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115章 大官人
    (第三更送到,三百月票加更!若是晚上能稳定三千均,还会有加更的!兄弟们,求订阅!)

    -------------------

    去了趟长安,没有丝毫的意外,也没有为难,张超顺利的拿到了自己获勋的勋官告身,百两黄金也领到手了。

    没有什么过手就抽的陋习,百两黄金一两不少的都交到了张超手里。领的时候,那吏员还特别拿称一块块当面称过,金饼上面还打着皇家内库的印鉴,质量保证。

    张超也是识趣的人,来时早就准备了不少的猪腰银,一两一块,钱不算多,能值一贯半多点。但胜在轻便,用来打点感谢自然是最好了,给办事的吏员们每人塞了一块。至于那些官员,张超没给。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下面的吏员才是难缠的,倒是官员们,给少了不如不给,可给多了人家未必收,毕竟是国朝之初。

    金子领了,一小箱子,才六斤多点,还不如一贯铜钱来的重。

    赏的百亩地也领了,地不在灞上,而是在灞上东北的骊山下,那里属于新丰县。骊山也是京郊有名的山了,那里有不少温泉,皇家的华清宫就修在那,那里也有许多的达官贵人们的庄园。

    能在渭水河边得到百亩的地,非常不容易。

    张超和老爹的勋爵永业田本有六百亩,但要扣除掉先前老爹已授的勋官永业田六十亩,爵、勋永业田只取高给,不并给。另外京畿之地不实给,最后给爷俩的勋爵永业田四百亩。

    那四百亩勋爵永业田,却分在渭河北的栎阳县,还是几块散地。

    一下子又有五百亩地入账,张超非常高兴。

    出了衙门,便立即先去了趟西市,到自家店里拿了几只酱鸭熏鸡,赶到长孙无忌的府上感谢。长孙无忌对张超提来的东西倒是没小瞧,“你家这些酱味卤肉现在长安城里名气不小,很受欢迎啊。”

    张超只是笑笑,店里的熟食那可不是一般的包子馒头,那本身就是肉食,又用这么香料、酱油啊糖这些加工而成,岂会不好吃。

    就算是那些富贵人家,以前也不一定吃过这样的东西。而且熟食还有一好处,随时能吃,又不容易坏。

    虽然张超价格定的较高,但依然有许多人买,当然买的都是那些有钱的勋贵和富贾商人,他们并不缺钱,就是那些斗酒数千钱的新丰酒、三勒浆、高昌葡萄酒等美酒,他们一样大把的购买。

    一点卤味,就算卖贵点,也是不能让他们嫌贵吃不起的。

    “可惜拿不到牛肉,要不然我还有一个秘方,五香牛肉,味道更好。”张超笑着说道。

    长孙无忌却是不以为意的笑笑,“你若真想要牛肉,我可以让人帮你打几个招呼,不敢多说,一天百来斤牛肉还是能给你匀一匀的。”

    普通人是不能私自宰杀耕牛的,要杀牛,首先得是老牛、病牛、或者摔伤之类的牛,其次还得先经过官府批准。

    一般情况下,那些牛都是交给官府专门的人收去宰掉。

    京师长安,就有专门宰牛的地方。那些牛多是耕不了地的老牛,收到京师后宰杀,供给宫廷和京师的勋贵们。

    牛皮牛筋牛角等则是属于军需材料,由官府直接收走的。

    如长孙无忌这样的人物,别说吃牛肉,就是吃骆驼吃马都不是问题。

    “那就多谢县公了。”

    “你有没有兴趣做官?”长孙无忌突然问。“你能制出香皂又能制出曲辕犁,很有头脑。如果你想做官,工部、将作监甚至司农寺,随你挑一处。先给你安排个**品的小官,还是没有问题的。若是能做的好,升官也很容易的。在京里做干上几年,还能下放到地方上去当个佐贰官,甚至将来考核的好,当个主官也有可能的。”

    张超摇了摇头,长孙无忌这话很有诚意,不是说说做样子。他相信只要自己一点头,长孙无忌真的会帮他弄到京城的衙门里去做官。

    但他也明白,他现在去的也就真的只有将作监这样的营造衙门,说白了,他去了,其实就是去当一个工匠。

    这年头,工匠可不是什么工程师一样舒服的。那是一旦做了工匠,估计以后一辈子只能在这个圈圈里打转了。

    张超可不想给自己定位为一个工匠,他宁愿当个地主。

    地主多自由自在啊,现在他已经赚了点钱,也置办了一些家业,地也攒下了千多亩地了,算的上是个不小的地主了,以后悠闲的好日子长着呢,没必要给自己套个链子去当个小官受气受累。

    反正自己现在也有了一个勋官,自己也是官人了。

    “你可以回去再考虑考虑,若是以后有这想法,直接跟我说。”

    这次张超把犁交给他,也让长孙无忌得了不少好处。上面论功评赏,长孙无忌也得了李渊一个夸赞,还给他加了一百户的真封食邑。连带着他妹妹秦王妃都还得了不少称赞,李世民也获了好评。

    回来后,李世民可是好一通夸赞他。而且上次他以一千贯就拿了张超两成的香皂坊股份,这可是占了很大便宜的事情。

    今天破例的,长孙无忌居然留张超在家吃了顿午饭。

    长孙无忌让人把张超带来的腊鸭熏鸡和卤肘子拿去切了,又上了几道羊肉菜,甚至还叫了酒。

    长孙无忌也没叫别人,就两人坐着喝酒。

    “你现在也有千来亩地了吧?”

