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六十一章与狼论恩,与刘彻论情
    第六十一章与狼论恩,与刘彻论情

    六百人失爵,一百零六位侯爵成了布衣……

    剩余的爵爷们弹冠相庆。

    那些失去爵位的官员心丧若死,齐聚丞相府,希望能由公孙贺带头去未央宫叩阙。

    公孙贺的一句话让很多心怀不满的人彻底闭上了嘴巴。

    “老夫如今可以回到老家,种田,经商,狩猎,儿孙绕膝颐养天年,全赖陛下仁慈,夫复何言?”

    说完这句话,公孙贺就主动脱掉官府,冠冕,印绶,打叠整齐摆放在木盘中交给了前来传令的钟离远。

    全家在一个时辰之内就搬离了丞相府,两个时辰之后,就离开了长安,直奔老家北地郡。

    公孙敖前来送行,公孙贺却不停马车,仅仅拱手与公孙敖作别。

    “公回程何其速也!”

    “某家侥幸在雷霆中活命,焉敢奢求,只求尽快回家务农,给子孙求一个平安。”

    “兄长走了,某家该如何自处?”

    “你本就是一介无赖汉,侥幸获得天子信赖,如今富贵多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想要保身,唯无赖而已。”

    公孙敖目送公孙贺绝尘而去,回到府中,就大开酒宴,欢庆合骑侯爵位得保。

    席间,纵酒高歌,呼卢喝雉,投壶杂耍尽情嬉戏,一连六日,合骑侯府上歌舞不绝。

    未央宫里静悄悄的,就连最勤快的宦官宫娥,此时也不敢轻易走动。

    皇帝的心情非常好,在他的面前,是一张长长的官员名单,凡是被皇帝红笔勾勒过的,将不再出现在大汉国官员序列中。

    普天之下,能把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干的理直气壮地人只有刘彻!

    长平跪坐在殿下,等待皇帝处理公事,如今,她的心如凉水,多年谋划一朝成空。

    她不想为那些失去爵位的官员说情,她来到未央宫,唯一的目的就是请罪。

    与长平有关的爵爷,被废黜了二十六人。

    刘彻心情愉快地处理完毕了手头的事物,然后就来到长平对面坐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长平道:“吐故纳新乃是帝国存活之道,阿姐不必自责。”

    长平叹口气道:“就是觉得这些年推荐的人对陛下,对我大汉江山无益,心怀惶恐之情,特来请罪。”

    刘彻哈哈大笑道:“阿姐不必如此,废黜爵位,并非是因为这些人毫无用处。

    而是,我大汉如今天下平定,这些得爵之人已经不适合再身居高位,新的天下,新的局面,自然就需要新的官员来与朕一起将我大汉江山打造成铁桶一般的江山。

    接下来,朕就要大开选材之门,天下间,只要觉得自己是可造之材,朕都欢迎他们来到长安,参加大比,而后,按照录取名次分封官员。

    元狩之年已经过去,年后,朕将开启元鼎之年!”

    长平俯身施礼道:“陛下有次雄心壮志,臣为陛下贺,如今,臣已老迈,不做他想,只希望过几年儿孙绕膝的日子。

    臣这一生,子嗣艰难,所出者,不过曹襄一男,后来又有云琅拜在臣的膝下以为良子,这才稍解老妇寂寞。

    如今,襄儿已然归京,就是不知我那苦命的良子何时才能从苦寒之地回来?”

    长平心中的不满之意已经完全爆发,她自认为这些年为了大汉江山,她并无私心,全心全意的辅助皇帝治理这个巨大的国家。

    如今,天下抵定,她万万没有想到,皇帝第一个开刀的对象居然是她。

    刘彻沉吟片刻,叹了口气,拉住长平的手道:“阿姐莫要生气,这些年阿姐的所作所为朕铭记在心。

    想当年,朕初登大宝,是阿姐提着剑护卫在朕的身边,朕这才能有一个安稳觉可以睡。

    深宫凄凉,孤寂,阿姐就为我唱歌,让我脱离那些可怕的梦魇。

    此情此景,朕如何能忘?

