这点事情来恶心他一下吗?
    “这位同志说的没错,既然有了钱,就更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才行,下次这种污染环境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一名警察说道。
    贺天涯苦笑着点了点头:“好的,好的。”
    他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其实,在给苏锐放烟花之前,贺天涯已经自己放了一场了,当时看着漫天的焰火,一贯冷血的他竟然也产生了很多的感慨。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绚烂的色彩,不是吗?
    一味的勾心斗角,总会让人忽略太多的东西的。
    “罚款五千。”这名警察已经开好了单子,递给了贺天涯。
    后者没有任何的异议,对司机招了招手:“去交罚款。”
    没想到,苏锐这个时候竟然提出了抗议:“警察同志,我觉得你们这有点不太妥当,放一个烟花是罚款五千,放整整一车的烟花还是罚五千,这是不是有点标准不严呢?”
    警察笑了笑:“我们也只是起到一些相应的警示作用,而且,罚款都是按照规定来的,规定里没有写明的,我们肯定不能乱罚。”
    贺天涯瞥了苏锐一眼,然后对警察说道:“谢谢警察同志教育,我下次肯定不再犯了。”
    看起来真是个知错就改的好青年。
    等到警察们离去,贺天涯转身就对苏锐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啊。”
    苏锐摊了摊手:“我毕竟是华夏公民,维护华夏国内的空气清新也是我应尽的责任。”
    贺天涯笑了起来。
    他笑的很厉害,浑身颤抖着,就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你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恶心我的机会,对不对?”贺天涯一边笑着一边说道:“这就是你的特色啊。”
    苏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在认真维护着祖国的环境,然而你却以为我是在恶心你……其实真不是。”
    停顿了一下,苏锐控制不住的想起了自己掉进化粪池中的经历,然后补充了一句:“说实话,我如果想要恶心你的话,你根本招架不了的。”
    他说的还真是实话,毕竟不是谁从捂了好几年的化粪池中出来都还能有勇气继续活下去的!
    贺天涯这边终于止住了笑声,然后说道:“今天晚上和你聊的很开心,我要告辞了。”
    “我并不认为我们今天晚上说了什么很有意义的话。”苏锐耸了耸肩:“对于一个失恋了之后只能喝闷酒的人,我想说的只能是……你就是个怂包。”
    贺天涯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
    “心中有感情却不敢表达,总是自私的考虑着自己,你这样的活该被甩。”苏锐眯着眼睛,话语之间毫不客气:“你要知道,即便你站在了世界的顶峰,你也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感情,你也永远都是个孤家寡人可怜虫罢了。”
    贺天涯听了,眉目间的神采似乎黯淡了一分。
    而张紫薇却握紧了苏锐的手,她能够从苏锐的话语之中听到那种专属于他的情感流露。
    “看来确实如此。”贺天涯把苏锐的话给咀嚼了一番,而后说道。
    “所以,好自为之吧。”苏锐说道,“慢走不送。”
    贺天涯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锐和张紫薇,又说了一句:“我是真的很羡慕你们,心里话。”
    说完,他便转身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贺天涯说道:“找个人少的地方,把烟花全部点燃了放掉。”
    那司机似乎已经被苏锐给洗脑了:“可是,老板,如果再被警察罚款怎么办?而且……”
    他的“而且”后面一句话是……而且很是影响环境,可是他却没敢说出口。
    “罚款就罚好了,难得想对看一看焰火。”贺天涯望着窗外的夜色,从他的眸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
    “他今天晚上太不正常了。”张紫薇说道,“不会是真的失恋了吧?”
    “你觉得呢?”苏锐微笑着反问道。
    张紫薇仔细的想了想,她的脑海里面浮现出先前贺天涯满脸泪水的样子:“他竟然哭了,这一点很超出我的预料,我以为他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流泪呢。”
    “所以呢?”苏锐并没有立刻给出答案,继续微笑着问道。
    “所以我觉得……”张紫薇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贺天涯口中的那个女孩,可能真的存在,他可能是真的失恋了。”
    “不,你说错了。”苏锐却摇了摇头,微笑着拉着张紫薇坐在沙发上,说道:“你仔细的回想一下,贺天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自己失恋了,也从没有说自己是因为某个女孩而难过的,是不是?”
    张紫薇很认真的回想了一下,这才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来!
    “果然如此!我的记忆都有点混乱了!”她说道,“贺天涯的确没有说过一丁点失恋的事情,而这些话实际上是你说的,但是他并没有从正面上承认。”
    “可是也没有否认。”苏锐顺口便笑着接道。
    的确如此,从头到尾,只有苏锐说出了“你的初恋嫁人了”或者“我很想见一见这个让你很喜欢的女孩”之类的话,而贺天涯却始终没有给出确定的答案!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也很想见一见这个能让贺天涯流泪的女孩,这肯定是个很优秀的姑娘。”张紫薇说道。
    女人的心思总是感性多于理性。
    “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某些事情。”苏锐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失恋,但是一时间我也猜不出来。”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继续说道:“究竟得承受多大的打击,才能够让他的行为如此的不正常?除非……”
    “除非是影响到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张紫薇分析道。
    “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他自己。”苏锐打了个响指。
    …………
    车子开了很久,已经来到了宁海郊区的乡下,贺天涯说道:“就这里吧,把车里面的烟花全部给卸下来。”
    这两车烟花并没有被警察撞见,因此也免于了被没收。
    烟花被点燃,焰火漫天绽放,贺天涯靠着车门,天上的焰火倒映在他的眼睛里面。
    在燃放了十几分钟之后,贺天涯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剩下的烟花不要放了。”
    他竟是显得有点意兴阑珊了起来。
    随后,贺天涯抽出一根烟,点上了。
    司机在一旁劝阻着说道:“老板,医生说,您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合抽烟了。”
    贺天涯挑了挑眉毛:“可我平时也不怎么抽啊,只是偶尔才来一根。”
    停顿了一下,他说道:“算了,算了。”
    然后,他便把烟头在地上给摁灭了,然后用纸包着,扔进了车上的垃圾袋里面。
    “医生还怎么说?”贺天涯的眸光继续黯淡了一分,之前的自信甚至是嚣张已经为难全不见踪影了。
    “医生还说……最好尽快回美国,好安排手术。”司机说道。
    他的声音之中似乎有一点战战兢兢地味道,毕竟,任谁听到医生这样讲,心情都不会好。
    “你说这所谓的奋斗还有什么意思?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好不容易站在了现如今的高度上,可现在看来,很多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很多争斗也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对于这句问话,司机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回答。
    贺天涯的表情之中带着一丝惨淡的意味:“到头来,连个能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反而只有最大的对手才能陪着自己说会儿话,可即便这样,还是得不停的打机锋……唉,活着可真累啊。”
    贺天涯几乎从来都不会唉声叹气,以往的他从来都是自信无比,似乎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困难是他所战胜不了的,但是现在看来,他的状态似乎完全不对。
    他应该一直都是神采飞扬的,因为他是贺天涯,他要引领着整个白家前进!他怎么可以说出如此丧气的话语?
    “对了,我那肺部的磨玻璃结节……医生说有几个来着?”贺天涯话锋一转,问道。
    司机的声音越发的低了下去,甚至还带着一丝微微的颤音:“十三处……”
    闻言,贺天涯低沉的骂了一句:“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