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逍遥梦路 > 第一千一十章 危机
    “这个世界,并没有神通法术,只有武功称雄!”

    “而武道当中,最强的,便是武道真意!”

    理论上,这是唯有大圆满武者才能掌握的力量,一旦掌握,立即不惧低阶围攻。

    毕竟,一旦掌握意境之力,就相当于在普通人当中施展神通法术,差距实在太大了。

    只不过,因为意境领悟太过艰难,甚至稍有不慎,就会损伤精神,《傲寒神诀》中接连提醒,不达到先天巅峰之境,不要尝试领悟霜花图。

    “在武林秘史当中,还是有着几个绝世天才,能在先天中阶境界,就成功领悟意境,后来纵横无敌的。”

    方元注视着霜花图,眼睛越来越亮:“这份霜花图,就是部分的寒之规则!意境么?”

    所谓的意境,实际上便是大道细微,规则之力的外显。

    这个世界之所以如同刺猬一般,就是因为亦幻亦真,梦境融合世界,大道都有着变化,令他无处下手。

    但方元此时发现了,那一个个武道真意,实际上便是规则之力的延伸!

    “一旦能够领悟更多意境,我就能有把握触摸天道,这个世界的核心……由此突破封锁!”

    他眼中目光越来越亮,找到了破局之道。

    就在思索的同时,那幅霜花图在他眼中,也是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房间之内,气温骤降,周围的花瓶上甚至浮现出一层白霜。

    “傲寒意境!”

    方元睁开双眼,瞳孔中似乎有着白霜一闪而过,举起自己的手掌:“意境领悟之后,与武功相辅相成,虽然功力没有增长,但临敌之间,威力却是翻倍都不止……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从现在开始,我修炼傲寒神诀到大圆满境界,都没有丝毫瓶颈,只要功力到了,便可以提升!”

    “当然,意境领悟,也有境界高下之分,这就是大圆满武者间的差距了。”

    方元对于自己的实力略微估算了下:“以我现在的实力,后天与初入先天的武者,来多少死多少,就连先天中阶都不是我的对手,而先天巅峰的功力远比我强,但我也足以自保。”

    如此实力,已经能够上‘武榜’了。

    但方元却是没有丝毫欣喜之色。

    对于一个纵横诸多世界的魔神而言,这么一点点成就,又算得了什么呢?

    “更何况,世界的针对,应该就要马上到来了!”

    这种针对,类似气运反噬,并非一个天雷劈下那种,而是因势利导,放大某些最不利的因素,令一切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对于生活在世界内的普通人来说,这是十分恐怖的事情,好像有一个死神随时盯着你一样。

    并且,这种厄运还会波及!

    “少主!少主!”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方元略微皱起眉头,缓缓收功。

    如果是普通高手,在行功之时遇到这种打扰,轻则心神不宁,重则走火入魔!

    他打开房门,看到一脸焦急的张龙,不由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吩咐过,闭关之时,不准人来打扰的么?”

    “启禀少主!”

    张龙咽了口唾沫,只觉得这个少主比平日更加威严:“大事不好,夫人重伤!”

    “哦,带我去!”

    方元神色平静,明悟到这是世界的反噬到来了。

    所谓的夫人,自然不是他的夫人,而是方天寒的妻子,方旭的生母江兰心。

    论起来,这位夫人年轻时候号称火凤仙子,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女侠。

    “怎么回事?”

    来到一个院落中,方元看到江兰心的贴身丫鬟小梅,立即喝问道。

    “启禀少主!”

    这时候,一个老仆模样的人跪在地上:“老爷与夫人在天柱山游玩之际发现一枚即将成熟的千年寒心藤,十分珍贵,想要为少主取得,却不想遇到了魔门的高手,老爷被困,夫人侥幸逃脱,但身中剧毒,已经气若游丝,小人无能……”

    ‘果然……是反噬么?’

    方元心里浮现出一丝冷笑,嘴里却说着:“带我去!”

    闺房之内,一位中年美妇躺在床上,印堂黑气隐隐,显然中了极为厉害的剧毒。

    “围困我爹的高手是魔门哪位?”

    他坐在床边,又问着。

    “与老爷产生争执的,是魔门大护法,毒火魔君孙炎!”

    魔门之中,权力最大的乃是盖世魔帝,威压武林,隐隐有着天下第一高手的称号。

    而接下来,就是副门主与大护法了,其中的毒火魔君,名列武榜第二十七位,实力还要在方天寒之上。

    “报!”

    这时候,张龙的结义弟弟赵虎跑了进来,单膝跪下:“少主……大事不好,属下探听到,大长老有意召开长老会议,废了老爷的派主之位!”

