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1811章 迷的因子
    嗡嗡嗡——

    天幕开启的声音在天空深处响起,全到了很远的地方,沙漠不再宁静。

    邪月号眨眼就消失在了天空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聚集在湖畔空地上的日落部落的战士和平民却没有离开,蝎扎将兰斯娣给他的武器分发了下去。

    净化世界的战争还没有开始,但战争的气氛在这里却已经很明显了。

    沙山顶上。

    “蒂亚,告诉我,以前蓝月人去过你们日出部落吗?”夏雷开始了与蒂亚萨玛的谈话。

    蒂亚萨玛想了一下才说道:“应该来过,但是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怎么回事?”

    “我听我的父亲说起过,蓝月人去过我们的部落,可是我当时没有在部落里,所以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你的父亲还说了什么?把你知道了一切都告诉我。”夏雷迫切想知道答案。

    “我想想……”蒂亚萨玛努力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想起来了,我父亲有一次跟我说过一点事。他告诉我,有蓝月人潜入我们的淡水湖里,后来……”

    夏雷心中一动,“后来怎么了?快告诉我。”

    “他们好像从湖里带走了什么东西。”蒂亚萨玛说道:“可是没人知道他们从湖里带走了什么,这大概只是一种猜测。”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蓝月人在日出部落的淡水湖中拿走了什么?那个溶洞之中的湖水?还是别的什么?”

    这件事很奇怪,甚至可以说是诡异。来自蒂亚萨玛的信息将夏雷心中的想进入淡水湖中探索的**激活了,也放大了。

    “真是抱歉,雷,我就知道这么多。”蒂亚萨玛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们可以返回日出部落,我的父亲肯定知道更多,你可以与他谈谈。”

    “不,我没有更多的时间了。”夏雷说道:“我刚刚才知道,蓝月人的王神月如一已经复活了,我得进入寂灭之渊。”顿了一下,她又说道:“现在告诉我,你们日之族人身上的毒素是怎么来的?”

    这个问题夏雷一早就问过,可是蒂亚萨玛根本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我这个问题?”蒂亚萨玛有些不解地看着夏雷。

    “这对我很重要。”夏雷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一个很强烈的预感,那就是蓝月人与这片沙漠有着某种秘密的关联。或者说,蓝月人与寂灭之渊有着某种神秘的关联。

    蓝月人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直到现在都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的没有证据的猜想。在冰之星,在蓝月人的工业基地里,他解开了黑金的秘密。也就在那一次,他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猜想,那就是蓝月人来自死亡空间。可是黑金的秘密并不能成为支撑这个猜想的证据。如果这个猜想成立,那么蓝月人是怎么从死亡空间来到这个世界的?死亡空间的通道又在哪里?

    这些问题,这些秘密看似与那个终极使命没有关联,可随着事件的发展,他才发现蓝月人不止是横在那个使命之前的一个终极障碍,蓝月人与那个使命其实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要完成那个使命,又怎么可能绕开蓝月人,绕开蓝月人的秘密?

    要战胜一个敌人,首先要做的不是去战斗,而是去了解敌人。

    “我也不知道。”蒂亚萨玛说道:“我们日之族人几乎没有科技研究,我们不知道我们的身体为什么蕴藏着剧毒。日落部落的人说我们是被神抛弃了,我们身上的剧毒是神罚的结果。可我们日出部落的人并不这么认为,我们日出部落的人认为那是来自永恒之沙。”

    “来自永恒之沙?”夏雷的视线跟着就移到了脚下的沙地上。

    沙地上有黄色的沙粒,也有蓝色的蕴藏着低级永恒能量的沙粒。日之族人身体之中的毒素来自蓝色的沙粒,也就是永恒之沙?夏雷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并不知道,可我不相信这是神罚,我们并没有被蒂亚波罗抛弃,不一定是因为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这个世界。”蒂亚萨玛说。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最后一个问题,告诉我,你去过寂灭之渊吗?或者,日出部落里的人有谁去过寂灭之渊吗?”

    “我……”蒂亚萨玛的神情顿时变了,不知道她回想起了什么,说不下去了。

    夏雷追问道:“你去过,对吗?”

