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二十七章 这也行?!
    下半场开始之后,大家都期待着更加精彩的比赛。但是没几分钟之后,斯文·本德因为在一次防守的时候用力过猛,感到身体不适。

    看到他的样子,场边的克洛普顿时紧张了起来,他迅速做出了决定,马上叫了凯尔去热身,准备替换下斯文·本德。

    三分钟之后,斯文·本德被换下场。

    “斯文·本德好像是在比赛中受了点伤,出于谨慎,克洛普将他换下。希望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伤情……但是这对于本场比赛的多特蒙德来说可算是一个坏消息。斯文·本德在中场的拦截是非常重要的……也许这次换人会成为这场比赛的转折点?”

    马塞尔·莱夫猜测道。

    要是他真的说中了,拜仁慕尼黑的球迷会很高兴的。

    德国超级杯的含金量远不如联赛冠军和德国杯冠军,也不如欧洲超级杯。这项赛事甚至一度被中断过。

    要不是因为这几年多特蒙德和拜仁慕尼黑之间的多次恩怨情仇,这场比赛是不会受到如此多媒体和球迷关注的。

    上赛季的德国超级杯,多特蒙德输给了拜仁慕尼黑,还一度被认为是多特蒙德要走下坡路的开始。结果,现实给了那些质疑多特蒙德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多特蒙德不仅没有走下坡路,反而在那个赛季中永攀新高,拿到了欧冠冠军。

    所以说德国超级杯的胜负可以决定联赛胜负,那是很无稽的。但是这两支球队的每一次较量,哪怕不关系到未来,对于当下也很重要。

    尤其是在今年夏天的转会之后,两支球队之间的敌视状态更深了。

    谁也不愿意在比赛中输给对手,哪怕是一场含金量不足的比赛,但好歹也会决出冠军来啊。

    ※※※

    斯文·本德的下场,确实对多特蒙德的中场防守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面对拜仁慕尼黑的全力进攻,多特蒙德中后场的压力很大。

    终于在第五十四分钟的时候,拜仁慕尼黑中场发动进攻,托尼·克罗斯在中场拿球,打多特蒙德的反击,他把足球传到了右路的巨大空当里。在那里,拜仁慕尼黑的队长拉姆接到了球。

    接球之后的拉姆并没有一直带球,而是在两步之后就把禁区右侧把足球传了进去。

    一脚弧度很高的传中球,绕过了仓促回防的多特蒙德后卫们,直奔后点。

    莱万多夫斯基在前面把多特蒙德的后卫们都吸引了过去,倒是给了在后点地罗本一个机会。面对拉姆传的很舒服的球,他迎球一顶!

    足球被顶向反角,转身扑回近角的魏登费勒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条件反射的跳起来挥手去拦,却并没有能够挡住足球,足球从他身边飞进了球门远角……

    “罗本——!!!噢噢!他为拜仁慕尼黑扳平了比分!!”马塞尔·莱夫很激动,他希望这场比赛双方势均力敌一点,这样才能有更精彩的比赛看。“他的进球把两支球队拉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多特蒙德上半场的优势并没有能够转化为进球和更大幅度的领先,这场比赛有的看了!”

    那些为数不多,跟着拜仁慕尼黑来到客场的拜仁慕尼黑球迷们在看台上欢呼雀跃,虽然很快他们的声音就被多特蒙德球迷们的嘘声给盖住了,但拜仁慕尼黑球迷们并不在乎,这个时候他们甚至很高兴听到多特蒙德球迷的嘘声,因为那意味着多特蒙德的球迷们气都肺都要炸了!

    “啊啊啊——!”在罗本进球的时候,严闵遗憾的双手抱头大叫起来,虽然他还没有代表多特蒙德踢一分钟的比赛,但他现在已经毫不客气地把自己当做是多特蒙德一线队的一员了,情绪随着比赛进程而起伏。

    “……这个球多特蒙德在中后场防守的时候出现了一系列的错误。首先是托尼·克罗斯在中场拿球的时候,没有人第一时间上去逼他,让他轻松把足球传到了边路——这肯定和斯文·本德的下场有关,刚刚上场的凯尔还没有进入比赛状态,和自己的队友们配合的不够默契。其次,在边路,多特蒙德的防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当,这个空当给了拉姆轻松拿球,然后从容起脚传中的机会。最后一个错误就是在禁区里,两个中后卫苏博蒂奇和胡梅尔斯都去防守莱万多夫斯基了,没有人注意罗本……”马塞尔·莱夫在激动之后很冷静专业地分析道。“看来斯文·本德的下场确实会成为这场比赛的转折点!”

