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六十三章皇帝的政治经济学
    第六十三章皇帝的政治经济学

    刘彻回到未央宫的时候,如果不是跟卫皇后一起安寝的话,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

    他现在睡前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靠在床上看书。

    云琅没有弄出纸质书本之前,他是没有这个习惯的,毕竟,捧着木牍或者竹简躺在床上看,是一桩很耗费力气的事情。

    有了容量更大的纸质书本,躺在床上看书才成为人生中不多的几种享受之一。

    眼看着刘彻开始的眼神开始迷离,钟离远就小声的提醒皇帝:“陛下,夜深了。”

    刘彻‘唔’了一声,钟离远就把皇帝手中的书取过来,小心的夹好书签,放在一边的小几上。

    放下床帏,吹熄了床头灯,自己跪坐在皇帝床头边,等着皇帝入睡。

    “解决百姓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必须大力发展生产力,这是百姓对国家的本质要求,是维系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特征……”

    钟离远的目光落在书本上,他发誓,这里面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识,偏偏,他根本就读不懂这上面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冥思苦想了很久,发现,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皇帝悠长的呼吸声从床帏中传出,钟离远就熄灭了鹤嘴灯,两个宫女,两个宦官悄悄地出现,跪坐在黑暗中。

    他离开了未央宫,来到高高的露台上,八月的长安酷暑难耐,即便是深夜,也难得凉快下来。

    未央宫地势高,两边水雾重,蚊子还飞不上来,再加上凉风习习,所以说,露台是未央宫中最受人欢迎的地方。

    皇帝睡觉了,钟离远也就下差了,脱掉被快被汗水湿透的大衣服,抬起双臂,让凉风沐浴全身。

    看不懂皇帝看的书,这很正常。

    皇帝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博学的人,而且看书成瘾。

    钟离远也是读过书的人,然而,他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复仇上了,并没有过度的涉猎学问。

    自从付出惨重代价复仇完毕之后,他的生活就乏善可陈了。

    现在,他很想知道皇帝为什么要读这些书……

    能帮他解释那句话含义的人自然只有张安世。

    未央宫很大。

    很多时候,皇帝睡觉了,官员们却还要继续工作,张安世最近就一直留在未央宫中,随时准备着等待皇帝召唤。

    钟离远走下高台,穿过长长的甬道,让侍卫打开连接外间的大门,又走了半里长的路,他就见到了张安世。

    张安世最近被刘彻支使的团团转,完全就不考虑他个人的想法,很多关于银行的细则甚至都是刘彻自己制定的。

    ……虽然狗屁不通,张安世却一定要从这一堆狗屁主意里面发现金子,并且将之发扬光大,最后成为皇帝可以拿出去吹嘘的亮点。

    所以,他的工作压力就变得非常大。

    钟离远走进来的时候,张安世正在重新泡浓茶,皇帝的建议又来了,他必须尽快的安排,理出头绪,明天的时候好让桑弘羊把事情交代下去。

    钟离远拒绝了张安世递过来的浓茶,他准备求教过后就去睡觉。

    “你问的这句话出自我西北理工名篇《政治经济学》中一个著名的结论。

    想要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你就必须要懂得什么是《政治经济学》。

    广义地说,是研究一个社会生产、资本、流通、交换、分配和消费等经济活动、经济关系和经济规律的学科。

    也有人说这是一门研究‘国民财富的产生和分配”的学问。

    想要理解那句话的含义,首先就要弄明白什么是‘生产力’,什么是‘生产资料’,什么是‘商业’,什么是‘商品’,还要了解‘商品与生产力之间的换算关系。’

    你确定你想知道?”

    钟离远自然对钻研学问没兴趣,听张安世说了一大堆的从未听说过的名词,就激动地拉着他的手道:“这么说,能看懂这句话的人,是不是已经算是把这一门学问吃透了?”

    张安世摇摇头道:“我跟着师傅学了六年,至今看那门学问,依旧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西北理工好多学问,就算是学一辈子也没可能说自己已经完全掌握这门学问了。

    当然,能看懂那句话的人,也算是不错了,至少不像别人那样对商业,对经济,一无所知。

    对了,从哪看到的?

    这本书可不是我西北理工外借的书。”

    钟离远笑而不答。

    如果是云琅,他自然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他皇帝正在看他们家的书,而且已经看了不下十年。

    张安世?还是算了。

    长平回到了上林苑,却没有回自家的庄园,而是直接来到了长门宫。

    云哲跟蓝田正在斗殴,而且两人都穿着铠甲,手里握着武器,打的乒乒乓乓的。

    “你就不该去找阿彘,尤其是不该跟他的想法相悖。

    现在的阿彘,其实才是最大公无私的时候,当然,他的公平是站在大汉江山的立场上的。

    想要帮云琅他们,你最好直接做,不要问,做的不好阿彘会阻止,做得好了,阿彘会放任自流。

    指望阿彘自己为某一个人开口子,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必须要把大将军,去病,阿襄,云琅跟我大汉江山牢牢地绑在一起,他们才会高枕无忧。”

    阿娇现在早就对长平没有什么怨恨之心了,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为大汉国,为皇帝操了一辈子的心,最终却被开革出局,如果不是嫁给了卫青,这辈子一定非常失败。

    长平翻了趾高气扬的阿娇一眼道:“你的做法,就是把蓝田许配给云哲?”

    阿娇认真的点点头道:“你觉得这个法子如何?”

    “刘氏女子不值钱!”

    “加上长门宫就值钱了。”

    “你觉得阿彘不会收回长门宫?”

    听长平这样说,阿娇忍不住哈哈大笑,指着窗外的重重屋宇道:“你以为长门宫就是这些?

    阿彘如果要,给他就是!”

    长平痛苦的呻吟一声道:“你布局十年,长门宫下走狗数不胜数!”

    阿娇得意的挑挑眉毛道:“你这些年又干了些什么?给皇帝送美人,现在已经送出祸患来了,你就没点后悔的心思?”

    “阿彘最恨别人结党营私,你长门宫已经积重难返了。”

    “对啊,你说的没错啊,如果长门宫小的话,阿彘早就拿走了,现在,长门宫太大了,大到了让阿彘无法下手处理的地步了,你看着,只要阿彘铁了心要收拾长门宫,他就做好过十年苦日子的准备吧。

    另外,长门宫对阿彘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准确的说,长门宫也是他的,我想不出,阿彘有什么理由来祸害我长门宫。

    长门宫变成了另外一个朝廷。

    皇帝依旧是阿彘,我们没有多余的心思,只是想把阿彘从另外一个朝廷那里拖拽过来。

    刘萍,这就是我告诉你的融合之道!”

    长平惊讶的合不拢嘴,她以为阿娇治下的长门宫一直是皇帝自己在控制,听阿娇如此一说,她发现,阿娇更像是皇帝另外一个朝廷里的宰相,而不是他的妻子。

    教训了长平一顿,阿娇就愉快的把两个打闹累了的家伙叫过来,亲自给他们解身上绑的那些零碎。

    长平从地上捡起一对护膝,拿在手里敲打两下,有金属碰撞声传来。

    她就瞅着满脑袋都是汗水的云哲道:“你将来会娶蓝田吗?”

    云哲擦一把脑门上的汗水,抖着自己被汗水湿透的裤头道:“不娶不行。”

     长平笑着给云哲擦拭了汗水,继续笑眯眯的道:“为什么不娶不成呢?”

     云哲回头看看呲着牙冷笑的蓝田道:“她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