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四十二章 搬家
    周易成功劝说自己父母来多特蒙德和自己住一段时间,但接下来他就要为住哪儿发愁了——他现在还和科塔娜在一起住,虽然科塔娜不是每天都会回来住,但这样的环境下没办法让他的父母住进来,否则见到了科塔娜怎么说?

    就说自己和一个单身美女同住一个屋檐下?

    那鬼知道父母会怎么想,而且科塔娜也未必愿意这样“见家长”。

    所以周易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他在犹豫,是给科塔娜说,让她暂时回家住一段时间呢,还是自己和父母一道去住酒店。

    就在周易犹豫不决的时候,科塔娜却先做出了决定。

    周易结束训练回到住所,就看到科塔娜正在她的房间里给行李打包。

    “干嘛啊?”周易诧异地问。

    “搬家。”科塔娜头也不抬。

    “为什么……要搬家?”尽管周易希望科塔娜暂时回家住一段时间,但看她这阵仗,绝对不像是暂时住几天所需要带的东西……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科塔娜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周易,脸上带着揶揄的笑容。

    周易一脸迷茫。

    “你现在是个大球星了吧?你马上就要成为欧洲最佳球员了……”

    “这事儿还没定呢……”周易摆手。

    “在我看来如果你拿不到那就是黑幕。”科塔娜非常肯定地说道。“以你现在的知名度和地位,你的私生活当然会被公众拿到放大镜下去看。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经常会回家住一段时间吗?”

    周易当然知道。

    追逐他的狗仔队越来越多,有关他生活的报道越来越多,科塔娜再出现在这幢房子里,就算她再小心,也会被记者们抓住的。到时候报道上如果出现了偏差,怎么办?

    科塔娜是自己的女友?

    孤男寡女竟然同居数年!

    ……

    类似这样的报道一出来,周易觉得自己和科塔娜想要在这屋子里同住下去,就不可能了,太尴尬了。

    所以科塔娜搬家离开是正常的,自从马克重伤之后,她就搬回去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马克伤好了之后,她也经常性的回家住,不像以前那样天天住在这边了。

    反正她可以和马克一道坐车来训练,现在这个住所距离训练基地近的优势也就没了。

    无论从哪方面分析,科塔娜搬走,都是很正常正确的。

    但当周易真的看到科塔娜开始收拾行李的时候,内心深处却突然涌出了一股“舍不得”的情绪。

    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就算是猫猫狗狗,也有感情了吧?更不要说人了。

    虽然他们还会斗嘴,但现在的斗嘴和最开始认识时的斗嘴意义已经不同了,现在的斗嘴更多的是一种习惯,或者说是一种生活上的调剂。周易并不会因为和科塔娜斗嘴而生气,相反他还有些享受这种针锋相对的斗嘴了。

    在嘴皮子功夫上,周易是罕逢敌手的,而科塔娜是唯一能让他觉得有斗志的对手。他们两个都有把对方说的哑口无言的时候,而这种时候就会让他很有成就感。

    仿佛两头小狮子打闹,但其实不是在打架,而是在玩耍一样。

    ※※※

    看到周易愣住不说话了,科塔娜就知道他当然猜到了为什么,周易是一个聪明人,要是怎不明白,科塔娜反而会对他失望。

    现在这样,才正常。

    科塔娜低下头,继续忙着打包。

    但她却听到周易说:“你别搬了。”

    “别闹。”科塔娜以为周易又在开玩笑。

    “我搬。”

    科塔娜的手停住了。

    “其实我本来也想要搬了,我之前才给我父母打了电话,邀请他们来多特蒙德和我住一起的。那个时候我就想着要找个地方住了,因为现在这样我父母来了……不方便嘛。”周易笑着摊开手说道。

    “再说了,作为一个有钱人,继续租房子住,也不太像话。你不是总这么说我吗?我就想干脆买套房子好了。这个地方离训练基地近,挺适合你上下班的。你还是继续住在这里吧。我呢,有车了,住哪儿就都无所谓了。”

