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800章 领班
    距离襄阳西四百余里,房山下的房州,古称房陵,以纵横千里、山林四塞、其固高陵、如有房屋而得名。

    州境东西五百二十三里,南北三百六十九里。

    腊月二十三,土蛮工头马金带着一大群工人返回乡里,房山大山寨子里有在外打工亲人的人,都早早的到寨外迎接等候。

    “回来喽!”

    一行人刚转过最后一个山弯,出现到寨里亲人面前时,就有人忍不住高声的呼叫起来。

    出门半年,终于又回来了。

    寨里的老族长拄着拐杖走在最前面,腿脚多年不利落的他,居然也健步如飞一般。

    “阿爹,我们回来了。”

    马金对着老族长说道。

    “人都带回来了,一个不少吧?”老族长目光在儿子身后的同寨族人身上一个个扫过。

    “都回来了,一个不少。”

    老族长还有些不放心,亲自点了几好遍,最后终于确认没错,才露出了笑容,“果真没少,没少就好,没少就好,走,回塞子里,杀猪摆席。”

    这时其它的寨民也都在回来的人中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家人上前帮着接过那沉重的包袱行李,背到自己肩上。那些年长的妇人们,更是拉着自己的儿女说着说着就哭出了声。

    那些回来的年青小伙和姑娘们,倒是更加的欢乐,回到久违的家乡,他们感觉自己就如放飞的小鸟返回了巢。

    “杀猪喽!”

    寨子里的男人们则都挽起了袖子,开始杀猪宰羊,取腊肉熏鱼。

    马金是马家寨族长的儿子,早年曾走出房山去做生意,拿村里的皮毛药草等,却外面和汉人换取盐巴铁器等,因此会一口汉话,也见过世面。

    在去年,房州等山南诸州的土蛮造反,结果引来朝廷宰相李带兵平乱镇压。那场乱子起的快,但平的更快,事后数千土蛮被杀,几万人被流放边疆。其它的各部土蛮都被震慑住了,再没有一个敢异动。

    那之后,朝廷给他们这些山里土蛮编户入籍,给他们分土地等等。

    马家寨也是个土蛮族村寨,三百余户人世代居住于此,算是一个大寨子。也全都登记到了官府户籍册上,马金家也还分了些田地山林,朝廷把本来就属于他们族的山林土地再分给了他们,但以后却得向朝廷交纳税赋,还得受召却服劳役和充兵役等。

    不过归籍之后,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汉蛮之间没有以前那么对立了。商队更多了,路也在修,汉人开始在他们部落村寨之间的平地上建立集镇,开设商铺,收购他们的土产,以及向他们销售各种商品。

    他们现在买东西,不用再走上半个月,下山一两天就能到。

    马金是个见过世面的,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生意。

    做工头。

    宰相李平定土蛮之乱,还大杀了一通,先剿后抚,深深震慑土蛮各部。土蛮是比较桀骜不驯的,他们生活在山里面,但却以小部落聚居生活,往往相邻的土蛮部落也经常斗殴,甚至是世仇,这与他们生性好斗有关。

    但土蛮被李教训了一顿后,却老实了,他们也是吃硬不吃软。

    李打开了土蛮们封闭的大门,官军进来了,修建了一个个的兵站、屯堡。商人们也进来了,修建了一个个的集市商镇,他们的到来,繁荣热闹了以前封闭的大山,特别是路修起来了后,各种新鲜的东西进来更加方便了。

    土蛮们在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生活方式之外,现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

    马金与那些进来的汉商们接触的多了,才现了一个新的致富门道,本来他只是替村里出售各种土产。但后来跟他交易的商告诉他,其实有更赚钱的门道,中原有许多商家,就是生产各种商品的那些商家,尤其是些大商家,他们实力雄厚,可却最差人。

    需要许多做工的人。

    考虑了许久后,马金最后和李记商行签定了一个合约,他负责招募一百个年轻的男女土蛮青年,然后带到李记在房州的一家工坊里面做工。

    马金负责这些工人的招募和管理,而工坊直接给马金工钱。马金从每个手下工人里抽取一定的管理费,再给工人工资。

    这个模式下,工坊得到了需要的工人,又不用直接管理这群不太好管的土蛮子,尤其是这些土蛮往往都不识字,也没见过世面,还不会汉话,直接管理很难,与其工坊直接去雇佣这些土蛮来做管理,倒不如直接采用这个工头制,找马金这种见过世面,在寨里又有些声望的人来做工头。

