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893章
    这是一场大胜。

    阵斩一万八,俘虏两万一,而且还生擒了高句丽这次入侵的主帅泉盖苏文,此人不但是这次高句丽军主帅,还是高句丽的东部大人,并且是高句丽大对卢之子。

    这也是一场惨胜。

    濡河一战,唐军阵损千余。平州围城,唐军伤亡军民五千余。临渝之围,伤亡两千余。临渝袭击,唐军再伤亡近千。

    赵庄之战,更是损失惨重。李超两万八千人,战死一万五,重伤残疾者一千余人,轻伤不算。

    来援的李秀宁所部,跑死了几万匹战马、驮马、骡驴,五万兵马,伤亡两千多。

    赵庄的青壮,也死了好几百。

    若再加上之前死在赵庄前的那千余被俘百姓。

    大唐这次,战死近两万,百姓伤亡也有上万。

    两万志愿兵,还剩下了一半。

    李超统兵以来,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手里握着横刀,李超眼睛死盯着泉盖苏文。

    “说吧,想怎么死?”

    渊盖苏文被强按着跪在地上,还想挣扎着起来,可几个大汉按着,却让他动弹不了。

    李超手一用力,刀锋便入了肉。

    鲜红的血立时流了出来,温热的血滑下渊盖苏文的脖颈,流过他的胸膛。

    渊盖苏文一下子老实了。

    “我是主动投降的。”

    “哼,汉话说的还挺好,狗日的,你以为投降了老子就不杀你吗?”说着,李超拖动刀,不深不浅的又在他颈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又流了出来。

    “相国,跟他废话什么,直接一刀砍了。然后把那些狗日的辽狗,全都砍了,拿他们的尸骨筑京观。”

    牛见虎大吼道。

    李超提起刀,举了起来,他此刻确实有一刀砍了这王八蛋的想法。

    “三郎,且慢!”

    李秀宁叫住了李超。

    “此人既已生擒,就算要杀,也得先请示过陛下,最后是押入襄阳,听候陛下发落。”

    对方毕竟不是普通的高句丽小兵,那可是敌军主帅,还是高句丽大对卢之子,本身也是高句丽的东部大人,这人在高句丽的地位可是十分的高,渊氏家族更是高句丽极煊赫的家族。

    杀了这些狗日的,确实能平息下李超,和这些将士们的愤怒。但被平阳一劝,李超也冷静了一点。

    杀人不是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

    况且,李超以前一直都认为,俘虏不应当杀,因为杀了太亏本了。战俘可都是青壮,这些人是最好的劳力苦工。

    两万一千多战俘,杀了太可惜,也太便宜这些王八蛋了。

    这些人,李超认为他们的归宿,就是永为大唐的奴隶,还是那种最惨的苦工奴隶。

    将刀收回。

    渊盖苏文还在瞪着李超。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辽西的高句丽关防、驻军情况,都一一老实交待出来。”

    渊盖苏文装死猪,不说话。

    李超呵呵冷笑了两句。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渊盖苏文不说话,可那眼神似乎就是在说你不敢杀我。

    李超笑着,把刀又出了出来。

    “见虎、处默。你们两个,把他的右手拉过来。”

    牛见虎和程处默立即大笑着过去两人一起用力,将渊盖苏文的右手给扯了出来,拉直了按在地上。

    渊盖苏文慌了。

    他使命的抽手,可被两壮汉拉着,根本扯不回。

    李超拿起刀,手指在刀锋上轻轻刮着。

    然后他把刀放在渊盖苏文的脸上轻轻的刮着,“怎么样,感受到这把刀的锋利了吗?用李记钢铁厂所产钢锭打造而成的横刀,为与以前的横刀区别,陛下特赐名为唐刀。这刀,一刀斩下去,能斩断十八层牛皮。”

    “李超,李相国,赵国公,不要!”渊盖苏文怕了,大力挣扎着。

    “放过我,我一定劝我父亲与大唐修好。”

    “不,我会写信给我父亲,让他劝国王向大唐称臣上贡,永不敢再犯大唐边疆。”

    李超无视。

    “你算老几,说不要就不要?”

    李超收起笑脸,脸上变成了冷酷。

    “我说,我把辽西的兵马关防等通通都说。”

    李超笑了。

    “你刚才若是这么配合,那一切都好说。可惜,你刚才很不配合,那我必须给你点惩罚。再说了,我李超,向来言出必行。既然说了要砍你的右手,就绝不会砍你左手。若是我连这点都做不到,那我还说个屁。”

    李超走到渊盖苏文那条被拉出来的手前,慢慢的扬起了刀。

    “李超,你若敢断我臂膀,那就是与我高句丽不死不休之局。”

    “呸,你有什么资格代表高句丽说话,你只是老子的一个俘虏。”说完,李超狠狠的挥下唐刀。

    唐刀的锋利不是盖的,优质的钢材,加上优秀的锻造工艺,让这唐刀锋利无匹。一刀下去,渊盖苏文的右手,已经齐膀而断。

    “啊!”

