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1545章 贬为庶人
    锦衣卫无处不在——锦衣卫指挥使柯雄发。

    飞骑无所不晓——飞骑司大统领柯青。

    理论上来说,每个大华的封侯身边,都会有锦衣卫和飞骑的人,甚至还会有六扇门这个专门对付贪污腐败、大型犯罪的机构中人。

    朱邪赤心很快就将发生在伊吾国和沙陀伯国边境上发生的冲突一事如实上报,他没有半分隐瞒,将前因后果写的非常详细。其实就算他不写详细,也肯定还会有其它的锦衣卫特工和飞骑密探把情况如实上报。

    沙陀伯爵也写了一封奏章上报内阁、贵族院以及皇帝。朱邪射雕的奏章里,只是把这次的事情写成了一次误会,但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二皇子在乱搞。

    张珲其实也写了一封奏章。

    当然,他的奏章里也是写误会,把自己的越界说成了追查马贼时没注意而越过了界线。至于与沙陀伯的冲突,完全就是误会。

    汉京。

    皇帝的御案前摆着数份奏章,有朱邪射雕的,也有张珲的,还有锦衣卫、飞骑司以及六扇门等各部的报告,这些报告看一遍,就能马上还回整个事件的过程了。

    整个事情的经过究竟如何便一清二楚。

    二皇子张珲又犯了一次浑,只不过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可若不是那位锦衣卫适时显露身份,张珲肯定又出大事了。

    张超摇了摇头,叹惜一声。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徐惠挺着一个大肚子,却还在为皇帝整理御书房,闻言过来劝说,“二皇子毕竟还年轻,在伊吾那块荒地肯定心里不太安静的。”

    “朕让他去伊吾,就是希望能够锻炼锻炼他的心性。可现在看来,这小子在这歧路上是越走越远了。还十万贯的切糕,哪个马贼蠢到去抢什么切糕。处处都是漏,就算一斤切糕他真卖一贯钱,这十万贯的切糕得十万斤重,一车装一千斤,得装上一百辆。”

    张珲有野心,这也不全是坏事。可他的行动却是如此的拙劣,这种到处都是漏洞的计划亏他想的出来。

    简直是丢自己的人。

    他怎么感觉,这小子放到外面几年,越来越傻越来越鲁莽了。

    以前的张珲,不也挺还的。在大宛的时候,那边挺正常的。

    “陛下,魏院子到了,在殿外候见。”

    “宣。”

    魏征入殿,请安见礼。

    徐惠主动去了偏殿。

    “魏公,坐。”

    魏征来前,已经知道皇帝今天找他是什么事了,肯定又是张珲的事情。发生在西域的这次冲突,外面知道的人还很少,可汉京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做为主管大华封侯们的贵族院长,魏征自然是第一时间掌握情况的人。

    “关于张珲做的蠢事,魏院长有什么建议?”

    魏征一时摸不清皇帝的想法,按理说张珲这次的事情,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说不大,主要是因为没有造成什么实质的冲突,但说不小,是因为他确实犯了好几桩大罪。

    带兵越过封地边界,甚至差点向其它封臣开战。

    “据各方的报告来看,二皇子这次也是有些误会,并非有意触犯国法。”魏征先试探着说了一句,然后悄悄打量张超的面色,见皇帝没什么表情。

    “臣以为,既然如此,责罚肯定要的,但没到上纲上线的地步。”

    张超却是摇头。

    “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一个坑里,不能摔两次,否则就太愚蠢了。张珲却已经在同一个坑里摔了两次,而且表现一次比一次蠢。朕绝不能容许,若是这次不重处,那不是爱他,而是害他,他下一次,只怕就要干出更不可饶恕的蠢事了。”

    上一次,张珲带兵越界,不请示朝廷就私自率兵出界,攻打契必部落。那次攻打的还只是大华的一个藩属国下的部落,那些人也确实是劫掠了张珲的商队。

    可这一次,张珲却变本加厉了。

    沙陀部可不是什么藩属国,更不是什么敌国。

    沙陀是大华分封的一个伯国,是大华的诸侯国。

    张珲二话不说,就敢带兵越界,还想要直接对大华的诸侯用兵,这种性质非常的恶劣。

    尤其是他那个出兵的理由,还是一个拙劣的谎言。

    十万贯切糕,张超听了都想切掉张珲的腿。

    “这个兔崽子,这次朕不会让他再这么张狂下去的。”

    “陛下,二皇子毕竟还年轻。”魏征劝道。

    “朕也知道他年轻,年轻人犯错是应当给机会,但也要看情况,他这样犯错,朕必须严惩。”

    如何处置张珲,张超也想了许久。

    若是一般人敢开这样攻击邻近诸侯的先例,张超直接就把他处死,然后收回封地了。

    但这个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削夺张珲伊吾郡王爵位,收回伊吾封地。”

    魏征惊讶。

    “那改封何爵,换封何地?”

