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六十六章凉州牧与父亲
    第六十六章凉州牧与父亲

    地方官员最高的职责就是维护国家的完整与统一,这就是云琅这个凉州牧的根本任务。

    至于发展民生一类的政务不过是捎带的……

    霍光认为杀几个人根本就对现在的局面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搅乱凉州原本稳定的社会现状。

    云琅的见识比霍光要长远,他知道杀人才是最好的抑制羌人继续羌化的最好手段。

    维系这个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世界存在的是百姓,然而,带领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前进的却是少部分的社会精英。

    对于原始的羌人来说,首领的作用更加的明显,因为,首领获得消息来源的途径最广,他们有推动本族人前进的欲望,更有支撑这种梦想的财力。

    普通的羌人则没有这样的见识,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群羊可以让他放牧,可以吃饱穿暖,生一个孩子给他更多的羊去放牧,然后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至于羌人文化,文明会成什么样子他们不关心,因为他们本身就不知道什么是羌人的文化。

    羌人首领的希望,云琅需要把它掐死,羌人百姓的希望,云琅要努力让它实现。

    这也是云琅在凉州执政的意义所在。

    希望是一个很虚无的东西,他甚至跟天上的云彩都是不同的,他更加的无影无形。

    对于这样的东西云琅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可是,羌人首领们则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存在,只要杀了他们,他们心中的希望也就会消失。

    所以说,杀人就是在诛心!

    马嘎嘎死了。

    是在酒后与人赛马的时候从马上掉下来折断脖颈而死,留下了二十几个老婆跟三十一个儿子。

    云琅接到霍光的报告之后,很不理解,一个只比他大六岁的家伙是怎么有三十几个儿子,十几个女儿的。

    这一点让他非常的羡慕。

    霍光见师傅的关注点明显有了偏差,连忙道:“马嘎嘎十四岁以上的儿子有十四个,最大的一个儿子已经二十二岁了。”

    “十四岁就有了儿子?”

    “他还有一个二十四岁的长女,嫁给了姜珠的长子。”

    “十二岁啊……”

    “师傅,马嘎嘎死的突然,没有留下任何遗嘱,现在,马氏子们正在争夺父亲的职位,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云琅合上文书,笑吟吟的瞅着霍光道:“我们有插手的余地吗?”

    霍光神情阴郁的摇摇头道:“我们如果参与进去,他们之间的纷争会立刻结束,转头全力对付我们。”

    “马嘎嘎是什么职位来着?”

    “武威郡属军从事,过了今年,会升迁为偏将军。”

    “马嘎嘎那几个儿子的实力最强?”

    “长子马胜,三子马辉,四子马勇,以及十一子马合!”

    “跟姜珠有关系的是哪一个儿子?”

    “十一子马合!”

    “跟姚丹走的最近的又是哪一个?”

    “三子马辉!”

    “既然这样,继续诛杀,马合,马辉,再从马嘎嘎的儿子中扶持出来六个,与马胜,马勇争夺马房话事权!

    为师这次就破费一次,一次给马房八个军从事的位置,当然,前提是他们八个真的翻脸了。”

    霍光笑道:“师傅准备把《推恩令》缩小之后用在羌人大族中?”

    云琅看了霍光一眼道:“这事要办的迅速,如果你有本事,就该把姜珠,跟姚丹家的事情一块办了。

    办得晚了,人家就会有戒心。”

    霍光点点头道:“姚丹的事情正在办,姜珠家的事情可能需要弟子亲自出马。”

    云琅瞟了弟子一眼道:“凉州是我们的根本要地,以后你要长期联系凉州,你怎么能落坏名声呢?”

    霍光苦笑道:“武威郡中全是我们自己人,不管用谁都会牵连到我们,既然如此,不如弟子出手算了。”

    “司马相如不是还没有走吗?你我知道他交卸了武威郡刺史的职位,外人如何知晓?

    再用一下吧!”

