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674章 贺天涯的眼泪!
    贺天涯直接开口说出马歇尔的名字,让苏锐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在此之前,尽管他已经有过诸多猜测了,但还是无法确认贺天涯和马歇尔家族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
    苏锐不是没有派人前往美国调查过,甚至还委托比埃尔霍夫进行相关的配合工作,但是贺天涯的保密技术太高了,苏锐用了很多办法,却根本就没能探知到想要的结果。
    只是没想到,他现在却主动说出了这件事情。
    面对苏锐的问题,贺天涯说道:“没什么不能暴露的,我本身就是个简单的人。”
    说完,他主动拿过一只高脚杯,给苏锐倒了半杯红酒:“欢迎你回国。”
    苏锐看了那杯子一眼,并没有去动一下。
    “你为什么不喝一口呢?”贺天涯很无奈:“我又没有在里面下毒。”
    苏锐毫不客气地说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好吧,你要是这么认为的话,我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贺天涯说道,“我最近准备去美国一趟,收拾一下烂摊子。”
    苏锐微微一笑:“这样才好啊,最好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听了苏锐的话,贺天涯摇了摇头,他笑了笑,抿了一口红酒,并没有再多说话。
    苏锐陪着他沉默了十几分钟。
    这十几分钟的时间里面,张紫薇觉得无比的漫长。
    她隐隐地感觉到这两个堪称天之骄子的男人在交锋,但是却不知道他们具体的交锋方式是什么。
    张紫薇的能力固然很强,可是,她不是军师或雅典娜,她暂时还看不透贺天涯的举动。
    攥着苏锐的手,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心也在微微的出汗了。
    “来,喝一杯吧。”苏锐忽然举起了杯子,跟贺天涯碰了碰。
    后者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他然后抹了抹嘴,自嘲地说道:“看来,最懂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
    张紫薇更猜不透贺天涯的用意到底是什么了,这个家伙今天怎么显得神经兮兮的。
    “活着都不容易。”苏锐摇了摇头,“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站在我的对立面,你还没有坏到那个程度。”
    “坏?”听了苏锐的话,贺天涯冷笑了两声,“我从来都不认为我跟这两个字有任何的沾边。”
    “你会告诉我,这只是立场不同,对吗?”苏锐也报以冷笑。
    “难道不是吗?”贺天涯拿过酒瓶,竟是又主动给苏锐倒了一杯酒。
    以往,这是在他身上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然不是。”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你有好几次都差点杀了我,你妄图杀一个好人,那就是在作恶。”
    “真是一个不错的论点。”贺天涯主动跟苏锐碰了碰杯子,眼底闪过了一抹嘲讽:“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为什么你不杀了我?就像是你几年前废掉那几大世家的继承人一样?”
    “你想激怒我,然后让我对你出手,你就有了把柄了,对吗?”苏锐摇了摇头,呵呵冷笑两声。
    “这么低端的做法,可不是我的风格。”贺天涯说着,还顺带着鄙视了一下自己的堂弟,“你当我是白忘川那个废柴。”
    “现在的我和以前不一样了。”苏锐眯了眯眼睛,“以前的那一套在国内行不通了,我也不可能再简单利落的干掉你,但是,当我能干掉你的时候,我不会有半点犹豫。”
    这两人的言语之间一直在打机锋,除了他们本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了解这其中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实,张紫薇的智商已经算是极高了,但是她也在一旁听得满头雾水。
    贺天涯揉了揉太阳穴,狠狠的皱了皱眉头,往沙发的靠背上一靠:“唉,你真是越来越成熟了,有你这样的对手,真是让我感觉到头疼啊。”
    苏锐看着他皱眉头的模样:“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头疼。”
    “这是一语双关?”贺天涯继续揉着太阳穴,自嘲的笑了笑,“思虑过度,所以头疼,这很正常。”
    他和苏锐碰了碰杯,又一饮而尽。
    苏锐看了看杯中的红酒,也喝掉了。
    “少喝一点。”张紫薇扶住了苏锐的手,她的声音之中带着关切的味道。
    “真是羡慕你。”贺天涯很认真的看着苏锐:“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苏锐自嘲的笑了笑,“不过,我确实要比你好那么一点点,我身边有大把的人值得信任,有那么多人可以用性命托付,你有吗?”