    蒂亚萨玛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是的,我去过。”

    夏雷迫不及待地道:“告诉我,那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蒂亚萨玛忽然抱住了头,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雷,我能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她越是这样,夏雷的好奇心就越是强烈,他抓住了她的肩膀,“这对我很重要,萨玛,无论你的回忆着你有多痛苦,都请你告诉我。”

    蒂亚萨玛又沉默了半响,最后才抬起头来看着寂灭之渊的方向,她的声音幽幽的,“那是发生在三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来给日落部落上贡。日落部落比我们强大,我们每年都会向日落部落进攻,换取和平。以前都是我的父亲负责的,可是他老了,无法穿越那么大一片沙漠,所以押运贡品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那也是我第一次押送贡品去日落部落,蝎子看上了我,你想我嫁给他成为他的100多个妻子之中的一个……”

    夏雷也被这个数字吓了一大跳,他的老婆的数量就够多的了,地球世界的加上希望之星新世界的已经有十个了,可比起蝎扎的妻子的数量,他在这方面就弱爆了。

    “我当然不愿意,我逃了出去。蝎扎带着人追我,我逃进了寂灭之渊,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经历……”

    “接着说,发生了什么?”

    “好多好多的白骨,白骨铺的路,白骨堆出来的房子,还有在路上行走的人。他们面无表情,身上挂着腐烂的血肉。”

    “等等。”夏雷打断了她的话,“你说什么?挂着腐烂的血肉?”

    “是的,当时我快被吓死了,可后来才知道那只是我的幻觉。可那样的经历,我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所以,上次你跟我说让我带你去神弃之城我没有答应,这就是原因。我根本就没有走近神弃之城就那么可怕了,要是进入神弃之城那还能活着回来吗?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那是神造的城市,我们闯进去那就是渎神,这违背我的信仰。”蒂亚萨玛说。

    “我理解你。”夏雷说道:“可是,为什么又答应我了?”

    “因为……你救了日出部落,因为你说那是伟大的蒂亚波罗赋予你的使命,还有……”

    “还有什么?”

    “算了,没什么。”蒂亚萨玛说道:“既然我已经答应你了,我就会带你去寂灭之渊。”蒂亚萨玛说。

    夏雷说道:“到了之后你不要进去,我进去就行了,你留在外面等我。”

    蒂亚萨玛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

    “你是日出部落的族长,我把你从日出部落带出来,我就得把你带回去。”夏雷说。

    蒂亚萨玛的嘴唇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夏雷躬下了腰身,脸上带着笑容,“上来吧,邪月军团的运兵飞船已经过去了,我们得追上他们,在他们之前赶到寂灭之渊。”

    蒂亚萨玛跨坐到了夏雷的腰上,然后伏了下去,伸手抱住了夏雷的胸部。她不介意这样的肢体接触,但却仍然将她的尾巴保护得很好。这一次她将尾巴翘到了两只肩胛的中间,然后将尾巴的尖部蜷缩了起来,不给夏雷任何机会碰到。

    夏雷的双脚在沙地上轻轻一蹬,他的身体嗖一下就冲上了天空,然后改变方向,往着邪月军团的运兵飞船飞行的方向飞去。

    飞临日落部落的淡水湖上空的时候,夏雷放缓了速度,低头俯瞰。居高临下,淡水湖的全景无比清晰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底。和他在日出部落看到的一样,日落部落的淡水湖看上去也像是一只眼睛,湖心湖底的惨绿色水域就像是这只眼睛的瞳孔!

    夏雷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向蒂亚萨玛传去了信息,“蒂亚,在这个沙漠之中还有多少个日之族人的部落?”

    “嗯,大概二三十个吧。日落部落是最大的部落,也是最强的部落,离它近的部落都要向它进贡。一些离它很远的部落就不清楚了,日落部落想征服那些部落也没有办法,因为实在太远了,没有飞船,他们也无法到那里。”蒂亚萨玛说。

    “每一个部落都有淡水湖吗?”

    “对啊,这是必须的,没有绿洲,没有淡水湖,就算是日之族人也无法在沙漠之中生存。”

    夏雷又问道:“那么每一个淡水湖都像是眼睛吗?湖心的底部也有溶洞,还有惨绿色的水域?”

    “这个我没有留意过,但是我去过两个与我们距离不远的部落,那两个部落的淡水湖中也有惨绿色的溶洞水域。”蒂亚萨玛说。

    除了日出部落和日落部落,另外两个部落也有这样的淡水湖和湖底的神秘溶洞,如果假设所有的日之族部落都有眼睛状的淡水湖,有瞳孔状的溶洞水域,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大玛哈沙漠沙漠,使命的终结地,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充满了迷的因子。

    夏雷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