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渡河
    太墟本源的最后一重防御,道祖之怨念长河,汇聚了诸多道祖陨落与无法突破的不甘。

    唯有第二境巨头的陨落,才能让他们平息片刻?

    这个消息一出口,顿时现场情形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竟然还有此种限制,何其恶毒?我们万万不可如此……”风花道祖咬牙道。

    纵然如此,六大道祖还是分开距离,各自抱团,更隐约将两尊身影孤立了出来。

    那赫然是钧天与胡天道祖!

    见此,钧天道祖脸上不由现出一丝苦笑:“诸位……我与胡天并未有此想法,这条怨力长河虽然可怖,但我与胡天合力,还是能令其静止一时半刻的,只是施法之时,若那头虚兽之皇突然袭击……”

    “此时请两位老祖放心,包在我们身上!”

    凶蛮之主立即表态,又瞥了眼周围不断靠近的虚兽王:“夜长梦多,还请两位老祖速速动手!”

    “哼!我等之前保留实力,不就是为了这最后一刻!”胡天老祖冷哼一声,大步上前。

    钧天老祖微微一笑,大袖招展,舞动一片白光。

    而在胡天道祖身上,则是纯粹的一片黑光,黑白二色汇聚,如太极两仪,不断旋转,最终归为一片混沌,又自混沌之中,生出一缕纯粹的光芒!

    “这是……太墟之力?真正的太墟之力?!”方元见此,瞳孔略微一缩。

    知道这两尊道祖合力催发出来的,绝非普通第二境巨头提取的次级太墟之力可比,简直与真正的太墟之力一般无二了。

    ‘或许只差一丝,但能做到这点,当真可怖可畏,难怪二人联手,有击杀虚兽皇者的把握!’

    方元望着这一缕光芒来到怨力长河之上,大放光明。

    那一只只道祖不甘的手掌,竟然发出惨叫,冒出白烟融化,有的急速缩回河中,不敢露头。

    甚至,整条黑色长河都是波澜不惊,一平如镜,那种令所有道祖巨头不安的气息,赫然消失不见!

    太墟之光所至,甚至就连原本蠢蠢欲动的虚兽王,都是忙不迭地退开大段距离,不敢越雷池半步!

    一缕白光,似贯穿太墟宇宙,镇压一切!

    “速速过河!”

    钧天老祖声音清越,这才将有些受惊的青稷等道祖唤醒过来。

    众人见到波澜不生的长河,终于定下心神,飞快越过。

    ‘以这两位老祖展现出来的压倒性实力,当初如果真的要死拼,哪怕这大凶之地有着怨河之地利、虚兽王之人和、还有虚兽皇者居中统领,恐怕也能笑到最后,之所以不能,还是因为互相忌惮的关系么?真是可悲……’

    方元心里默默一动,似把握住了什么。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哗啦啦!

    在诸多道祖掠过黑河的瞬间,下方的水面忽然炸开。

    万千怨力河水,带着能腐蚀道祖的可怕凶威,天女散花般洒落下来。

    嗤嗤!

    这些河水落在诸多道祖防御上,立即升腾起袅袅白烟,令六大道祖都是面色发青。

    “吼吼!”

    最关键的,还是混杂在怨力长河中的一个庞大黑影,此时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

    它马头鹿角,蛇身鱼尾,仿佛东方传说中的神龙,背上却又长着一对西方的龙翼,浑身宛若钻石铸就,坚固无比,竟然能短暂停留在充满怨气的黑河之底!

    即使道祖们有着应对偷袭的准备,但怎么能料到,这头虚兽皇者竟然潜伏在河底,挟裹怨力河水攻击?

    纵然方元,之前也以为它不过有着隐藏气息与身形的神通,却没有想到,以怨力长河为遮掩,什么兽皇气息都荡然无存。

    此时,伴随着虚兽皇者一声咆哮,音波滚滚当中,所有的道祖都是动作一滞。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天然威慑,类似普通人面对龙威一般!

    “嗯?”

    方元毕竟是梦师出身,对于这一类心神攻击最为抗拒,率先惊醒过来,却发现周身似乎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时间与空间变得混乱不堪,一时难以动作。

    这一条虚兽皇者的吼声,竟然兼具心神与现实的攻击,双重到来,难以破解!

    不过纵然如此,这吼声也不过能凝滞道祖们刹那时间罢了。

    但虚兽皇要的也就是这刹那。

    呼啸当中,它已经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轰然落下!

    “不好!”

    方元看得清清楚楚,此时他们位于黑河之上,虚兽皇者更是抛弃了胡天与钧天两大老祖,要将他们剩下的六大道祖一网打尽,尽数压入怨力长河之中。

    一旦身陷绝地,再被虚兽皇攻击,恐怕纵然两大老祖也救不了他们!

