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透视 > 1536章 用尿淹死
    衣领被抓,烈风先怒后惊,而让他恐惧得全身僵住的原因却是他看到一个人慢慢的从虚空之中显现出来。先是手臂,然后是肩膀和胸膛,最后有是脑袋和双腿。夏雷的脸也就在那一刹那间显现出来,被他看见。

    这是烈风第一次和夏雷的正式见面,也将是最后一次。

    夏雷咧嘴一笑,“烈会长,我们终于见面了。”

    “夏、夏雷!”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夏雷的照片却是看过了很多遍的,所以烈风很快就认了出来。恐惧一下子填满了整个身体,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大片冷汗。

    烈如水也惊呆了,她的心乱成了一团,什么感受都有,可就是没有恐惧。

    “来——”烈风张嘴喊叫,可刚叫出一个“来”字,他的脖子就被夏雷给掐住了,叫不出来了。

    夏雷冷冷地道:“烈会长,你觉得这个时候叫人有用吗?”

    烈风使劲挣扎,他的力气其实很大,可在夏雷的面前却又显得太弱小了。夏雷的大手掐着他的脖子,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一张肥脸因为缺氧而变成了猪肝的颜色。

    黑市大的会长,自命这个世界的地下国王的男人现在变成了一只可怜虫。他拥有庞大的军队,他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财富,可是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能给他带来半点帮助。在夏雷的面前,他什么都不是!

    “要杀你可费事啊,害得我还要举办一个葬礼。”夏雷的手继续使劲,几乎就要将烈风的脖子掐断!

    烈风使劲挣扎,可是根本就挣脱不了!

    在夏雷的意愿里,他其实是想将烈风活生生的打死的,用残暴的方式。可是当着烈如水的面,他不能表现得太残暴,所以他打算就这样将烈风掐死。

    “等一下!”烈如水忽然叫道。

    夏雷的手上停止用劲,他看着烈如水,“烈小姐,难道你想我放了他吗?”

    “我……”烈如水欲言又止。

    夏雷说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你想为他求情的话我能理解你。不过我想你想清楚,如果你让我放了他,我会放了他,然后离开这里。那么,你来决定他的生死吧。”

    话是这样说,可是就算是烈如水求情,夏雷也会杀了烈风,但他会抹除烈如水的相关的记忆。

    “我……”烈如水显得很犹豫。夏雷让她来决定烈风的生死,无论是生还是死,这样的决定对她来说都很艰难。

    夏雷松开了手。

    “咳咳……”烈风剧烈的咳嗽着,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

    人只有经历过窒息才会明白空气的珍贵。

    烈如水痛苦地道:“我不知道,我……”

    夏雷淡淡地道:“你要想清楚,如果我走了,他会怎么对你。善良固然是好,可是有时候太过善良就会伤害到自己和你在乎的人。像这种人渣,你还要对他抱有什么希望和怜悯吗?想想那些被他糟蹋的女人,被他卖给蓝月人当食物的孩子,还有你自己。如果我不在这里,你的命运又是什么?”

    烈如水顿时呆了一下。是啊,换个角度去看待眼前的事情那绝对是另外一种结局。如果夏雷不在这里,她会被烈风糟蹋。而这只是她的噩梦的开头,烈风会将她像猪一样养着,每天从她的身上抽血。她会怀上烈风的孩子,可她永远别想抚养她的孩子,她只是烈风的生孩子的工具,抽血的血源!她的心里忍不住扪心自问,这样的哥哥还有哥哥吗?这样的人渣,正的要原谅吗?

    “妹妹!我错了,我错了!”烈风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出来,“我发誓我会改正好不好?”

    “你真的会改正吗?”烈如水也流泪了。

    女人是夏雷的唯一的弱点,而善良则是烈如水的弱点。纯血的女人有着一颗纯洁无瑕的心,她的人性,她的灵魂真的是干净到了极致。

    “我会的,我真的会改正。”烈风似乎是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哀求道:“妹妹,我是你的哥哥啊,你难道要看着你的哥哥去死吗?你有机会救我,只要你说句话就行了,你说啊,让他放了我。”

    夏雷却已经捕捉到了烈风的大脑思维,烈风的心里和他嘴上说的完全是两回事,他的心里是这样想的,“等我离开这里,我立刻让军队炸掉这里!烈如水,你这个贱人,你居然串通夏雷来害我!杀了夏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可烈如水根本就不知道烈风的心理活动,面对痛哭流涕的哥哥,她的心更软了,“早知道今天,你又为什么要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我错了,我错了……”烈风的心里暗暗地道:“我现在求你一次,等我安全之后我要你跪着求我一百次!”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他将烙印之力释放了出来,以他的大脑为中心,然后将一部分侵入到了烈风的大脑里,一部分侵入到了烈如水的大脑之中。一个脑电波交流的平台眨眼就搭建完成。

    他能用这种方式与蓝龙和蓝坦,还有岩灵交流,自然就能让烈如水知道烈风的脑袋里正在想些什么。

    “妹妹,你快求求他啊,我发誓我会改正。只要他放了我,我就会和反抗军一起对抗蓝月人,用实际行动来弥补我以前所犯下的错,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吧。”烈风继续哀求,心里却在骂人,“贱人!你还要我求你多久你才肯开口?妈的,等我出去,我立刻派人来抓你,我要操烂你!”