    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的人。

    李记工坊在签约后先给了马金一笔招工费,还给了一笔介绍费。马金拿着这些钱,先在镇上汉商们的商铺里,买了许多汉家的商品,铁锅布匹等等。带着这些东西他回到寨里,与父亲商量了许久,最后把买回来的东西分送给寨民们。

    在他族长父亲的支持下,在马金那张巧嘴的说动下,最后不少年青寨民们心动了,他们看到了一个更广阔更自由更美丽的世界,他们想要离开大山,去外面看看。

    而那些年青人的父母,虽然不太放心,但看着马金带回来送给他们的精美商品,也很高兴。

    马金告诉他们,这些东西很贵,但只是对于现在寨子里的人来说。如果他们的儿女出去打工做事,那么每月都能拿到许多工钱,一年赚到的钱,能买许多这样的东西。

    于是在年初的时候,马金带着一百个寨民族人一起背着行李下了山,到了离寨子一百余里的房州李记的一家工坊里做工。

    工坊里做工其实挺轻松的,在工房里做工,下雨天淋不到,太阳天出晒不到,每天只要工作六个时辰,一天上下午两班,其余时间都是休息。

    工坊包了他们的食宿,一天有三顿饭吃,住的也还不错。

    李记工坊里的工人,几乎都是土蛮,由一个个的工头们管理带着。女工们则同在李记,但在旁边的一家工坊,那里全是女工。

    工作倒是不累,对于土蛮青年们来说,就是有点枯燥,流水线的作业,一人一道工序,日复一日的重复着。

    还有一点他们不喜欢的是工坊管理很严格,上班得穿工衣带工牌,要打卡登记。就算下了工,也不能随意的出厂子,晚上天黑之前必须回厂。迟到早退矿工还要扣工资罚款。

    土蛮们倒生性热情,可出来的年青人,很快都会染上嗜酒好赌的坏毛病,喝酒和打牌,成为了他们排解工作之余无聊时光的一个办法。

    他们时常聚会喝酒,也经常会为了一点小事而大打出手。

    虽然工坊里多是土蛮人,但他们之间也分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同是一个寨里出来的人,都在同一个工头手下,也就成了一个小集体。有的时候,一个寨子里来的人,还会跟原来家里附近几个寨里的那些年青工人,结成一些大点的圈子。

    如果遇到打架,他们就会一起上,很是团结。

    这个时候,工坊里虽有保安,但并不会直接出面,而是通知他们的工头。让他们出面解决,土蛮青年们平时对汉人很抵制,不肯配合。但对自己的工头,却很尊重听从。

    如果工头也解决不了的时候,工坊才会亲自出面,但如果工坊亲自出面了,一般都会把打架闹事的工人直接开除,打架双方都一起开除,严重的甚至还要扣罚工钱。

    慢慢的,那些喜欢喝酒打架的还不服管教的,都一个个的被送走了,有些人换了一个厂子,重新适应,有的人则直接被送回了家。

    马金和他的族人所在的厂子,是一家药材加工厂,从武当山房山等山里收来的药材,在这里初步加工打包。

    马金和李记签的合约是男工一月五百钱,包食宿。他每个工人抽一百钱,工人一月做满,还会有全勤和绩效奖,好的一月能有七八百,甚至一千多钱。而马金抽的管理费,一月也有一万多钱,若加上工厂给他的管理费和介绍费,还有奖金,也有不少。

    同时,他也继续做着从山里收购药材出来的买卖,总的下来,马金现在的局面不错。

    一月上千钱,这笔钱对于大山里的土蛮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钱。但对于呆在外面的土蛮青年们来说,这钱似乎不太经用。

    他们在外也学会了喝酒打牌,甚至是穿衣打扮,一月千余钱,似乎只够维持日常开销。许多人钱赚的不多,却已经学会了大手大脚的花钱。

    经常工资了不到十天,就用光了,下馆子买衣服打牌喝酒。手里有钱的时候,他们甚至都不去吃食堂里的免费饭,等到钱用花了,就只能老实的回食堂里吃饭。

    离下次工钱还有半个多月,这个时候,他们便只能找工头预支点工钱,或者直接向工坊旁边的汉人商铺里赊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