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1281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卫国公李靖病了,据说病的很严重,已经起不了床。

    李世民在宫里听到这个消息,冷哼了一句,“病死了也好,倒省的朕日夜提防。王承恩,你代朕去看望一下,送点药物,慰问一下。”

    早朝之后,长孙无忌约房玄龄同去卫国公府看望李靖。

    当天,许多文官武将前来看望李靖。若是一般病,也许还没这么多人来,毕竟李靖是军中大帅,尤其还失了皇帝宠。但如今不同,听说李靖快死了,这个时候来看望,也许就是送最后一程了。

    卫国公府中,红拂一身白衣,脸上尚有泪痕。

    卧室,李靖面色腊黄,嘴唇干裂,双眼浑浊无神,甚至还不时说几句胡话。

    王承恩带着皇帝赐的药过来,慰问几句,然后让御医帮忙看诊。

    那名御医其实也是王承恩交待好的,他仔细的一番望闻问切之后,摇头叹息,做出了药石无医,回天乏力的判断。

    “李夫人,请准备后事吧。”

    红拂握着丈夫的手低声哭泣,大臣们依次进来看了两眼,好言安慰了红拂几句也就告辞了。

    外面,卫公府的管家仆人们准备了茶点,招待众人。

    大家也没心思久坐,各自坐了片刻就都回去了。

    最后,陆续都回去了,却还有一些人没走。

    李靖的房里。

    “卫公,该走的都走了。”

    李靖睁开眼,坐起身子,却是已经很精神,哪有半分垂死之人的样子。

    红拂出去,站在门外帮忙望风,家丁也早在院子四周都拦了起来,任何人都无法偷偷靠近。

    “梁公、魏公、王公公,诸位!”

    李靖目光从屋里众人身上扫过,拱手。

    “大家也不用那么多客套了,聚一起的机会难得,大家就开门见山吧。想必大家都已经是认真考虑过了,汉京该变天了。”长孙无忌向来是那种谋定而动的人,一旦决定了,就不会再犹豫不决。

    屋里人也不多,大约十几个人,但都份量不轻,房玄龄、长孙无忌、杜淹是宰相。王承恩,是宫廷里的大总管,还是六扇门的首领,他是皇帝监视百官的耳目,此时却站到了密谋变天的一边。

    李靖、李君羡、吴黑闼、何进都是军方大将。

    另外的七八个人,也都是各据要职。

    今天好不容易安排的这场聚会,就是要统一共识,商议好行动计划。

    房玄龄咳嗽一声,先开了口。

    “这次行动,目的是逼陛下退位,但不得乱杀无辜,必须保证陛下平安。我们的目的是攻入甘露殿,软禁陛下,迫陛下下达退位诏书。”

    长孙无忌也道,“入宫之后,我们要让陛下马上授权给中书门下,让中书门下接管汉京的兵马指挥调动大权。”

    “王公公,你是六扇门的负责人,是皇帝的耳目。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要堵塞好陛下的视听,不能让他察觉半点汉京的异动。并且在发动宫变之时,你需要在宫内做好接应,一定要盯好陛下,不能让他失踪。”

    王承恩脸红扑扑的,参与到这样的密谋叛乱会议,他觉得非常的亢奋。

    “诸公放心,此事包在咱家身上。”

    柯庆在一边道,“我们南军参谋处的密谍也会密切配合六扇门行动的。”

    王承恩若有所思的看了柯庆一眼,并没有说出暗影这个神秘机构来,既然柯庆只提南军参谋处,那就随他。

    “李将军,你现在驻守玄武门,这次行动重中之中还在于你。一定得控制好玄武门,放我们入宫,并且随后关闭宫门,不让宫外的北衙禁军救援。”

    李君羡现在是左武侯中郎将,爵封武连郡公,驻守玄武门,这是计划的重中之重,就如同当年李世民玄武门之变时,依靠的何进一样。当年何进,也正是驻守于玄武门。

    吴黑闼和何进两人如今也是在北衙,就驻扎于玄武门外的北营。

    长孙无忌道,“要想成功,关键还得内三卫。”

    原本朝廷是罢除了亲勋翊内三卫五府,这样做的目的是不给勋戚子弟门荫特进的路子。后来张超造反,李世民又重建了内三卫五府,这次的目的则是让那些分封领主们把子弟留在京中做人质。

    这内三卫五府数量很多,足有好几千人,他们所处的位置也是在宫廷内外,把守各道宫门等处,可以说十分重要。

    长孙无忌说要靠这些人,主要是长孙家等高官子弟也多在这里面,兼之多数领主其实也是摇摆不定的。

    比较容易拉拢。

    毕竟如今皇帝的许多政令,其实都大大损害了这些贵族领主们的利益。

    大家更愿意看到的是贞观十三年以前的大唐朝廷,喜欢那时的制度。各方面的利益都照顾到了,贵族们哪怕如今武人地位降低,可有了领地也是得到了弥补,兼之有了议会后,更加不错。

