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973章 老乡,开门呐
    “既然你也明白眼下的局势,那么就配合一点。”程咬金拎着把双刃斧在梁千鸣的面前比划着,似乎在打算着拿他的脖子来试试斧头的锋利。

    梁千鸣脸色灰败,嘟嚷着,“你们不能这样。”

    “高句丽与大唐交好。”

    程咬金对着地上呸了一口浓痰,“谁跟你他娘的说大唐与高句丽交好?交好?这整个辽东都属于中土。就在半年前,你们悍然出兵偷袭我河北,这也叫交好?”

    “可我们大王已经向大唐陪罪,大唐皇帝也谅解了我们。”

    李超没理会梁千鸣,这只是一个被海贸利益给弄的失去了警惕,连点防备都没有了的高句丽人。现在他已经进入了城,他也就懒得理会他了。

    一挥手,“上。”

    陆战队员,兴奋的冲入城中。高句丽守兵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就被十倍于他们的唐军缴械了。

    李超的三个小舅子兴奋的带着一群贵族子弟,如虎入羊群,冲进了城池之中。

    “把石马津围起来,一个也别放跑了。现在开始,这城里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战利品。”

    “崔兄,这城里起码有三千人,咱们发了。”卢高笑嘻嘻的跟崔瑾说道。

    “嗯,可不止这三千人,城里还有许多商铺仓库,刚才你们也听那梁千鸣说了,他们想跟我们交易呢,这里存了许多的商货,都是准备着来与我们的交易的。这下,可全部都是我们的战利品了。”

    郑安倒还保持着冷静。

    “我们得看着那些家伙,别一兴奋,搞出什么**纵火的事情来,而且咱们不能乱抢,得分区划片,一遍遍的清洗,一文钱都不能给高句丽人留下。”

    “对,不能让姐夫失望了。”

    三个家伙,因为各自的姐姐都嫁给李超,三家又本就是相互联结有亲的姻亲,因此三人倒是关系不错。此时都还记得,这次是跟着姐夫出来打劫,不能乱,乱就丢了姐夫的面子。

    三位大少出面,找来其余各家的带队纨绔们。

    他们把事情一说,那群家伙倒也想起来此前李超的约法三章来。

    “现在开始,你们各自约束管好自己的手下,谁的人出了事情,到时我们就找谁负责。这是第一场抢劫,别丢了自己的脸面,到时被赶出队伍了,可别怪我们吃肉不带你们喝汤。”

    “我们都听三位哥哥的。”

    一群纨绔虽然也都是贵族子弟,但崔郑卢三个不仅是五姓子,人家还是李超的小舅子呢。

    “那好,你们各自管好自己的人,我们则带人充当督察队。谁的人要是出了差错,到时就算到你们的头上。”

    “记住,不得**妇人,不得残杀无辜负,不得私藏战利品。”

    “记得了,哥哥。”

    程咬金笑着对李超道,“没想到那几个小子还挺像回事的,以前倒小瞧了他们。”

    “毕竟千年世家出身,家教严格,打小耳濡目染,这见识不比寻常。”李超也很满意三个小舅子,总算没丢自己的人。

    “文远,我看这地方挺不错的,有一个良好的港口,这里又还背靠着山有一座寨城,何不干脆把这城占据着,不是更好?”

    程咬金对此处的位置很喜欢。

    李超却摇了摇头,这地方当然好,旅顺口和大连港,在这个时代,一个叫石马津,一个叫青泥浦,都是好港口。而且这两个港的位置也好,对于北方这条商业航线来说,是极好的补给点。

    占据这里,以后这条航线会更安全,也更方便。

    “现在还不是时机,咱们按计划一步步来,先抢。等到第二阶段的时候,我们可以考虑占据港口,但不是现在。”

    李超转过头来看着梁千鸣,这位过去几年养的有些白白胖胖的城主,此时却脸白如纸,身体一直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用担心,只要你肯配合,我们不会杀你的。”

    “不过,你得表现出你的价值来。比如,你现在老实的交待城里的情况,有多少商家,有哪些府库,人口多少,户籍钱粮,一样样的都交待下。如果没有隐瞒,那么你会很安全。”

    梁千鸣很愤怒。

    他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都快扣进掌心的肉里。

    可是面对着那双眼睛,他的心里又充满恐惧。仅仅是李超这二字,就足以让他内心崩溃。一个能带着一群新兵,把五万高句丽军全歼的男人,这是所有高句丽人的恶梦。

    李超见他嘴唇颤抖着却不说话,笑笑。

    “你也可以不说,这是你的自由。不过你也就对我没有半点价值了,我可以再找个人替代你,一样能知道我要的东西。”