    张超点了点头。

    “不错,短短几月时间,就成一地主了。你如今也算是有官人身份了,以后这个饼店香皂坊这些,就找个可靠信的过的人帮你出面就好,不必再事事亲为了。好歹顾忌着点身份,如今不比从前了啊。”

    这话就有几分长辈教导后辈的意思了,若不是长孙无忌觉得张超人还可以,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多谢县公教诲。”

    张超当然也明白,商人是贱业,哪怕是地主去经商,也不好看。只是之前自己一无所有呢,不亲自打拼,坐在家里顾忌身份,那也只能喝西北风。

    现在经过努力,也确实有了些成就了。

    家里地也有千多亩近两千亩地了,就算餐饮生意也做的还行,走上了正轨,面点、豆制品、卤肉这些都有了稳定的赢利,张超以后雇佣专门的管事掌柜来打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了,他只要在幕后操纵就行,不需要再前台露面了。

    “有空多读点书。”长孙无忌夹了一块肘子吃的很有味道。

    “我也有那个想法,还打算在村里盖一些私塾学堂,待明年请两个先生,给村里的孩童们开蒙。”

    “这个不错,教化民智,好事。”

    张超其实早有一个计划,就是搞雕版印刷。如今的书太贵了,书多掌握在那些士族的手里,要写读本书,还得靠借书手抄。

    如果张超到时解决了油墨的问题,那么找匠人刻雕板其实不是难事。雕版印刷最难的就是这个油墨的问题,普通的墨汁是无法雕刻印刷的。还有一个问题则是上了雕版,那必须得印量大,要不成本太高还不如手抄划算。而如果大量印刷,雕刻损坏又大,总之,搞雕版,首先得想到印书的好项目,得准备好销售渠道,要不然前期投入可不是一点两点。

    至于活字印刷,张超还没想那么远。

    先把雕版印刷弄出来,到时把那什么论语、诗经之类的经典弄几个版,找好渠道,然后全力印刷,到时长安城里开一书店,岂不引发长安震动。

    雕版再贵,总也比手抄更节省时间更节省人力吧。效率就是金钱,手抄一本书,跟印刷一本书,怎么能比。

    到时雕版本的书籍价格大落,能让知识传播更迅速。

    这是科教兴文的大事啊。

    甚至到时张超还可以研究下造纸术,改良下工艺,弄出更便宜的纸来。

    不过这些现在还不急,慢慢来。

    一顿饭,让张超对长孙无忌也有了不少真实的认知,他觉得长孙无忌人挺不错的。相当聪明的一个人,也很洒脱。

    就算跟张超这样一个小人物,也能有说有笑的聊天吃饭喝酒。

    吃完饭,长孙无忌亲自把张超送到门口,待看到张超骑一匹老弩马的时候,他笑了笑。

    “你不是有匹黑色的好马嘛?”

    “我让我爹骑去当备马了,出征在外,多匹好马有时多条命呢。”

    “这话说的好,这样吧,我送你匹马,你也别客气。”

    “长者赐,不敢辞。”张超呵呵一笑,丝毫不客气。

    长孙无忌送张超的是匹枣红马,非常的漂亮,才四岁口。

    “谢过县公。”

    长孙府的许多人看着这一幕,都非常震惊,想不到郎君居然对一个乡下小子如此重视。

    “想当年我和妹妹被赶出府的时候,他们又怎么会想到,我们会有今天呢?不要小瞧张三郎,我看这小子非同一般。”

    张超听不到长孙无忌的评论,他骑着枣红马返回灞上,栓子骑着他的老白马。枣红马鞍配齐全,也相当的神骏,把老白马远远的甩到后面。

    从长安回到灞上,比去时少花了近半的时间。

    管家张贵迎了上来。

    “赵家四娘子前来拜访,我让我婆娘在院里招待着。”

    “她来做什么?”张超有些意外。他把马缰递给管家,让他去拴马。

    整理了下衣服,张超大步的往院里走去。

    赵四娘坐在那里落落大方,非常有种职业女性的气势。张超进来,她起身行礼。

    她说明来意,听说了张家三郎发明了一种非常好用的新犁,听说新犁能比过去节省一头牛,于是,她希望能在张家订购一批新犁。

    “其实这个新犁虽然好用的多,但制作很简单,我送你架新犁,你拿回去找人照着打制就行。”

    不料赵四娘却道,“这新犁是三郎所制,我们怎么能随意偷学你的手艺。还是请三郎为我们打制,一架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想预订一百架新犁,不知可否。”

    “当然可以。”张超笑着回道,这个姑娘真的挺有意思的,他不由的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