    渊盖苏文看着自己的右手真的被李超砍断了,看着那手臂在喷血,既痛又怒,惨叫连连。

    看着地上那条手臂,牛见虎道,“别浪费了,这只手,我看就当作泉盖苏文接下来几天的粮食好了,让人煮熟了,给他吃。”

    渊盖苏文痛的脸上全是黄豆般的汗珠,一听这话,直接就给晕死过去了。

    “哈哈哈,这狗日的也就这么点胆量啊。”牛见虎不耻的笑道。

    “给他止下血,别给流血流死了。”李超把刀放在渊盖苏文的衣服上擦拭干净,收刀入鞘。

    牛见虎叫住一个要去叫军医的士兵,直接拿了把缴获的刀过来,扔进火堆里。没一会,刀身就烧的通红。

    他把刀抽了出来,直接把烧红的刀身往渊盖苏文断壁的切口上一按。

    一阵滋滋的烤肉声音响起,渊盖苏文又疼醒了。

    啊啊啊的惨叫,等扭头一看,自己的胳膊正冒着烟,一下子又疼晕过去了。

    牛见虎烫了几次,把整个断口都烫过,然后又抓了把草木灰,直接洒到上面,再从渊盖苏文身上割了一块内衣下来,胡乱的缠补住。

    “好了。”

    渊盖苏文没再醒,牛见虎直接往他脸上泼了点凉水。

    于是他又醒了,一醒来,巨大的疼痛袭来,看着自己右肩下空空如也,还有那条正被架在火上烤的右臂,渊盖苏文惨叫一声,差点又晕过去。

    “别晕了,你再晕,老子就直接把你架在这火上烤。”牛见虎吓唬他。

    李超坐在一边,望着渊盖苏文。

    “先办正事,现在你可以把辽西的驻军、关防等都交待了,记住,敢有半句谎言,有半点隐瞒,我会让你知道刚才砍你一条手,其实只是最轻的。”

    渊盖苏文怒视李超。

    李超冷笑,又把刀抽了出来。

    “或许我该把你的老二割了。”

    渊盖苏文一下子夹紧了双腿。

    “我说!”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无比的颓丧。

    渊盖苏文很老实,不敢再有半点隐瞒,在他眼里,李超已经是一个彻底的恶鬼。

    “来人,把他带下去,叫军医看下伤口,不能让这家伙给死了,起码,不能让他死的太早,等他押入京给陛下看过之后,再死也不迟。”

    李秀宁问李超。

    “你打算现在出兵辽西?”

    李超点头。

    这次吃了这么大亏,可也总算是把入侵的五万高句丽骑兵给全歼。他虽然也损失惨重,但高句丽人肯定也更料不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眼下辽西,肯定没多少兵马。

    这个时候,高句丽朝廷还没反过来,李超打个时间差,出兵收复辽西,机会极大。

    “那些将士们不能白死,那些白姓也不能白死,辽西辽东本就是中原所有,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我们不能错过。”

    “是否先请示陛下?”

    “我当然会请求陛下,不过兵情如火,我会一边进军,一边向陛下奏明的。”

    “真有把握吗?”

    李超点头。

    “刚才泉盖苏文的话你也听了,此次他所率的五万兵马,有不少就是从辽西调集的,也有东部靺鞨部以及其它高句丽部落的骑兵。五万骑,对高句丽人来说也不是支小力量。现在辽西境内,加起来的士兵并不多,就算那些部落的青壮,可也一时集合不起来。”

    出兵的兵是有的。

    李超和李秀宁手下的兵,加起来还有六万。

    六万,足够收复辽西了。

    “那些俘虏你打算怎么办?不会也都砍掉他们右臂吧。”

    “在你眼里,莫非我就是那种凶恶之人?”李超笑笑,“这些俘虏,就让他们当修城的奴隶吧。我打算在临渝关东面,在平州与辽西之间那山与海之间,修一座新的关城。那座关城本来朝廷就有计划,只是一直还没有开始。现在,这两万战俘,刚好可以用上,就让他们修建那座关城。”

    “山海关?”

    “没错。”

    “如果这次收复了辽西,那山海关还有修建的必要吗?”李秀宁问。

    “潼关、武牢关,这些关城也在中原腹地,不在边疆,可难道朝廷就废弃了?就算我们收复了辽西,山海关也非常有必要。这是河北东出关外的一道重要门户,修好了,可与军都关并列,甚至比军都关还重要,当然得修。”

    “你说要修那就修,我们什么时候出兵辽西?”

    李超想了想,“就三天之后吧,休整一下,三天后出关,收复辽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