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品战兵 > 第1550章 杀气腾腾的高飞(二更)
         所有人都看向了突然出现的萧府一行人,其中实力达到圣人境界的昆仑掌教在看到高飞的时候,古波不惊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几分变化。
        昆仑掌教怔怔的向着高飞多看了两眼,最后才叹了口气,对身边的人小声说道:“萧兵康复之前,若是杀不死萧兵,我们昆仑在以后恐怕就要永无宁日了啊。”
        大长老张子虚显然也看出来了一些什么来,他看着远处的高飞,略有些惊疑不定的道:“那个人的实力……。”
        道虚掌教语气平静的道:“已经踏入到圣人了。”
        听到道虚掌教的话,周围所有昆仑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一脸的惊讶之色,随后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
        武学之中,一旦踏足到打破虚空,若是不算他们这些隐世强者,已经算的上是顶尖存在了,而天尊境界哪怕是在古武门派当中也算得上是门主级别的强者,甚至八大门派之中有门主都未曾达到天尊境界,这可不是大白萝卜的存在。
        而圣人就更不用说了,哪怕是昆仑之中,现在也不过是两大圣人,其中一个还是刚刚踏足到圣人境界的鸿鹄。
        高飞竟然踏足到圣人了,要知道这可是圣人啊,基本上一个人就可以单枪匹马横扫八大古武门派的存在,哪怕是昆仑这种巨无霸也不可能对圣人视若等闲。
        单单一个萧兵还不至于真正威胁到昆仑,只能说是让昆仑感到忌惮,而现在除了萧兵以外,竟然又多出来了一个人,所以现在道虚掌教对萧兵的杀意更深了。
        张子虚显然也想到了掌教所想的,沉声说道:“如此潜力,若不将他们击杀,恐怕未来未必会有我们昆仑的容身之处。”
        “嗯。”道虚掌教语气平静却难掩杀机,“他们的威胁已经超过徐牧了。”
        一旁的二长老惊讶道:“不能吧,徐牧可是华夏神柱,人族最强血脉,实力深不可测,应该不是这种刚入圣人的小辈可以相比的。”
        道虚掌教冷笑道:“徐牧已老,接班人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他还能撑得住多少年?他没有继承人,这就是他最大的软肋。”
        听了这话,大家也不得不承认,虽然现在徐牧仍旧有很大的威胁,可是过了几十年之后,徐牧一旦不行了,徐家后继无人,到时候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道虚掌教叹了口气:“更何况,你们什么时候见过三十左右就达到圣人阶段的人了?我不行,少林方丈不行,徐牧就更不行了。当年若非是有少林方丈在的话,单单一个徐牧是斗不过我的,当初之所以封山,是因为少林方丈击败我,而徐牧打败的不过是那些不成气候的古武八大门派罢了,论及实力,他比我和少林仍旧略逊一筹,而萧兵和高飞这两个人现在最多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吧,他们已入圣人,尤其是拥有神器的萧兵,现在也未必弱于徐牧,而凭借这种潜力,或许用不了十年八年,他们就可以追上我了,甚至是超越我。”
        听到掌教这么说,所有人都知道掌教的心中已经存了杀机,任何一个人坐在道虚掌教的位置上,都不可能放任一个有机会威胁到整个昆仑的存在继续成长下去。
        而这时候高飞以及萧府的人已经在附近的位置站了下来,这一次萧府的人几乎是全部都到了,不管是苏小小和叶小希这种对武学一窍不通的柔弱女子,或者是夏红茵这个萧兵的义母,她们也全都来了,另外还有龙门八将的人,还有定武办事处的人,浩浩荡荡的站在人群里面,算是这里仅次于昆仑的一股强大势力。
        他们在站下来之后,高飞的脚步却没有停下,而是径直走到了昆仑派的人的面前,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高飞的身上,眼中纷纷带着疑问。
        高飞冷酷的目光在昆仑的人的身上一一扫过,除了昆仑掌教以外的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的精神识海仿佛被一把利刃给割了一刀一样,一个个脸色苍白,汗如雨下。
        这道目光如同锋利的锯子,正在残忍的将这些人一块一块的给锯开,他们从来都未曾见到过如此残忍冷酷的眼神,这一生都未曾一见。
        这一刻有些人心中甚至怕了,甚至有些懊恼去招惹萧府做什么,为什么萧府随随便便出来的一个人就有如此的恐怖?他们这一辈子都不希望再遇到这样的眼神!
