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冠军之心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前十字韧带
    挂了电话之后,周易对开车的塞尔坎说:“麻烦你直接送我去多特蒙德州立医院吧,塞尔坎先生。”

    “好的。”塞尔坎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已经听到了周易和自己朋友的对话,他当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克·瓦格纳的突然受伤可是今天重要新闻呢,而他也早就从舒尔策的嘴里听说过周易和马克的关系了。

    挂了电话之后,周易用手机上网,搜寻和马克受伤的消息。

    他没费什么功夫,刚刚打开《踢球者》的官方网站,就看到了马克被抬上担架的照片。

    他双手掩面,却难掩痛苦与失望。

    这一幕,周易再熟悉不过了,一个球员只有在重伤的情况下才会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周易越发觉得情况不妙。

    他继续往下看,正文里详细记录了马克是怎么受伤的。

    “……比赛进行到第六十二分钟的时候,瓦格纳在禁区里和对方头球争顶的时候失去平衡跌落在地,随后同样失去平衡的阿塞拜疆后卫梅利科夫落地之后,整个身体的重量都砸在了瓦格纳的身上,而承受这个重量的部位就是他的右腿膝盖……从比赛转播的慢镜头中我们可以看到,因为当时马克·瓦格纳的身体姿势还没有调整过来,所以当梅利科夫落在瓦格纳的膝盖伤之后,导致他的膝关节有一个明显的扭曲变形……”

    “随后,瓦格纳倒地不起,无法再站起来。在德国队队医上场检查了之后,他就被单价抬出了场,并且直接被送上了救护车,驶离球场……赛后德国队主教练勒夫表达了对瓦格纳受伤的关切,但目前并没有进一步的伤情报告,所以大家并不知道马克·瓦格纳的伤势究竟如何……”

    周易看了看表,九月七日晚上十一点半。

    德国和阿塞拜疆的比赛是在晚上八点四十五开始的,现在比赛刚刚结束还没多久,媒体上没有进一步的伤势报告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看媒体的描述,周易满脑子都是不好的念头。

    想到这里,他重新打开了手机浏览器,然后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了“膝盖受伤”这样的关键词……

    ※※※

    当汽车抵达州立医院的时候,周易跳下车之后,就见到了在门口等他的舒尔策。

    “情况怎么样?”他见到舒尔策之后就问。

    “不太好……”舒尔策一脸疲惫,低声说。“医生说是膝盖十字韧带撕裂……”

    听到这个词,周易瞪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

    但他脚步没停,两个人边说边往里面走,就连他放在汽车后备箱里的行李箱都忘了拿。

    塞尔坎看着两个人匆匆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他没有出声提醒周易,他知道现在周易肯定是顾不上的,这箱子,他就暂时帮忙保管一下吧……

    “马克的运气太不好了,他被对方砸中的时候,膝关节有明显的扭曲变形……”舒尔策叹了口气。

    如果没有被砸中的话,或者对方落下来的着力点是其他部位的话,顶多也就是痛一下,并不会有什么大碍,爬起来拍拍屁股,还能继续比赛。

    但偏偏,承受对方中那名身高一米九,体重超过八十五公斤的大家伙地方是他的膝盖……

    “现在马克怎么样?”周易又问。

    “在病房里,我们已经拒绝了新闻媒体探视的请求,所以我们要走这边……”说着,舒尔策带领周易绕了一下,走向了另外一部电梯。

    也是这场比赛恰好在多特蒙德的主场威斯特****球场进行,所以马克受伤之后才被送到了多特蒙德当地的医院里。

    否则的话,周易还得转飞柏林或者是慕尼黑。

    “马克的情绪呢?”周易现在更关心这个。

    “不高……”舒尔策老实说道。

    听到这话,周易也不说话了,电梯里陷入了一阵沉默,除了空调的低频嗡嗡声之外,没有其他声响。

    ※※※

    当周易和舒尔策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病房外面的科塔娜。

    她坐在那儿愣神,知道周易和舒尔策走到她跟前,她才意识到眼前有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然后有点吃惊:“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周易探头看了一眼病房里,结果他什么都没看到,因为百叶窗是关着的。

