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2062章 血染冰海
    “他们在那里!”一个自卫队的军人发现了夏雷和白雪茶壶,他大声吼道:“是两个爱斯基摩人!”

    十几个自卫队的军人散开,向夏雷和白雪茶壶藏身的雪丘包围了过来。

    白雪茶壶紧张得瑟瑟发抖,“我们、我们会死吗?”

    夏雷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不用害怕,你答应过我的,闭上眼睛吧。”

    白雪茶壶闭上了眼睛,这不是她乖巧听话,而是她所有的希望都在夏雷的身上。闭眼和闭嘴,这是夏雷愿意帮忙的唯一的条件,她必须要做到。

    “滚出来!”一个自卫队的军人吼道。

    砰砰砰!

    几个子弹扎进了雪丘之中,溅起雪花飞舞。

    夏雷从雪丘后面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来。

    “爱斯基摩人,你鬼鬼祟祟的藏在这里干什么?”一个自卫队的军人出声质问,同时将枪口对准了夏雷的心脏位置。

    不管夏雷的回答是什么,他都会开枪。

    夏雷淡淡地道:“我在给你们挖坑。”他用的是日语。

    十几个自卫队的军人顿时愣了一下,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年纪小小的爱斯基摩少年居然懂日语。而且,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

    “你……不是爱斯基摩人!”领头的自卫队军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藏在这里干什么?”

    “我说过了,我在挖坑。”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挖好坑就可以埋你们了。”

    “八嘎!”领头的自卫队军人怒吼了一声,手指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89式自动步枪颤动,几颗子弹飞向了夏雷的胸膛。

    夏雷的脚下一动,身体横移,几个子弹擦着他的身子飞了过去。也就在那一瞬间,他扑向了向他开枪领头的自卫队军人。

    砰砰砰……

    更多的自卫队军人开枪了,可是没有一颗子弹能击中夏雷。大部分子弹都被他躲开,少数能追上他的却又诡异的悬浮在了空中,然后坠落。

    雪丘后面,白雪茶壶紧闭着双眼,颤声说道:“不要死,不要死……”

    “死吧!”夏雷一声咆哮,一拳轰在了领头的自卫队军人的胸膛上。

    嘭!

    领头的自卫队军人的胸膛赫然凹陷了下去,那凹坑足以放下一个篮球!他的身体也抛飞了起来,炮弹一般飞出十多米远的距离才砸落在雪地上。

    “杀了他——”

    砰砰砰……

    更疯狂的枪声,更多的子弹。

    一把军刀突然从一个自卫队军人的刀鞘之中飞里出来,出鞘就割开了它的主人的喉咙。

    军刀疾飞,空中留下了弯弯曲曲纵横交错的残影。

    一个个自卫队的军人倒了下去,鲜血从他们的颈动脉之中喷涌出来,眨眼就染红了一大块雪地。

    对于夏雷来说,这些自卫队的军人与蝼蚁没有任何区别。他想要谁死,谁就得死!

    战斗突然发生,转眼就结束了。

    夏雷向破冰船走去。

    以福田英夫和藤田大佐为首的一大群日本人顿时懵了,他们远以为这是一个可以轻松搞定的小麻烦。十几个自卫队的精锐去杀躲在雪丘后面的爱斯基摩人,这有什么难度?可谁又能想到被干掉的居然是他们的人呢,而且是以如此诡异且邪恶的方式!

    “杀了他——”藤田大佐怒吼道。

    砰砰砰……

    一片弹雨飞向了夏雷。

    夏雷没有躲闪,反而硬着千百颗子弹猛冲向了破冰船。所有的子弹在他的身前自动分开,就像是船头上的水一样,没有一颗能靠近他!

    十几把军刀从夏雷的身后悬浮了起来,然后飞向了向他开枪的枪手。

    嗖嗖嗖——

    一把把军刀在虚空之中留下了残影,它们的速度堪比子弹。

    噗噗噗……

    一个个枪手倒了下去,有的被割开脖子,有的被扎中心脏,全都是一击必杀!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枪声消失了。

    福田英夫和藤田大佐是唯一站着的人,在他们的身边,身后躺着一具具尸体。他们身后的破冰船和几艘用货船改装的渔船的甲板上也躺满了尸体。

    不管是谁,哪一具尸体,也无论他们身上的致命伤有多恐怖,他们死时的表情都显得很平静。人在面临死亡的那一点点时间里,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是最强烈的恐惧,没有之一。面对这些因为死亡而产生的欲望能量,夏雷岂有白白浪费的道理?

    福田英夫盯着夏雷,他虽然还站着,可双腿却颤得厉害。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裤裆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正快速结冰。

    藤田大佐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紧盯着夏雷,“你是……华国的神奇小子!”