        唯独道虚掌教表情淡然,甚至心中还被触怒了,他已经百岁高龄了,这么大的岁数,德高望重,武道上面所有人都对他敬畏有加,而高飞的如此残忍冷酷的眼神,简直就是对他的轻蔑和赤果果的挑衅!
        高飞开口说话,语气冷酷的道:“之前是谁挑衅我们萧府中人?”
        没人敢应声,道虚掌教微微皱了皱眉头,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之间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是我!”
        却见鸿鹄从远处走了过来,这个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棋盘盒子,这个棋盘盒子是纯白色的,和之前他所携带的棋盘完全的不一样。
        而见到他走了过来,高飞的目光看了过去,两个人开始对视了起来。
        鸿鹄的眼神较为深邃,却也带着几分倨傲,他从小就是一个天才,一直以来都是天才,年轻一代之中没人能够和他相比,所以无论他在如何的低调,难免也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傲气。
        高飞的眼神是赤裸裸的冷酷和残忍,那是不加掩饰的冷酷。
        高飞冷冷道:“就是你上一次来到我们萧府挑衅?”
        “是我!”鸿鹄说道,“很好,竟然又是一个圣人。”
        高飞问道:“你是鸿鹄?”
        “我是鸿鹄。”
        当鸿鹄回答完之后,却又有些后悔了,似乎从刚开始见面之际,他就一直都在回答高飞所提出的问题,这个表面上只是一问一答,实际上却是气势上面落入了下风,相当于他一直都被高飞牵着鼻子走,这在棋局里面就失去了先机。
        鸿鹄心中微怒,冷冷的道:“今天我要挑战的人并不是你。”
        “你说对了,所以我并不是要接受你挑战,也不是要挑战你。”
        鸿鹄冷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在旁边站着,我的对手是你们萧府的主人萧兵。”
        高飞说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就知道萧府是由我看守的,你断了萧府的牌匾,我应该杀你!”
        高飞说话之后,紧接着动了,谁都没想到高飞竟然说出手就出手,事先连一丁点的预兆都没有,而且也没有丝毫的顾虑,要知道现在昆仑的顶尖高手们可都正在这里啊,更何况鸿鹄本身也不是易与之辈。
        高飞出手之后,直接抽出了背后的魔刀,魔刀出鞘,瞬间向着鸿鹄当头斩去,这一幕别说是鸿鹄,就连周围萧府的人都没想到!
        萧府的人一个个看的瞪大了眼睛,血脉贲张,他们之前憋了一口气,而此时高飞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就出手教训鸿鹄,不管是赢是输,起码算是过足了瘾,算是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鸿鹄慌忙向后退去,直接被刀锋劈落了一缕头发,他原本是一头的长发,此时此刻直接掉了一大把,最重要的是这一刀差一点就落在他的头上,直接惊出了他的一身冷汗。
        高飞正要继续出手,道虚掌教忽然之间一掌拍了出去,掌风波涛汹涌一般的直奔高飞的后心。
        高飞感受到这股力量是难以抗衡的,他立刻回过身一刀斩了出去,一刀之下,掌风裂开,算是化解了道虚掌教的这一次的攻击。
        鸿鹄正要出手,道虚掌教忽然说道:“鸿鹄,别忘了你这一次的对手,别为了他分了心神。高飞,本掌教在这里,如果你再出手,本掌教可以陪你切磋切磋。”
        高飞冷哼了一声,其他人惧怕道虚掌教,偏偏高飞却从来都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而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大笑声传了过来,却见萧兵奇快无比的从远处而来,大声笑道:“道虚掌教,这一次是我和你的大弟子鸿鹄的决斗,你可不要反客为主啊!”
        萧兵速度奇快无比的出现在了场地中央,所有的人都开始惊叹了起来。
        “萧兵!”
        “真是萧兵!”
        “他怎么来了?”
        “你傻么,今天不是他决斗的日子么!”
        “你才傻,他的伤势怎么可能好了?”
        没错,萧兵的伤势怎么可能好了啊?所有的人都在惊讶于这个问题。
        毕竟萧兵上一次伤的实在是太吓人了,五脏六腑都差一点要出来,按照他们的估计,那种伤势起码也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够痊愈,可是现在才过去了几天?十多天?怎么可能这么快!
        不过随后有些人就开始冷笑了起来:“你们看看他的脸色苍白,而且发现他的额头上还冒汗了么,看起来伤势还没真正痊愈,结果却在这个时候逞能跑过来接受挑战,呵呵,真是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