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836章 神机营(第五更,恭喜墨翠党晋级盟主!)
    第五更送上,恭喜墨翠党晋级盟主,成为本书第十四位盟主,目前已经杀进前十二了,厉害。谢谢你一路来的支持,谢谢!

    “陛下,臣给陛下和殿下准备了煎牛排。”

    李世民笑着问,“我只要五分熟的,你没弄错吧。”

    “当然。”李笑着把一份五分熟的煎牛排递上。

    太子也对李笑笑,不过笑容有一点点勉强,刚才的谈话对他依然还有些影响,“我要七分熟的。”

    “也记着呢,七分熟的牛排,给你。”

    李拿着自己的那份坐下。

    他给自己的是三分熟的牛排,拿起刀,切开牛排,上下两侧熟肉棕色,向中心处则露出粉色,最中心的位置是鲜肉色。当刀子切过中心的时候,伴随刀切还有血渗出。

    李用的是最新鲜的牛肉,煎的牛排也较厚,一般冻过的牛肉和薄牛排可就很能有这种效果了。虽然看着挺渗人的,可其实肉已经熟了,只是还没有产生很大的外观变化,越接近里面越红,但这却和生肉是差别很大的,味道最是鲜嫩。

    李世民吃的五分熟,则相对温度口中感均衡些,里面没有血,而是浅灰色。太子吃的七分熟,则牛排里面主要是浅灰棕褐色,夹杂少量红色,质感更偏厚重,比较有嚼劲。

    皇帝熟练的拿刀切开牛排,叉起一块沾点黑胡椒酱送进嘴里。

    嚼了几下,李世民非常满意的点头。

    这种煎牛排的技术,还是李最正宗也最好吃。一般的厨子,很容易就煎老了,尤其是这酱料,也还是李的最好。

    太子也吃的很满意,吃的都不愿意开口说话了。

    李也吃的很满意,今天生了这么多事情,能吃块美味鲜嫩的牛排犒赏自己,也是很高兴的事情。

    “朕很奇怪,你从来不吃鱼脍,可吃煎牛排,却又只吃这带血的三分熟,这是为何?”

    李一边慢慢切着牛排,一边道,“陛下,你其实对三分熟牛排一直有误解。你看着这三分熟里面切着带血,其实这只是因为煎的时间较短,所以肉熟了,可颜色还没有产生很大的变化而已。可鱼脍不一样了,鱼脍完全就是生鱼片啊。”

    “生鱼片怎么了,生鱼片很好吃,但生牛肉就不一样了,起码生鱼片吃起来没血。”

    在李世民看来,茹毛饮血,那是比较野蛮的标志。

    不过在李看来,却又不同。

    生鱼片,完全是生的,很容易有寄生虫的啊,吃了容易得病的,会死人的。但三分熟的牛排,看着有血,其实却是熟的,是不会有寄生虫的,吃了也不会危险。就好比李一般情况下是不喝生水一样,他宁愿喝凉白天,也不喝生水,就因为生水里会有细菌寄生虫病菌等,可凉白开却不会。

    “朕还是喜欢吃鱼脍,不过朕不会尝试这三分熟牛排的。”李世民固执道。

    李也笑着道,“嗯,臣喜欢三分熟牛排,但却不会爱上鱼脍。”

    “哈哈哈!”

    李世民大笑,“看来我们两个,有的地方倒是很像,都很固执。”

    “那叫执着,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主意。这其实是一种成功者的优秀品质,坚持不懈,方能成功。”

    “好,就凭你这句坚持不懈,也值得朕喝上一杯。来,朕以茶代酒,咱们干一杯!”李世民端起茶。

    李也拿起茶杯,“以茶代酒,臣先干为敬!”

    贞观元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除夕夜,外面爆竹声声,甚至过往年。火药问世,李顺手也让李家多了一个烟花鞭炮作坊。