    此言一出,屋内的人都是神色顿变。

    “祸不单行啊!”

    方元见此,却是冷笑一声。

    君山派之内当然也有权力斗争,派系划分。

    当然,之前,方天寒以大圆满修为镇压一切,没有一个敢反抗的。

    而因此,派主一系的人,行事未免就嚣张霸道几分,惹来大量不满,其中方旭更是占了大头。

    现在,听到方天寒被困,九死一生,火凤仙子也受了毒伤之后,立即就发作起来。

    “大长老张寒震,好,很好!”

    方元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

    此时,如果还是之前那个方旭,毫无疑问,就是遇到了危局,死局!

    唯一的生路,就在于立即逃跑,还不一定能跑得掉!

    “以我现在的修为,跑是一定能跑掉了,但不行啊!”

    方元心里叹息一声。

    他的前身方旭,可是欠了不少因果在这里,怎么能一走了之?

    或许说梦境之内,一切皆为虚幻,但假作真时真亦假,谁知道这是不是故意的陷阱,好令这段亲情与遗憾成为破解梦境的拦路虎?

    因此,必须解决了。

    方元上前,握着江心兰的手腕,缓缓输入一道内力。

    “火毒?果然是毒火魔君下的手。”

    一念至此,他目中霜色一闪,冰冷的真元之力顿时沿着经脉,飞快运行起来。

    寒冰之力,原本就与毒火相克。

    “唔!”

    没有多久,床榻上的江心兰就低呼一声,醒了过来。

    “夫人!”

    见到这一幕,不论侍女小梅,还是老仆,乃至龙虎兄弟都是大喜:“您终于醒过来了?”

    “是天寒么?”

    江心兰低低说着,她很清楚,自己中了毒火魔君的毒掌,唯有至冰至寒的内力才能压下,整个君山派中,只有方天寒一人能够做到。

    “不是……派主依旧被困,是少爷救了你呢!”

    “旭儿?不可能!”

    江心兰的眼眸恢复清醒,却仍旧十分虚弱:“天寒……在……在鹰绝峰,占据地利,应当能支撑一段时间,你等速向武榜高手求援!”

    她说了几句,立即昏睡过去。

    “无妨,夫人这是元气消耗过巨,需要静养……”

    老仆上去搭了搭脉,看向方元的目光就充满了某种不可思议:“少主……您的内力?”

    “你们在此守护,我去去就来!”

    方元没有多说,转身就走。

    君山派,议事大殿。

    “大长老……你怎能如此,断派主的后路?”

    一个悲愤的声音传来:“派主只是遭到围攻,生机尚存。”

    “那可是魔门大护法,毒火魔君,大圆满高手,我等一干人,最多不过先天中阶,如何匹敌?至于请得外援,武榜中人,有谁愿意为了我们与魔门对上,赴汤蹈火?”

    苍老的声音不疾不徐,却带着极为坚定的信心:“方天寒十死无生,不必再费心思了,并且他担任派主之时,飞扬跋扈,中饱私囊,我等苦其久矣,依我之见,应当重选派主!”

    “那么……你们想选谁啊?”

    方元走到大殿之外,就听到这句,不由冷笑一声,大步走入会场。

    “少主!”

    一个三十来岁的长老立即迎接过来:“他们……他们……”

    语气已然哽咽。

    ‘树倒猢狲散啊!’

    方元望着这一圈长老,不由在心里默默感叹了句。

    方天寒在的时候,他们对自己都是笑脸相迎,卑躬屈膝,但此时,所见只有冷漠与仇视!

    也只有旁边这个许鱼,因为是方天寒抚养长大的,才多了一分忠心。

    “方旭,你来做什么?”

    正中一个老者看到方元到来,皱起眉头。

    他是君山派的大长老‘张寒震’,君山派中辈份最高者,一身修为已经到了先天中阶,差一步便可突破巅峰。

    “我也是先天境界,为何不能来议事堂?”

    方元微笑着,上前一步:“派主还未死,你们就想着要造反么?”

    这一声质问发出,诸多长老就是面色一白。

    “哼,造反?没错,我们就是要造反!”

    大长老却是针锋相对:“你们父子二人,在君山派中做下多少天怒人怨之事,今日不过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是么?”

    方元摇摇头:“大长老好大的忘性啊,就在三月前,你家孙子在闹市行凶,当街打死了顺远镖局总镖头的爱子,还不是宗门替你扛下的,还有你,孙长老,你负责本门物资采购,前后贪了不下五万两银子吧?”

    “还有你……你……”

    他随口点出几个人的劣迹,在场长老都是脸色涨红,纷纷怒喝:“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