    周易给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科塔娜看着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

    周易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或者说他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当天晚上他就给自己的经纪人舒尔策打电话,让他帮自己找房子,要那种装修好了,家具家电都带的,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的,要越快越好。

    他把自己父母要来多特蒙德的消息给舒尔策说了。

    服务好周易这样的球员,是舒尔策身为经纪人所必须做到的。找房子这种事情没有报酬,舒尔策也必须做。很多生活中的琐事,球员其实都是交给经纪人去做的。

    舒尔策是一个很有行动力,也很有能力的经纪人,只用了一天时间就给周易找好了房子。

    周易在训练结束之后,被舒尔策带去看了一下,对房子也很满意,因为完全符合他的要求——装修好的,家具家电全带,甚至连卫生都不用打扫,完全可以拎包入住。

    房子就在多特蒙德市里,并不在布拉克尔镇上。不过对于已经拿到驾照,有车的周易来说,这不是问题。开车过去也就是二十分钟,非常方便。

    既然看中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谈合同签约了。

    这个事情周易也是完全交给了舒尔策,他是律师出身,当然比自己更专业。

    舒尔策用最快的速度搞定了房子的买卖合同,交给周易看了看,周易觉得没问题,然后就签字了。

    舒尔策以为这事儿就算是办完了,可周易又交给了他另外一个任务:“你再帮我买一套房子。但是这个事情就不着急了,因为我不方便出面,一切都你来办,而且这房子还带租约的,我不希望房东为了卖房子,把租客赶出去……”

    舒尔策有些迷糊,但还是听明白了,他反问:“就是说你要把这套房子买下来,而且还要让本来租住在里面的人不受影响的继续租下去?”

    周易打了个响指:“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啊!”

    但舒尔策很疑惑:“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咳咳,这个嘛……”其实周易要买的房子就是他和科塔娜一起租住的那套房子,但要怎么解释给舒尔策听,同时又不让他对自己的动机产生怀疑呢?

    周易突然想到了一点,之前说过,在一起待久了,猫猫狗狗也能处出感情来,房子当然也是咯。

    于是他对舒尔策说:“那是我之前一直租的房子,住久了,觉得房子不错,有感情了,所以想要买下来。”

    “那里面还有其他人住?”舒尔策很惊讶,没想到堂堂大明星周易竟然是与人合租……

    周易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总之,我不希望打扰别人,要不然人家要是对媒体抱怨,我为了买房子就把人赶出来了,那对我名声也不好吧?”

    这个解释倒是说得通,舒尔策也没怀疑了。

    “房子我住了很久,很熟悉,所以你也别去看房子了,直接联系中介和房东买下来就是,原来的租约不变,把后续租金一起算进房价里就行。”周易生怕舒尔策去看房子,碰到了科塔娜,作为一个球员经纪人,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俱乐部的队医呢?

    到时候就尴尬了。

    他这两年和舒尔策见面聊事情,要么是通过电话,要么就是约出去在外面的餐厅里,他也不会让舒尔策开车来接自己。他也没有邀请自己的队友到家里来,哪怕关系再好也没有,更没有在家中开个派对,邀请朋友们来参加这种事情了……

    就是怕看到不该看的人和事情,产生不该有的误会。

    这么做搞的跟金屋藏娇一样,但可惜周易不是真的金屋藏娇啊。

    以前是嫌麻烦,当时名气也不大,周易的思维也没有脱离一个普通屌丝的范围,没有想那么多。

    后来名气越来越大,关注的人越来越多,周易就不得不费力掩饰,过得跟特工一样。

    现在好了,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房子,周易想干嘛就干嘛,可以邀请马克和队友们到他家里来玩游戏,开派对,也可以叫经纪人舒尔策直接来家里和他谈私密的事情。也不惧怕狗仔队在外面偷拍什么的了。

    想到这样的未来,按理说就应该一阵轻松吧?