    可短短一年,皇帝许多政令倒退,让大家都心里有气。

    以长孙家等各家子弟,再拉拢一批领主子弟,到时里应外合,能起到极强的效果。

    宫变不在人多,关键在于时机。

    还有时间的把握。

    商议许久,初步定下方略,又定下了联络方式。

    内有六扇门为耳目,并堵塞皇帝视听,外有暗影联络各方。

    会后,大家前后脚离开李靖家。

    皇宫。

    李世民问王承恩。

    “李靖还能活多久?”

    “御医说撑不了几天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叹口气道,“李靖此人,本事是很强的,将门出身,大器晚成。奈何此人用兵虽强,可这屁股却从来都是歪的。当年我父子太原起兵,李靖就想着去扬州告发我们,是我救下了他。后来玄武门之变,孤让张超去劝说他加入,结果他竟然不肯。”

    “再后来汉京之乱,这李靖居然还加入了复辟党,真正是个老杀才。这一次,又想给张超说话。朕就纳了闷了,这李靖难道就不知道他三番两次的活命,都是朕赏他的?”

    “哎,算了,死了也好,省的朕记挂。他要不死,朕还得时常担忧着他,说不得哪天他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朕还得被迫杀他。如今死了,也算是善终了。待他死了,朕也给他加个荣衔,留他一个战神美名。”

    “朕记得李靖的几个儿子都是文职,几个孙子和曾孙,倒都是武职?”

    王承恩在一边点头说是。

    “待李靖死了,给他的儿子孙子们都加个散官什么的,三原李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对了,李靖那个跟张超三女儿订婚的曾孙,退婚没?”

    “好像没有。”

    李世民不满的哼了一声,“这个李靖,比起李绩来,差的远了。李绩也是张超的亲家,可张超一反叛,李绩立即悔婚,退了儿子跟张超女儿的婚事。并且能主动请缨,南征叛军。而李靖呢?什么都没干,只会给张超说话求情。”

    李世民想到自己也有一个女儿是许给张超之子的,“李绩次子李思文既然退了张超女儿之婚,那朕就把长乐公主许给李思文。”

    “王承恩,最近汉京有什么异动没?朕马上要南下亲征,京里有没有什么不轨之徒,心怀叵测啊?”

    王承恩忙道,“陛下,臣派六扇门日夜监察百官和将士,并无发现此等不轨之徒。”、

    “嗯,这就好。给朕盯牢了,朕相信,肯定有那些心怀不轨之徒,说不定想等朕走了,背后搞事情。”

    “请陛下放心,臣与六扇门就是陛下的眼睛和耳朵,一定替陛下盯牢了看仔细了。一个宵小之辈,也别想逃过。”

    “武氏那边,再盯牢一点。夏花的消息既然能传出去,多半是跟武氏有关。若是查出些蛛丝马迹,朕允许你们带她去审讯。”

    ······

    贞观十四年九月初九,重阳节。

    一大早,房玄龄推出屋门,穿着铠甲,腰悬佩剑而出。

    “大郎、二郎、三郎、四郎!”

    房遗直、房遗爱、房遗则、房遗义四兄弟应声而出,房家四子皆穿戴甲胄,腰悬宝剑。

    “父亲!”

    房玄龄看着四个儿子,很是满意。

    “府中家丁都已经召集起来了吗?”

    “所有青壮都已经召集起来,一共一百二十人。”

    房玄龄扭头望向北面皇宫方向,心情复杂。

    十五年前,皇帝派人召他们入秦王府议事准备宫变,那个时候他和杜如晦都被调出秦王府,是不能再去见秦王的,如果被朝廷官员发现,他就得被处斩。

    结果秦王第二次派人来的时候,带来了秦王的剑。

    人不去,则头去。

    这也是在告诉他们,事情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他和杜如晦都去了,然后他们谋定玄武门之变,当天早上,皇帝带领一队人马入宫,他则和张超等一起召集家丁随后赶去。

    十五年了,想不到他还会再次批甲,会再次召集家丁。

    上一次,是保秦王夺位,而这一次,却是要造他的反,入宫逼皇帝退位。

    可笑,可叹。

    手紧紧的握着剑柄,开弓已经没有回头箭。

    当年他保秦王,是为了主从之义。而如今,是为了天下大义,那个人已经不适合再坐在那个位置上了!

    “出发!”房玄龄大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