    “你……”烈如水的脑海里响起了烈风的心语声,她确定那是烈风的声音,可她明明没有听到烈风说这些话。

    烈风的心里暗暗地道:“快点开口啊,贱人,你现在拖延一秒,以后我就多折磨你一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烈如水又听到了烈风的心语声,她忽然明白了什么,跟着就将视线移到了夏雷的身上。

    夏雷面无表情,但却向烈如水点了一下头。这个动作是在告诉她,这是他干的。

    “妹妹,我的好妹妹,爸爸已经死了,你就只剩下妈妈和我两个亲人了,你难道要失去我吗?我真的知错了,我会改的,给我一个机会吧……”烈风哀求着,他的心里暗暗地道:“死贱人,你倒是开口啊!妈的,老子要弄你的菊花!”

    烈如水忽然走了过去,一巴掌抽在烈风的脸上,然后一口口水吐在了烈风的来上,“呸!下流!无耻!禽兽!你去死吧!”

    “啊?”烈风顿时愣在了当场,他还不知道烈如水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了态度的原因。

    烈如水咬了一下嘴唇,“夏先生,你杀了他吧,他没救了。”

    夏雷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抓住了烈风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等等!”烈如水忽然又叫住道。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夏雷说。

    “我、我不想看,我去卫生间……等我关上门你再动手吧。”烈如水说。

    夏雷说道:“不,我带他去卫生间吧,你留在这里等我。”

    “嗯。”烈如水点了一下头。

    夏雷提着烈风就往卫生间走去。

    “妹妹!妹妹!”烈风大喊道:“求求你救救我啊!我是你的哥哥啊!”

    烈如水捂住了耳朵,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

    烈风还要喊叫,可夏雷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发声了。

    夏雷将烈风带进了卫生间,然后关上了房门。关上房门之后,他将烈风扔在了地上。

    “你不能杀我,我是蓝月人的人,我和兰思娣签了协议!”烈风想尽一切办法求生。

    夏雷冷笑了一下,“向反抗军开战,干掉康图娜娜和我的协议吗?呵呵,你的心里有什么秘密,难道我不知道吗?”

    “你……”烈风向后爬,他的手脚已经软了,没有半点力气,也颤抖得厉害。

    夏雷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带到这里来处死吗?因为你这样的人配不上一个干脆的死亡,那么多人因为你而死,我总得给他们讨回一点公道吧?”

    “你、你想干什么?”因为恐惧,烈风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夏雷突然一叫踹在了烈风的肩头上,将烈风踹倒在地之后用脚踩着他的肩膀,然后抓住他的右臂使劲一扯。

    咔嚓!

    烈风的右臂被夏雷活生生的扯断了下来,鲜血狂飙!

    却不等烈风惨叫一声,夏雷一脚就踩在了烈风的咽喉上。

    又是咔嚓一声,但这一次并没有踩断烈风的颈椎或者咽喉,只是破坏了他的咽喉,不让他发声。

    “啊……呜呜……”烈风的喉咙里发出了沙哑而混乱的声音,剧痛下,他的裤裆都被尿打湿了。

    夏雷将他的断臂插进了马桶之中,然后他对着马铁撒了一泡尿。

    烈风忽然意识到夏雷想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死亡了,他发疯似的往门口爬去。

    夏雷抓住烈风的后领,将他从地上踢了起来,然后将他的头摁进了装了尿和血的马桶里。

    “不……咕噜……咕噜……”烈风挥舞着一只手臂抓挠,开始还有点力气,可很快就没有力气了。最后,他彻底安静了下来。

    夏雷洗了一下手,然后走出了卫生间。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他关上了房门,他不想让烈如水看到卫生间里的血腥的画面。刚才他其实可以很干脆的干掉烈风,可他还是选择了最费时间的做法,因为他要得到烈如水。

    这个得到当然不是得到烈如水的身体,而是烈如水的帮助,还有她的奶。

    在尝到了阿希米斯至臻公主蓝奶和香香奶的神奇好处之后,他怎么会错过另一个极品奶?

    纯血的秘密是再生,那么纯血女人的纯奶,对他的进化又有什么帮助呢?他的心里充满了想象与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