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1389章 张氏盟友
    镇国公主府。

    张琮今年十五岁了,天子和太子十二而冠,皇子十五而冠。现在诸侯子弟也普遍开始十五加冠,早加冠早成人。

    对大唐的百姓来说,加冠就意味着成人,就可以娶妻生子了。而对于诸侯们来说,十五而冠,这就意味着如果有爵位在身的子弟,就算是自动成为了议会的上院议员,有资格推选和被推选为参议员。

    哪怕当不上参议员,就当个地方上议员,这也是一种权力。更何况,十五加冠后,就能正式就封领地了。

    张琮是张超第十一子,嫡母崔氏。但大唐哪个不知道张琮其实是张超跟镇国公主生的,张超三十一个儿子,却只有五个封国公,为何,因为这五个儿子身份不简单。

    四个是崔氏所生,皆嫡子,而张十一虽然实际上是外室生由嫡妻养的,但他的生母是镇国公主啊。

    所以张超五个儿子封国公,明面上好像是五个人都是嫡子,但实际上是因为张琮是镇国公主之子。

    张琮的领地在李家坡,黄金半岛最南端,他的正式爵位叫新汉公,取自李家坡最高的山名为新汉山,这山与对岸半岛南端最高山大汉山相衬。

    身为国公,李家坡倒不算大,但李家坡海峡东面的那几个群岛,却都是划在他名下的。后世的宾坦、巴淡、昆杜尔,甚至是南面靠近苏门答腊沿岸的这些大岛,也都在他名下。

    算起来,实际领地有好几个李家坡那么大,也相当于拥有数县之地,这在实封国公中,也算是领地较大的。

    特别是这里虽然说远离中原,都是些岛。可因为这里在马六甲海峡的东口,在如今东方贸易繁荣的情况下,大唐的商船经过,都会到李家坡补给。甚至这里还成为了重要的香料市场,短短十来年时间,李家坡现在可是拥有不下二十万人口。

    这是一个相当富裕的港城。

    张琮的加冠礼选在镇国公主府,也是崔莺莺有意的。虽然张琮和平阳的关系一直不亲,但崔氏还是愿意在这个重要的日子,让平阳多参与。

    加冠的人则选了秦琼和马周。

    平阳请了许多人,几乎京城的勋戚贵族高官都到了。

    连皇帝承乾,都特意前来,为这位表弟祝贺了几句,送了不少御用礼物才离开。今天客人多,皇帝在大家也都拘束着,承乾与大家打完招呼,便回宫了。

    仪式十分隆重,观礼者众多。

    一直热闹了大半天,客人才陆陆续续散去。

    后花园里,平阳今天很满足。

    儿子终于长大了。

    李靖秦琼马周等一群人都还没走,这些都是关系极亲切的世交。

    茶摆上来,苏烈笑着问,“公主这次也派兵去倭国,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啊?”

    “其实你就是不问,今天我也是要跟大家说的。文远给我来信,说明了详细情况,让我找机会跟大家说下,也免得他一一通知。”

    后花园里留下的客人不少,全是与张家关系极好的,李靖秦琼苏烈马周褚遂良岑文本许敬宗孙伏伽崔干郑善果魏征等,还有许多家不在家,如程咬金等人今天都在外上任,各家派了子弟来送礼,此时却没在。

    张超在倭国发现了大银山和大铜山,银山能年产百万两白银,铜山更是拥有起码十亿斤的储量。

    这个消息一出,连魏征都有些不淡定了。

    他们也知道张超在吕宋发现不少金矿,据说一年能开采起码二三十万两黄金。

    但倭国一座银山,就能年产百万两银,一座铜山,更是有十几亿的储量,这消息也太劲爆了一些。

    难怪,张超父子要出兵琉求了。

    还拉上了老铁枪和平阳。

    让人羡慕啊。

    如果攻下倭国这两地,那以后真是能享用百年了。

    “其实文远的意思呢,还是有财大家发,也没想着要吃独食。”

    这话一出,大家都眼前一亮。

    张超的为人,大家还是比较了解的,向来是有财大家发,这些年带着大家做这个投那个,各家族哪个不发财,就算是长孙无忌、杨恭仁这些如今跟张超反目的,过去不也发了财,甚至就算到了现在,他们也一样还在张家的那些产业里有份子。

    “文远是这样想的,因为我们几家封地在海上,到倭国也还算方便,而你们各家封地有的在辽北有的在燕北漠南,还有在西域和信度的,发兵也不方便。所以文远计划,我们各家呢组建一家新商号,我们出船出兵,你们则出些人力管事等,咱们一起攻下矿山,然后采矿炼银炼铜,甚至是直接铸币。”

    李靖笑着道,“这样一来我们就太赚便宜了,有我们没我们其实也都一样,你们就足够了。”