    可是当周易站在已经搬走了个人物品的房间门口时,却并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他反而有些怅然。

    科塔娜看着他一动不动的背影问道:“换豪宅应该高兴才对啊,干嘛情绪不高的样子?”

    周易回过头看了一眼他,然后重新看向空房间:“离开一个住惯了的地方,要去一个陌生的新环境,总会有些患得患失吧。”

    “我以为职业球员大多都是喜欢追求冒险和刺激的人。”

    “我又不是吉普赛人。”周易背对着科塔娜翻了个白眼。“我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讲究‘恋旧’。”

    “这是你没有选择在今年夏天离开多特蒙德的原因吗?”

    周易被科塔娜问的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好像还真有点这么个意思在里面呢……

    他转过身来,看着科塔娜,很认真地说:“你说得对。我喜欢多特蒙德,我喜欢这支球队和这里的人。”

    科塔娜看着周易看她的眼神,突然有些慌张——他们之间可从来没用过这么认真的眼神来看彼此对方。于是她慌忙扭开头,看向大门口,她找到了用来转移注意力的话题:“我以为你要找搬家公司来搬东西呢。”

    “嗨,没多少东西,自己车的后备箱就装下了。”周易也不再盯着科塔娜看。

    他说的是实话也不是实话,他在多特蒙德这些年,因为是租住房子,所以也没添置什么家具,没有大件的东西,不用货车来装卸。但要说东西不多,那也不对,最起码衣服就装满了两个大号旅行箱,更不要说电脑、书籍,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了……那两个大号旅行箱就不是后备箱能全部装下的。

    “我真不知道C级的后备箱这么能装。”科塔娜揶揄道。

    周易咳嗽了一声:“好吧,加上后排座,就装下了。”

    科塔娜看着有些窘的周易,无声地笑了起来。

    被科塔娜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这次轮到周易转移话题了。

    他决定告辞。

    “这几年,还是多谢你的照顾了。”

    “我没照顾什么……”科塔娜撇嘴摊手。

    “肉排很好吃。”

    科塔娜不说话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承蒙关照了……”

    “喂,搬个家而已,不要搞得跟永别一样。”科塔娜受不了周易一本正经对他说这种感谢的话,她觉得气氛不对,于是强行打断了周易。

    “这不是见不到了吗……”周易耸肩摊手道。

    “谁说的?你不去训练了吗?”

    周易咳嗽了两声:“咳咳!在那种环境下,我可不愿意再看到你……”

    科塔娜是队医,如果两个人再见面,十有八九是自己受伤了,得去找队医治疗。

    周易当然不愿意再看到科塔娜了,明年就是世界杯,他可不愿意受个伤什么的。

    “你放心,我也不想再看到你。”科塔娜哼道。

    周易只好傻笑,他本来是想和科塔娜来个温情告别的,毕竟多少有些感情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俩之间的斗嘴惯性太大了,到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

    ※※※

    周易发动了汽车。

    没有依依不舍的道别,也没有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就这么一脚油门,排气管发出了特有的轰鸣声,驶走了。

    科塔娜没有在门口送行,她站在窗前,透过窗帘的缝隙目送周易的汽车消失在了视野中。

    然后她离开了窗户,打算走回自己的房间。

    但是在经过周易房间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只剩下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柜子的空房间,桌子上没有了电脑和堆得乱七八糟的杂物,地板上也没有了扔了一地的脏衣服。柜子门紧闭着,没有被乱堆乱放的衣服撑开。床上只剩下床垫,没有了随便蜷在一起的被子……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很整洁。

    这一幕让科塔娜有些不适应。

    有些怅然地站了一会儿,科塔娜突然哼了一声。

    也不知道那豪宅会被这单身汉折腾成什么样子!

    不过科塔娜马上想到了,周易的父母要和他住在一起,有他妈妈在,总不至于还邋遢的像是狗窝一样吧?

    科塔娜又哼了一声。

    这个长不大的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