    ※※※

    丢球的多特蒙德自然不甘心就这么被扳平比分,他们在重新开球之后向拜仁慕尼黑的球门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这可是他们的主场,刚才拜仁慕尼黑球员们的庆祝和拜仁慕尼黑球迷的欢呼声都让他们大为光火。

    因为格策和莱万多夫斯基先后投奔拜仁慕尼黑,这事儿让留下来的多特蒙德球员们都很不爽——我们都拿到了三个赛季的联赛冠军和一个欧冠冠军了,难道都不能让你们选择留下来,拜仁慕尼黑对你们来说就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

    这样的情绪会让他们在和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斗志更高。

    说简单点,就是带着情绪在踢球。

    比赛重新开始之后,经过一连串的传递,多特蒙德把进攻推进到了拜仁慕尼黑地三十米区域外一点点。

    马克从中路再往禁区里插,而周易在后面拿球。

    看到积极前插的马克,周易选择了直接一脚过顶长传球,将足球送给马克。

    “周易有点着急了……”马塞尔·莱夫少见的对周易的选择有不同意见,他认为拜仁慕尼黑的防线布置的还是很好的,这么简单粗暴的打法未必能够打穿拜仁慕尼黑的防线,而且现在马克的身边还有范比滕,以两个人的体格差距,怎么想都不看好马克能够在范比滕的贴身盯防下获得什么太好的机会。

    马塞尔·莱夫话音未落,就看到足球飞到了拜仁的大禁区里,贴身防守的范比滕在后退的过程中准备起跳,头球解围。

    但是在他准备起跳的时候才发现足球飞行的速度和自己预计的不太一样,有点偏差……他如果迎着足球跳,那很有可能他会错过足球,一个冒顶,把足球漏过去。而如果他漏过去了,这球会落到谁那里,他很清楚。

    所以不能迎着足球跳,得顺着足球的飞行轨迹往后跳,就等于是后仰着起跳,这样解围的难度顿时陡增。

    而这是在范比滕准备起跳的时候所没有想到的……但他又不能强行终止跳起来的动作,惯性会让他僵在原地,放跑马克的。

    这么一点预计上的偏差最终让范比滕跳起来之后动作完全变了形,他整个人就像是后仰着发射的鱼雷一样,向后射出去,值得欣慰的是他还是抢在马克之前顶到了球。

    而并不值得高兴的是,被他后仰着顶中的足球径直飞向了他身后的球门!

    拜仁慕尼黑的门将诺伊尔对于范比滕这一个在点球点附近的后仰头球毫无心理准备,当他发现足球不是被范比滕顶出底线,而是冲着球门而来的时候,再做扑救动作,却晚了半拍……

    足球在他的手之前,擦着门柱内侧飞进了球门!

    “啊……啊!啊!”马塞尔·莱夫都愣了一下,现场多特蒙德球迷们的欢呼声先响了起来——下半场拜仁慕尼黑的球门就在南看台的下面,范比滕的这个乌龙球,他们在看台上是看的清清楚楚!

    “乌龙球!范比滕打进了一个乌龙球!在罗本刚刚替拜仁慕尼黑扳平比分过去了一分三十秒……范比滕就用一个乌龙球,帮助多特蒙德再次取得了领先!”马塞尔·莱夫惊呼起来。

    “靠!这也行?!”包间中的严闵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

    进了乌龙球的范比滕趴在草皮上,双手抱着头,不愿意爬起来,仿佛他一起身就必须接受残酷又可笑的现实一样……

    同样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的还有诺伊尔,他做了扑救动作之后,摔倒在地就没有起来。

    马塞尔·莱夫一样有些不太愿意接受——他之前还在抱怨周易的选择太急躁了,心里认为周易做出了错误的抉择,结果下一秒钟足球就进了……这不是打他脸吗?

    他忍不住想到了周易的绰号“巫师”,难道他在长传地时候真的对范比滕施加了降头术?

    看看周易在足球飞进球门之后,张开双臂庆祝的样子,一点都没有意外之喜的惊讶,真是让人不得不往那方面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