    他没有直接贸然推开门,而是在科塔娜旁边坐了下来,而舒尔策则很识相地坐到了长椅的另外一端。

    “马克可是我的好朋友。”

    “你不是在国家队……”

    “已经踢完了,我刚刚回来……咦,我的行李箱呢?”周易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压根儿没拿箱子。

    他扭头看向舒尔策。

    舒尔策摊开手:“你肯定是忘在奥塔卡的车上了,我去给他打电话问问……”

    说着他掏出手机,走向了楼梯间。

    走廊里就只剩下了周易和科塔娜。

    “你从飞机场直接来的?”科塔娜问。

    “嗯。”周易点头,他发现科塔娜的情绪不是很高,这能理解,自己的弟弟受了重伤,谁能情绪高涨?他自己的情绪也不是很好呢。

    “马克情况怎么样?”尽管问过舒尔策了,但周易还是要问问科塔娜。

    “右膝十字韧带断裂。”

    “断裂?”周易闻言吃了一惊。舒尔策对他说是撕裂,科塔娜却告诉他是断裂。他还记得当初自己肌肉拉伤的时候,科塔娜给自己科普的那些东西,断裂要比撕裂更严重……

    “他们对他进行了抽屉试验,确定了是韧带的问题。膝盖有四条韧带,他断了一条——前十字韧带。”科塔娜语气平静地说,平静的就好像是一个专业的医生一样,已经看惯生死。可看她的眼神,却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眼神空洞无光,毫无焦点。

    “靠……”周易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当然他是用德语说的。

    就算不是一个职业球员,作为一个普通球迷,都能清楚地知道十字韧带断裂是什么概念。这可是职业足坛最大名鼎鼎的伤病,因为它这么了太多的巨星。

    从巴乔到皮耶罗,从罗纳尔多到范尼斯特鲁伊。

    而在德国,最著名的十字韧带伤病例子是代斯勒,这位德国足坛的天才和今天的马克受的伤是一样的,右膝前十字韧带完全断裂。他在六年的时间里进行了六次前十字韧带手术,这最终导致了他提前退役。

    所以周易知道这个伤对于马克来说有多可怕。

    “手术呢?”他问。

    “应该明天就做手术。”科塔娜说道。

    一般十字韧带断裂的话,都必须马上进行手术,不能耽误。因为担心断裂的韧带被组织液吸收,那可能就要移植人工韧带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没什么影响,但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影响巨大。

    “马克他的精神……怎么样?”

    “你自己去看吧……”科塔娜厌倦了这样的问答,站起身来,走向楼梯间。

    周易扭头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她的背影在空旷的医院走廊里显得很无助。

    “科塔娜。”周易忍不住唤道。

    科塔娜停下脚步,但没回头。

    “无论如何,别失去希望,你可是他的姐姐。”周易说道。

    科塔娜并没有回应他,而是继续往前走。

    周易则敲响了病房的门。

    “请进。”里面选响起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是老瓦格纳。

    周易推门而入,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马克,以及坐在窗前的瓦格纳夫妇。

    老瓦格纳回头看着周易,很吃惊——他以为敲门的要么是科塔娜,要么是马克的经纪人舒尔策,要么就是医生护士什么的,没想到……是周易!

    他吃惊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发不出一个声音。

    瓦格纳太太因为过于伤心,正低头啜泣,所以没看到周易。

    马克躺在床上,保持着扭头看向窗外的姿势,一动不动,就仿佛一个死人。

    “嗨,马克。”走到床边的周易轻轻唤道。

    他清楚地看到当他发出声音的时候,床上的马克身体轻轻一震。

    低头啜泣的瓦格纳太太也惊讶地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泪痕。

    “好狼狈啊你……”周易看着马克笑道。

    “周易……”看着自己的偶像、好友,马克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完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