    夜色下,一串串鞭炮炸响,一支支烟花升空,让这个贞观元年的除夕夜,格外的美丽。

    李家的大厅里,一座宰相尚书们一直没见到皇帝和李出来,酒菜已经上来,王太监过来传话。

    陛下跟李相还有太子在商议事情,陛下让诸位大臣们先吃。

    太上皇走了,皇帝也不在,皇后则与公主们还有李家的女眷们在后院另开宴席,厅里面,倒是少了许多拘束,在宰相们的带领下,文武重臣开始了最为特别的一次除夕宴。

    杯筹交措之间,相近的三五文臣,或者是几个勋贵们,还是免不了谈起李。今天皇帝对李的那份维护之情,可是羡煞旁人啊。

    对于李终于答应了皇帝出任尚书令一职这事,大家都有意料之中的感觉。他们本就不相信,李真的会不愿意当,或者说能不当这个尚书令。

    不过如此一来,李以后就是尚书令了,成为朝廷三巨头之一啊。

    “千呼万唤始出来啊,文远终于还是答应出山了啊。”马周和岑文本、许敬宗、诸遂良、李守素几个坐一桌。

    放眼殿中,差不多都是如此。因为宴席是李家摆的,李家的宴席并不如朝廷的宴席一样,是按品级官位来安排坐席的。李家的宴席相对更简单轻松一些。

    因为李家的宴席是自助餐形式,中间有酒水菜肴点心,两边有桌子。大家可以自己取盘子夹自己想吃的菜式和水果点心等,然后三五个相熟的人坐一桌,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

    这种自助餐形式的酒宴,李家经常办,还不拘束显热闹。

    马周和岑文本、许敬宗、李守素、诸遂良等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一是都还算比较年轻,二来以前都曾是翰林院的学士,当然他们现在也还是。再有一个更重要的共同点,那就是都曾经在李手下任过职。

    甚至他们也还算是共事过,因此这会都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气氛不错。

    “李相不出,奈天下苍生何啊!”许敬宗嘿嘿笑着道。

    他们几个以前都是在李手下,可如今,跟李关系最近的马周,现在都成了户部尚书,还加了同事书门下平章事衔成了宰相,他们几个则相差的远了。

    “马相国,听说朝廷准备要新建一个火器监,还要建一个神机营?”许敬宗问。本来他是秦王学士府的人,后来进了翰林院,又跟随李在陇右任职,后来还当了刺史,本来官运还不错的。

    今年还调回了朝中,可秋天的时候,就因为一点意外,酒醉后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被御史弹劾,结果就被免了职。

    现在许敬宗虽然身上还有一个开国侯爵位,也有三品的本品,可却没有了职事。今天来这里赴宴,本来想要见见老上司李,看看李能不能帮他安排个官职。不过一直没机会跟李说上话,这会倒跟马周同一桌,便又求上了他。

    马周对许敬宗的印象倒还可以,虽说这人有的时候会奉迎,可做事能力不错的。若不是因为今年那次酒后失言被弹劾免官,估计现在起码也是一部侍郎或者某寺的卿了。

    说起火器监这个事情,马周倒也没有怎么惊讶。

    赵国公李明了火药,然后在楼烦关大战突厥人的时候,大放异彩,为覆灭突厥十万兵马立了不少功劳。

    新明的火药居然有如此功效,朝廷当然是相当重视的,尤其皇帝也是马上打天下的,对这种新武器更加重视。

    现在朝廷已经把硫磺和硝列为了朝廷战略物资,这两种矿也不许私人开采,两种矿物严禁随意买卖,更禁止流出国界,不许私人大量拥有。

    朝廷还要建立专门的机构,火器监,专门生产火药以及,加工成手雷、火箭、地雷等火药武器。

    而且,皇帝还有意要打造一支专门使用火器的部队,名字就叫神机营。

    神机营将隶属北衙,但不隶属于神策或者羽林两军,而是单独成军。虽然规模不如神策、羽林两军,但皇帝也是对其十分重视的,若是到时训练成军,效果不错,神机营说不定就变成神机军,或者左右神机军了。

    “怎么,延族兄对火器监有兴趣?”

    许敬宗最近一直谋划着复出,可朝廷重要的衙门,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哪里轻易有位置。现在要新设一个火器监,而且监正据说品级和军器监正一样,都是正四品。虽然他本品是正三,但以正三品阶去当正四品的职官,也属正常。

    好歹这也是一个衙门长官,尤其这个衙门还非常得皇帝重视,若是能够做出点成绩来,到时升官晋级也容易啊。

    “马相公知道我如今赋闲在家,无所事事,我也希望能够为朝廷出点力啊。”许敬宗笑着道。

    岑文本在一边对许敬宗道,“这事情啊,你找马相那是找错人了。这火器监原本是要放到军器监下面,只是火器局。后来还是李相提出火器非常重要,陛下才格外重视,要单独设立火器监,并要建立神机营的。因此啊,你若想做这火器监第一任监正,那么你应当去找李相。只要你能说服李相,拿出一个管好火器监的方案折子来,我相信李相肯定会支持举荐你的。得了李相的举荐,这火器监正可就非你莫属了。”

    许敬宗听了连忙向岑文本道谢。

    “多谢岑舍人指点迷津,不过到时也还希望岑舍人和马相公也一边多敲敲边鼓,替我美言几句啊。”

    “好说好说,都曾在陇右一起并肩杀过敌的,这有什么客气的。”几个人都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