    华国的神奇小子,这对于有些国家和有些人来说已经是等同于恶魔一般的存在了。有的人甚至认为他超越了夏雷,是一根卡在喉咙里的毒刺!

    夏雷面无表情,他继续向福田英夫和藤田大佐走去。那十几把被鲜血染红的军刀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它们所构成的形状就像是恶魔的翅膀。

    “为什么?”藤田大佐发疯似的吼道:“我们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一把军刀突然离开了队伍,嗖一声飞了过去,扑哧一声扎进了藤田大佐的额头。由始至终,想来就连一句话都懒得跟藤田大佐说。

    福田英夫的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又一把军刀离开了队伍,在虚空之中留下了一抹残影,然后狠狠的扎进了他的额头之中。

    福田英夫也倒在了雪地上,鲜血染地。

    夏雷向破冰船走去,在破冰船和那几艘捕鲸船里还有一些捕杀白鲸的船员,以及来建设基地的工程人员。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他们不是自卫队的军人,也不曾向他开过一枪。可是,他还是要杀了他们,凡是参与捷足计划的人员,一个都不能留!

    既然已经做了恶魔,那就要做彻底,因为一旦他心慈手软,那么日本人首先报复的就是雪球部落,他们可不会心慈手软。

    夏雷登上破冰船。甲板上到处都是尸体,从尸体之中流出的鲜血已经结冰,就像是给甲板铺上了一层血色的地毯。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他的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忍,还有一丝犹豫。不过就在那之后,他还是迈出了脚步,向进入破冰船内部的舱门走去……

    雪丘后面。

    “彩虹勇士?”紧闭着双眼的白雪茶壶紧张地道:“你还在吗?为什么没有声音了?”

    没有人回应她,只有呼呼吹送的寒冷空气,夹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彩虹勇士,你受伤了吗?”白雪茶壶更紧张了,“你快回答我,如果你再不回答我的话,我就要睁开眼睛了。我真的会睁开眼睛,这不是我不守信用,是我担心你。”

    还是没人回应她。

    白雪茶壶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从藏身的雪丘后面走了出来,一眼看到外面的情况,她的身子突然就僵住了,然后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他、他真的杀了这些日本人……”白雪茶壶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可他真的杀了这些日本人……这么多尸体……他怎么可以这样残忍……他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恐惧,她的语言逻辑都出现问题了。

    破冰船舰桥里,一个船员正在使用卫星接收装置呼叫日本国内。一把军刀突然飞来,扎进了他的后脑勺之中。他甚至都还没等到信号通道连接上,便一头扑倒在了地板上。

    一个穿着船长服装的女人用手枪指着夏雷的头,在她的身后还有十几个船员。恐惧和血腥味一起在舰桥的空间里蔓延,没有一个人能摆脱。

    “魔鬼!”女船长的声音里带着愤怒和恐惧,“我听到了藤田大佐的声音,我知道你谁!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很快就会被调查清楚,那个时候全世界都会知道你是一个魔鬼!”

    夏雷淡淡地道:“是的,我是魔鬼,那又怎么样?”

    “你的行为会引发战争!”女船长con冲g夏雷怒吼道:“将有千千万万个华国人为我们陪葬!”

    夏雷冷笑了一声,“你想多了,就算给你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开战。如果你们的首相脑子坏掉了,真的发起战争的话,我向你保证,几十年前的旧账会一起算。”

    “你去死吧!”女船长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几颗子弹飞翔的夏雷,然后在他的面前悬停。

    嗖嗖嗖——

    夏雷身后的所有的飞刀都飞了出去,一片利刃割开血肉的诡异的声音,然后鲜血开始在空中飞舞,一道道,一点点,纵横交错,彼此冲撞,竟有着一种邪恶的美感。

    夏雷离开破冰船,然后向破冰船后面的几首捕鲸船走去。

    有船员从渔船之中逃了出来,可没有人能逃脱飞行的军刀。

    一个个船员倒在了雪地上,鲜血结冰。

    白雪茶壶忽然看到了夏雷,还有一个个倒在雪地和渔船甲板上的船员。她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

    “喈呷——”白鲸痛苦的叫声突然传来。

    白雪茶壶猛的醒过了神来,她的视线也移到了海面上。那头被捕鲸叉扎中的白鲸痛苦的挣扎着,从它身上流出的血液染红的一大片海水。

    它什么都没有做,谁都没有伤害,可那些日本人却对它做了如此残忍的事情。

    “杀!杀光他们!”白雪茶壶一片跑向束缚着白鲸的捕鲸船一边喊叫,她的心理也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