    ‘这是先剪除羽翼么?足以见得两大老祖在虚兽皇的心里,是何等强大与可怕,竟然觉得这种绝杀之境也无法灭杀对方……’

    不过方元终究是比其它道祖先清醒了半个刹那。

    有时候,这半个刹那的时间,就足以决定一切!

    他身形仿佛游鱼一般,飞速移动,显化万千幻影,堪堪在龙爪到来之际,来到了黑河边缘。

    但没有用!

    龙爪刹那膨胀,铺天盖地一般,当头罩下!

    “孽畜!”

    “尔敢!”

    方元已经是无计可施,但他相信那些道祖为了活命,必然会疯狂自救,施展出所有的手段!

    果然,怒吼声中,五大道祖搏命一击,不知道谁动用了压箱底的杀手锏,连虚兽皇者的必杀攻击都是略微一滞!

    “就是现在!”

    方元怀中纯白色的光芒一闪,双眼中似爆发火焰,竟然令身体堪堪横移丈许,避开了利爪的边缘,来到黑河对岸。

    这一丈距离,就是生与死的区别!

    轰隆!

    在他背后,龙爪轰然落下,黑河咆哮,诸多道祖冤魂再现。

    水雾迷蒙中,不知道传来多少惨叫。

    方元站定,望着早已来到对岸的钧天与胡天道祖,心里闪过一丝寒意。

    这两尊老祖,刚才竟然坐视六大道祖遭受攻击,并未施以援手,而是趁此渡河,毫发无伤地来到了祭坛之上!

    关键时刻,此两尊道祖,还是展现出了骨子里的冷漠!

    通往至高的道路,果然还是需要诸多白骨铺就!

    就在这时,黑河忽然停止了咆哮。

    方元默然,知道这是怨力长河获得了道祖的血祭,因此暂时平息了愤怒,也不知道是哪一尊巨头率先陨落了。

    哗啦!

    黑水飞溅,从中飞出两道流光,后面还有一道龙影。

    哗啦!

    一道黑光略微慢些,被重新拉入河底。

    而另外一道碧绿色的光芒落在方元身边,赫然是风花道祖!

    不过此时,这尊女性道祖发髻散乱、身上狼狈不堪,气息更是极不稳定,显然受了重创!

    “呵呵……想不到到了最后,还是钧天你占据优势!”

    胡天老祖皮笑肉不笑地道。

    “你不也还没有全军覆没么?”钧天老祖凝望着祭坛某处。

    在那里,一条黑蛇忽然从黑河中游出,化为黑刺道祖的形象。

    祂衣袍碎裂,现出半透明的面孔,中性的面容,非男非女的身躯,面无表情,但状况显然要比风花道祖好上太多了。

    “这一条黑河,一下就吞噬了三尊巨头?”

    方元心里却是十分震撼,想到青稷,又有些黯然。

    “好了,到了此处,我们已经可以探讨一下等会太墟本源的分配问题了!”

    钧天老祖望着残余的几人,温和说道。

    “自然是请两位老祖享用,若有残余,我等再行分配!”

    风花道祖虽然受伤甚重,此时却还能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被之前的状况影响了心境。

    实际上,能从刚刚的剧变中存活下来的道祖,都是六大巨头中的佼佼者!

    在这方面,就连钧天与胡天道祖,都有些略微看走了眼!

    “嗯,便如此吧!”

    两大老祖对视一眼,都是点了点头:“不过尚且还需要消灭那头虚兽皇者!”

    那头虚兽之皇,不仅狡猾无比,本身实力更是惊人,单打独斗的话,就连钧天与胡天老祖也自认不是对手,必须两人联手,施展太墟之光,方有可能拿下。

    这也是他们明明到了祭坛,突破的希望近在咫尺,却没有立即动手的原因。

    炼化太墟本源之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若是虚兽皇者趁着此时攻击,两人无法联手,下场恐怕不会比陨落的青稷等道祖好到哪里去!

    “黑刺,你的道果奇异,能在怨力长河之中穿行,你去黑河之中诱敌,我跟钧天保你在我二人之后炼化这本源如何?”

    胡天道祖眼珠一转,就盯到了黑刺道祖身上。

    面对此种诱惑,黑刺道祖却是沉默。

    纵然祂是胡天道祖请来的外援,但下黑河引诱虚兽皇者,已经不是危险不危险的问题,而就是在玩命!

    既然身为道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无比爱惜的。

    “我知道此法有些危险,但若有人帮你又如何?”

    钧天老祖微微一笑,目光就盯在了方元与风花道祖的身上。

    “老祖容禀,只怕搭上我们三个,依旧不能拖延那虚兽皇者一时半刻啊……”风花道祖面露为难之色。

    场中形势很是明显,若他们三个再去诱敌,重伤的她最有可能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