    平阳侯病死,武安侯田蚡气焰嚣张,与藩王里应外合,天下动荡,阿姐顾不得为曹氏守孝,亲提我王族锐士六千将长安守卫的水泄不通,给了朕足够的时间熬死田蚡……这些事情,朕哪里能忘记?

    卫青出身奴隶,阿姐降尊纡贵嫁给了他,朕如何会不明白姐姐心中的苦楚?

    只是为了大汉,阿姐与卫青这个奴隶人一生相敬如宾,毫无怨言,朕如何不知?

    朕亏欠阿姐良多,大汉国亏欠阿姐良多,朕不是铁石心肠之人,怎能视而不见?

    可是!

    我大汉自太祖高皇帝揭竿而起以来,披坚执锐苦战,击败天下群雄,方有我大汉基业。

    匈奴人自高原发迹,从我大汉之初,就压迫的我们喘不过来气,列祖列宗没有一天不为匈奴发愁……

    如今,匈奴终于被赶走了,大仇不能报,朕心痛彻骨髓。

    然而,朕不得不认了这个现实。

    匈奴走,确实比我们清缴匈奴对我大汉更加有利。

    阿姐,你我的生命都不属于我们自己,我们的心肝脾肺肾乃至皮毛全部属于大汉国。

    我们个人的荣耀,个人的心绪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大汉能够万世永存,朕被煎骨剥皮又算得了什么。”

    长平听了嚎啕大哭,双手拍打着地面哭叫道:“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是我的心,我的心就是过不去。

    卫青戎马一生,为了大汉国追逐匈奴到了天边,阿襄一介纨绔子,为了大汉多次与匈奴直接面对,我知道他胆子小,一想到我把一个胆小的孩子硬是送到了最凶恶的敌人面前,我的心都要碎了。

    还有云琅……

    我平生最对不起的就是阿琅,他那么聪慧的一个孩子,那么讨厌战场的一个孩子,硬是被我给逼迫成了名将。

    他天性逍遥,与世无争,如果没有我,他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没有?

    现在,你再看看,卫青身体康健,却要装出弱不禁风的模样,去病儿天下无敌,如今只能坐在阳关城头渴盼敌人来战。

    阿襄的身体不好,虽然经过云琅一再调整,却坏了根基,也不知道能不能为我披麻戴孝。

    最苦的就是我的良儿阿琅……多年以来,你处处看他不顺眼,处处针对他,不管他立下何等功勋都不能让你把他当做我皇族子弟来看。

    在内,有何愁有时时看着,在外,又有隋越刻刻监察,他的一言一行都被他们记录在册。

    隋越为云琅多说了一句话,就被你打入掖庭宫为奴,张汤与云琅交好,就被你活活逼死。

    办一个破钱庄,其中还有你六成以上的份子,就这样,桑弘羊那种狼心狗肺之徒还在处处觊觎。

    皇帝啊,你到底要他们怎么做你才满意啊?

    现在,天下平安,我大汉国四野无敌,他们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老妇求你,让他们一个个都回来,就围着老妇过活,让老妇每日里都能看见他们。

    我李萍,是皇族,为了大汉国不管付出多少都是应该的,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不在乎。

    可是呢,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我求你放过他们,让他们回来,让他们回来,我们不要官职,不要爵位,什么都不要,我们就待在家里种田……”

    长平哭泣的快要昏厥过去,刘彻的脸皮在不断地抽搐,平日里对他百依百顺的阿姐,这一次再也无法忍耐了。

    刚刚废黜别人爵位带来的愉快心情,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长平的哭声慢慢低沉下去,偶尔出现的抽泣却更加的让人心痛。

    刘彻抬头看着天慢慢的道:“你门下二十六人的爵位不撤了……”

    长平猛地抬起头,用猩红的眼睛看着刘彻吼叫道:“他们的爵位与我何干?

    他们确实为大汉国立下过功勋,我们也给了他们足够的荣华富贵。我们原本就两不相欠!

    刘彻,我今天,没有跟你说朝政,我跟你说的是亲情,我说的这些人都是你的亲人。

    你醒醒啊,不要真的把自己过成孤家寡人,到时候你一个人高坐在皇位之上,放眼望去,连一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那才是你这个皇帝做的失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