    霍光笑着答应一声,就匆匆的跑去办事了。

    很多阴私的事情自然只能在他们师徒之间说,离开书房之后,云琅立刻就变成了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士。

    云音的热气球终于可以长久的飘起来了。

    瞅着闺女站在巨大的热气球下跟几个丫鬟一起欢呼雀跃,他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的慈祥了。

    猛火油炉子能持续不断地给热气球提供可以控制的热气,这是热气球之所以能够飘起来的重要原因。

    猛火油这东西在大汉内地出产极少,偏偏在玉门关延寿县却盛产这东西,被当地人称之为石漆,意思是可以染黑石头的一种漆。

    有时候这种石漆会自燃,一旦自燃就会生出滚滚浓烟,因此,在戈壁上只要看见黑烟,就等于看见了石漆。

    霍去病在戈壁上漫游的时候,发现了这东西,装回来一些丢给云琅之后就不闻不问。

    云琅并没有故作神秘,派人弄回来数百车之后就尽数交给了霍光,且与那些宝物同列。

    霍光没有时间去处理,又把这东西交给了梁赞,不久之后,云琅就得到了这个世界上第一罐汽油。

    如何冶炼石油梁赞自然不懂,他只是简单的将石油放进先生蒸馏烈酒的木桶里蒸馏,然后就从出酒的地方得到了这个世界上第一桶汽油。

    只是在爆炸了几次之后,梁赞也不是很喜欢这东西,加上把这东西装在木桶中,第二天再看,里面的东西不翼而飞了,这让他对这东西的好感度再次降低。

    好在,后面蒸馏出来的东西不错,用来点灯,除了烟大之外没有多少毛病,于是,梁赞就把这东西开拓成了灯油,也算是玉门之地一个土产。

    灯油就是猛火油,云琅一般把这东西称之为煤油,霍光,梁赞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被称之为煤油,既然师傅已经确定了,这东西就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字——煤油。

    霍去病对这个东西非常的满意,无论何时何地,灯油都是一个很好的东西,除过富贵人家喜欢用蜡烛,普通百姓家大部分用的都是灯油。

    这是一门大生意……

    直到云琅把最初的一瓶汽油埋在沙土里点燃之后,霍去病无聊的戍边生涯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色彩。

    云琅瞅着闺女怀抱一个小本子,还不时地在本子上记录一点什么,就觉得闺女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至于那些忙着往热气球上搬沙袋的家仆,看着就来气。

    闺女已经告诉他们来,她准备计算热气球的升力了,那些蠢货却硬是往热气球拖着的篮筐里堆满了沙袋。

    难道就不知道抵达临界值之后就罢手的道理,用力的在那里捣鼓煤油炉子做什么?

    难道一点余量都不留吗?

    “耶耶,耶耶,热气球飞不起来!”

    云音发现父亲站在一边看她做实验,连忙跑过来撒娇,希望父亲能够帮她。

    云琅查看了一下闺女手上的记录本子,挠着头发道:“闺女啊,热气球的升力是有限的,你为何一定要往篮筐里装两百斤的沙袋呢?”

    云音含羞带怯的瞅着父亲道:“我跟阿光加起来有两百斤重了。”

    云琅眨巴一下眼睛,对云音道:“霍光这个混蛋至少有一米八高,多年练武,全身都是腱子肉,看着瘦峭,体重绝对不会低于一百五,这样的人上热气球做什么?”

    云琅的一句话似乎一下子就把云音的脊梁骨给抽掉了,泱泱的将记录本子塞在父亲手里,哽咽着跑了。

    跑了一半还特意折回来在热气球篮筐上踢了一脚道:“谁稀罕!”

    红袖看到了这一幕,来到发愣的丈夫身边道:“你闺女要成人家的人了。”

    云琅冷哼一声道:“至少还有六年。”

    红袖攀着云琅的肩膀道:“您当年对我就是这样的,人家十五岁的闺女早就出嫁了,偏偏把妾身留到十七岁,好几次看您瞅着妾身的身子发愣,也不知道您这么辛苦为了什么。

    如今呢,还要把阿音留到十八岁,小心留成仇!“

    云琅翻了红袖一眼道:“你知道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