    他年纪大了,对钱财之物算是看淡,可他儿孙多,家族大,都五代同堂了,也得为家族后人考虑考虑。

    经营家族封地也是比较费钱的,只不过他不太愿意这样白占便宜。

    “当然不是白占便宜,要攻占地方,还要建矿开采,需要的人实在不少。其实攻夺地方,还只算是前期的小投入,后期的开采管理才是大问题。我们张家,其实也缺人,如果有各家一起合作,那每家出一些人,就能解决人手不足和管理不足的问题了。”

    各家合伙,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能护住这份利益。

    如果张家吃独食,这么大的两个矿,到时消息传出,谁不会眼红?甚至连皇帝都会眼红的,这位年轻皇帝可是对钱盯的很紧的,连个铸币他都想榨两油花出来,更别说发现这么大的金山银山了。

    一年产银百万两,还能产铜起码三四百万斤,这些钱能铸出价值数百万贯的钱来。

    几百万贯看着好像不多,可这是一个能源源不断,每年都不断的固定进项,甚至能越产越多,这样的固定收益,就是张家,也不可能小瞧啊。

    张超让平阳跟大家提议,咱们还跟以前一样,合伙干买卖,股份制经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人出人有船出船。

    至于股份嘛,这个可以后面细说。

    反正张超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只要是一条船上的,都能在这里分一份好处。

    枢密使李靖也不是那种矫情的人,平阳把话说到这,他笑着拍膝盖,“好,那我李靖就不客气的占份便宜了。”

    贵族院长魏征是个文人,平时逮谁喷谁,甚至经常自己人也喷。但在这个钱上,他也不清高了。

    谁说正直人就不要钱了?

    他魏家好几个儿子呢,不得多赚点钱。反正又不是贪污来的,有什么烫手的。

    秦琼更不客气了,张超可是自己的义子,另一边来说,张超还是自己的亲家公呢。张秦两家的关系能一般吗,张家要去倭国开矿,他秦琼当然二话不说要支持的。

    至于股份,张超随便看着给,多少都无所谓。

    苏定方呵呵笑着认领一份。

    其它的马周、褚遂良、岑文本、许敬宗、孔颍达、陆德明、李守素、于志宁、虞士南、杨师道,还有李君羡、吴黑闼、常何、郭孝恪等等,自然都愿意入一股。

    这船不上才傻呢。

    有钱大家一起赚。

    还有很多没来的,但肯定也得给他们留一份的,比如程咬金牛进达罗士信单雄信还有王玄策崔琰等人。

    不过是个股份多少的问题而已。

    其实说白了,就是张超带大家发财。

    这玩意如李靖说的,张超要不带他们,自己也有能力攻占和开发,完全没压力。

    不过人家张三郎向来就是这么仗义大方,有财一起发,从不吃独食。

    不过长孙无忌、高士廉、杨仁恭、宇文士及等等这些人家,这次肯定就不会带了。

    反正这些人端起碗就吃,放下碗就骂娘,带他们干嘛。

    皇帝那里,以后也许给份进贡,但现在先不带他玩。

    “文远这在吕宋倒是住上瘾了?真不打算回来了啊这是?”秦琼笑道。

    “他还真是喜欢上那了,说那里蓝天白云大海沙滩,一年到头没有冬天,住的舒适呢。住海边上,还天天有海鲜吃。没事,泛舟下海捕鱼,或者骑马上山打猎,日子过的不知道多潇洒。我听的都是羡慕妒忌了,这不,他打算把十三娘她们全接过去呢,我也打算过两月和琮儿去趟吕宋。”

    张琮已经加冠,那就要就封。

    平阳打算先和张琮去趟吕宋,然后送儿子去李家坡。

    苏烈在一边哈哈笑道,“当初我就也应当在南海要个岛做封地,这说的我都心动啊。汉京哪哪都好,就是这到了冬天啊,湿冷,冷的骨头疼。”

    “那也容易,到文远那去买个小岛,然后你就可以在上面盖上渡假别墅,有空的时候就乘船过去,住上几个月。钓钓鱼晒晒太阳,美不死你。”

    “那个岛我也不是领主啊。”

    一群人哈哈大笑。

    大家拼搏努力到如今,这日子确实挺不错的,有滋有味,尤其是如今大家都成了诸侯,有自己的封地。等年纪大了,就辞职回封地,当个逍遥领主,将来这份家业还能传给儿子,子传孙,孙传子,代代相传。

    “最近朝廷开始回收旧钞和旧元宝,新钞和新钱正式开始发行,据说这次要发行一个亿的宝钞啊。”

    “嗯,才两千万的铜钱做准备金,胃口够大的。”

    “朝廷收回旧钞,那张家工行的钞回收,工行又不能发新钞,难道你们要跟朝廷拿黄金白银换宝钞?”苏烈问了一个问题。

    失去发钞权后,张家原来发行的旧钞是要回收的。张家总不能直接拿金属钱币兑换吧,张家的钱也是超发过的,真要这样兑换,张家的工行估计得被挤兑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