    贺天涯并没有沉默,甚至是毫不犹豫地说了一句:“我确实没有。”
    不过,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着说道:“曾经有过,但是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
    “为什么我觉得你像是在打哑谜?”苏锐笑了笑。
    “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吧。”贺天涯说着,又默默的干了一大杯酒。
    “好吧,我算是看明白了。”苏锐说道,“你出了那一场车祸,把你的脑子给撞坏了,对不对?”
    今天贺天涯又是放烟花,又是喝酒,还主动地说了那么多没头没脑的话,这和以往最骄傲的他一点都不相同。说得重一点……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遇到什么事情了,不妨说说。”苏锐说道,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毫不客气地来了一句:“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帮你解决的。”
    贺天涯微微一笑,然后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又沉默了几分钟。
    苏锐看了看手表:“我的时间很宝贵,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可能也陪不了你了。”
    说着,他牵起张紫薇的手:“紫薇,咱们走吧。”
    张紫薇点了点头,对于苏锐的话,她自然不会有半点异议的,不过,只是在准备迈动步子的时候,张紫薇的身体轻轻一震。
    因为,她赫然看到,从贺天涯的眼角,流出了两行眼泪!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么冷血这么狠辣的人,竟然也会流泪?
    至少,在张紫薇看来,这是极度出人预料的!
    “怎么会这样?”张紫薇本能的说出来了。
    苏锐也看到了贺天涯的眼泪,他并没有多么的惊讶,似乎这种泪水的出现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
    “这个家伙的心里显然是有点空虚的。”苏锐重又坐了下来,对贺天涯说道,“是不是初恋嫁人了?”
    贺天涯睁开眼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我只允许自己流这一次眼泪。”
    他掏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让你见笑了。”
    苏锐说道:“能让你都哭成这样子,我真的很期待,很想见见这个让你如此喜欢的姑娘。”
    “过往种种,皆是虚妄。”贺天涯从始至终都没有正面回答苏锐的问题,“那么,如果未来也是虚妄,你会怎么办?”
    “你跑这里来跟我谈佛经了吗?”苏锐摊了摊手,“抱歉,我从来不承认什么是虚妄,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的未来也一样是要靠双手去创造的,还有,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的信仰……是共产主义。”
    这句话让一旁的张紫薇抿嘴轻笑。
    “回到国内之后,我发现郁闷的时候却没有人能和我一起聊聊天,想来想去,也只有找你了。”贺天涯说道,“你说这是不是一种悲哀。”
    “一句话骂了两个人。”苏锐呵呵一笑。
    “唉。”贺天涯再次一反常态的长出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我很羡慕你,如果你能把你的红颜知己分给我一个,我想我今天也不会走这么一遭了。”
    “是么?”苏锐的眼底闪过了浓浓的嘲讽:“贺天涯啊贺天涯,你到现在都不明白,真心是可以换来真心的,以你的条件,如果做不到这样的话,那只能说明……你太自私了。”
    今天晚上,这两个男人的对话简直充满了机锋和哲理,张紫薇算是听明白一些了,可附近的几个手下却还是一头雾水,他们一边警戒着,一边纳闷着——难道世外高人们说话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你说的对,没有人不自私,只是自私的程度不同,而我的程度要比你重很多,我不可能为了任何一个人奋不顾身,哪怕这人是我的父亲。”贺天涯说道。
    苏锐并没有接这话茬,而是嘲讽地说道:“白家三叔可不会需要你来奋不顾身。”
    “我有一个问题。”贺天涯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如果我把这些自私的想法收起来,变得和你的心态一样,这样我会不会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有可能吧。”苏锐淡淡地说道,“只是这种概率微乎其微,你注定不可能改变,除非死。”
    “除非死?”听了苏锐的话,贺天涯又自嘲地笑了笑:“我会试着改变,然后战胜你。”
    “呵呵。”苏锐对此只能冷笑两声。
    贺天涯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把高脚杯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说道:“多谢今天晚上陪我说了这么多话,告辞。”
    说着,他便转身朝着苏荷酒吧的门口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辆警车已经停在门口了。
    张紫薇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而苏锐却扬了扬眉毛,对着贺天涯的背影喊道:“先别着急走,警察叔叔找你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