    梁千鸣崩溃的道,“我说,我都说,求你不要杀我。”

    唐军在抢劫,但却没有慌乱,没有血火。

    有的只是充满秩序的抢劫。

    陆战队员和各家的船员水手,全都分片划区。

    各自领有任务,有的封锁四门,有的则占据街头巷尾,拦截切割。

    其它的士兵则分成队,挨家挨户的敲门。

    “老乡,开开门,我们是王师。”

    “老乡,开门吧,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老乡,快开门,我们保证你们的安全。”

    一队陆战队员很有耐心的敲打着一间临街商铺的门,可任他怎么敲打,门板后面就是没有人应声。

    “连长,怎么办?”一名少年陆战队员问。

    连长是个军官,真真切切的现役武官,从九品,最低阶的武官。但在李超的船上,他却是一个连长,管着手下三个排一百多名队员。

    连长大约三十岁,满脸络腮胡子,长的不算太强壮。事实上,他过去只是个普通的府兵,连军官都不是,因为身上有勋,打过几场实战。这次被朝廷授了个从九品,然后调入了预备役,再分到了李超的船上。

    “上面要我们先礼后兵,知道什么叫先礼后兵吗,就是先礼貌的敲门,然后他们不开的话,我们就可以砸了。”连长比划几个手势。

    比划完,发现手下还全傻站在那里呢。

    “连长,啥意思?”

    连长有些郁闷,“这是战术手势,就是手语。”

    “连长,我们不会啊。”

    “下次教你们。”连长只得放弃那非常牛逼的手势,开始口头吩咐。

    “一排,左边。二排,右边,直接搭人梯,翻墙进去。”

    连长也懒得去找梯子,或者找木头撞门,那商铺的一侧是院墙,并不算高,直接翻越就好。

    守门的守门,翻墙的翻墙。

    很快队员们就越入了墙内,一阵惊喊声响起。

    “老乡,别害怕,我们是大唐义师,是来解救你们的。”

    连长一边说道,一边走过去,然后抬起大脚对着那手握着一把菜刀的掌柜就是一脚,把人喘倒后,挥起手把两个小伙计打倒。

    后面的几个老兵出身的军官,和海贼出身的士官,在少年队员们还在愣神之时,已经飞快的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于是院里那六七个高句丽人都被打倒了。

    连长松了松筋骨,对着还在愣神的少年们道,“还在愣个屁啊,不上前把人给我捆了。”

    “哦。”

    捆人这些队员倒挺熟练的,他们每个人在船上的时候,都学过捆人。捆人也是项很专业的技能,当兵的肯定得学会捆人。不但要学会捆人,还要学会各种绳结。

    他们平时都携带着几根牛皮索和麻绳,有空的时候就练习,捆人的本事练的非常熟练。

    “连长,屋里还有人,是女人。”一个少年兴奋的喊道。正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对于女人他们充满着幻想。

    一听女人二字,院子里的少年就全往那门前凑,恨不得立即冲进去。

    “住手。”

    “没见过女人啊?”

    “你们想干嘛,想冲进去把这几个女人轮了?”

    “连约法三章都不记得了?不怕死是吧?精虫上脑的蠢货。”

    连长大声喝骂。

    骂完了,他走到门前,对着那几个被捆的不能动弹的高句丽人道,“听的懂汉话吧,让你们的女人出来,我们是大唐义军,不**妇孺也不伤害百姓。”

    几个高句丽人还在骂骂咧咧。

    “你要是不听话,那老子可就不管这些小家伙了,你也看到他们那熊样,到时你们的女人可就完了。”

    一番威胁,还是有个高句丽人朝里面喊话,让女人们出来。

    过了好一会,门才缓缓打开,几个脸涂满锅底灰的女人走了出来。

    “把人绑上。”连长喝令,“偷摸着揩点油就算了,别太过份啊。”

    几个少年脸通红,动作老实了许多。

    屋里人都已经捆起来了,连长满意的点头,“好了,接着干活。现在开始,严格搜查,把值钱的东西都给搬出来,堆到这院里。一排长,你会写字,你来负责登记。”

    “是,连长。”

    “谁也别给老子私藏,一会还要搜身检查的,若是让老子从你们身上搜出东西,可别怪我不客气。”

    “你们他娘的也别心急眼红,这些东西都要归公,但回头都会有你们的一份。”连长再次警告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