    张超摇头。

    “不封爵、不授地。”他对这个儿子很失望,但念在他还年轻,也愿意再给他一点机会,可这机会已经不会轻易的给了。

    “既然张珲喜欢舞刀弄枪,那朕也成全他。朕授任张珲为孟加拉陆战师独立团团长,由他自己招募一团三千人马,前往孟加拉参战。他想要爵位想要封地,那就让他凭自己的本事在战场上挣,他不是喜欢打仗嘛,那朕给他机会。”

    一个普通的团,只有一千余人,但张超给张珲一个独立团编制,却是三千人的兵额。

    允许他自己招募士兵,由他和自己的伙伴骑士们带领这支部队,前往孟加拉地区,参与对戒日国的征战。

    将张珲的爵一削到底,将他的封地收回,也是要给张珲一个严惩,同时也要再次重申朝廷对这种事情的零容忍。

    一位嫡皇子,一贬再贬,如今直接连爵位都一削到底,这绝对是重处。

    “会不会太重了一些?”

    “若是一般人,朕已经将他处死了,他是皇后所出的嫡皇子,才能够有这样的待遇。”

    “可皇后那里?”

    “皇后会理解的。”

    从郡王,到一个团长。

    张超还是给了这个儿子机会,让他有机会去建功立业,信度那边现在正是立功的地方。

    在那边有刘仁轨程处默薛仁贵王玄策等张珲的师兄们,也能受到些关照。

    “关于沙陀人。”

    张超手指敲打着御案,缓缓开口。

    “陛下,沙陀人此次并没有什么过错,他们挺无辜的。”魏征道。

    “朕知道,但当年朝廷给朱邪射雕授爵,并把沙陀碛划给他们做封地,也是一时的权宜之策。如今,朕以为是时候应当调整一下了。”

    一直以来,大华朝廷对于那些归附的异族,都是在大搞同化,全面的汉化教育。

    尤其是在中原直辖之地,绝不允许这些异族大量聚居生活。都是将他们拆分安置,曾经庞大的突厥诸部,被征服之后直接内迁安置到各地,分散为零星。

    如沙陀部这样归附后还能得到封地,继续游牧的实是极少。

    现在张超打算把沙陀人也调整一下。

    “可突然调整,只怕沙陀人会认为这是报复。”

    “这不是报复,而是朝廷优待沙陀人。沙陀碛那地方太过于贫瘠了,沙陀现在也有近两万人口,那么多人挤在那边生活,确实挺困难的。朝廷要充分的考虑到他们的利益,毕竟他们自归附大华起,就早已经是我大华人了。”

    “朕有一个计划,准备把沙陀人从沙陀碛迁走。”

    “迁哪?”

    “迁到各地去,比如说扶桑、朝鲜、吕宋、琉求,还有辽东、扶南等,可迁之地很多,那些地方还有大量肥沃的土地荒芜着,空着实在太可惜了。沙陀人却守在贫瘠的沙陀碛荒漠里,这不合理啊。”

    张超向魏征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两万沙陀人,将他们分别迁往十来个边疆行省,平均一个省才迁入一千来人,而且这千把人还要再分散到省内的数州之地。

    实际上,就是不断的分散这些沙陀人,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沙陀人被安置到汉人的村落里去,连一个专门的沙陀人聚居地都不会有。

    两万人沙陀人若是聚集在一起,哪怕是在贫瘠的沙陀碛里,也还是会有威胁。可如果是这样的安置,好就是一阵雨滴落入了大海之中,威胁化于无形。

    “沙陀人会愿意吗?”

    “为何不愿意?朕给他们迁移到更好的地方,还给他们分田授地,给每个沙陀家庭授分几百亩地,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他们有何不乐意的?”

    “那沙陀伯呢?”

    如果沙陀部族这么分散到各地,那沙陀伯爵岂不就成了空头爵,守着一块荒漠还有什么用。

    “给朱邪射雕也换封一块地方,到信度、孟加拉或者是漠北等地再给他一块地,然后朝廷可以给朱邪射雕一个官职,让他到京任职,别亏待他就是。”

    朝廷可以给朱邪射雕换一块更好点的封地,也可以给他一些人口,但是,沙陀部落的人口却必须要迁移到各地去。如此一来,朱邪射雕就算还有封地还有人口,可没有了他的沙陀部落,他也就再成不了隐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