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六十章酎金失侯
    第六十章酎金失侯

    霍去病很无聊。

    其实,云琅更加的无聊,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以前的时候,有匈奴为敌,大家好歹都有一个目标,现在,匈奴人跑了,大家连为之奋斗的目标都没有了。

    如果说云琅这样的人还在追求什么富贵荣华,那是对云琅高傲的心最大的羞辱。

    富贵荣华虽好,还不值得他这个奇特的生命用自己的所有去追逐。

    他没有被天雷烧成灰烬,还来到了大汉这片沃土,本身就是一件大神奇的事情。

    这些天来,霍去病跟云琅之间的通信非常的密集,基本上两天就会收到霍去病的一封来信。

    同样的,两天之内,霍去病也会收到云琅的一封信,只要是来往武威郡跟阳关的信使身上,都会有他们两人的信函。

    寂寞的霍去病对自己的未来极度的不看好,他甚至忧伤的写道——此生再无用武之地!

    在云琅看来,这就是霍去病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第一次向这个世界低头。

    以前的霍去病是何等的骄傲,无论遇见的是千军万马,还是鬼蜮伎俩,他都能依靠自己的大戟从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现在,他这个无敌的猛将,只能枯坐在阳关的城头,幻想有敌人从地平线上出现……

    第一名畴现在成了武威郡的长史。

    他是云琅认识的第一个田氏族人。

    也是田氏族人挑选出来的话事人。

    这样的人如果不把他摆在明处,就会在暗处搞一些让云琅难受的小动作。

    把他推荐成官员,一切就很方便了。

    任何关系到移民或者田氏族人的事情,云琅一般会派遣第一名畴去处理,处理好了没有奖励,处理不好,就会有刑罚派发下来。

    第一名畴就在这种痛苦的环境里担任了武威郡的最高民事官员。

    在他的头上,还有司马迁这个暂时的武威刺史压在他头上。

    李陵成了武威的军司马,这是一个真正的一千担官职,他的祖父李广,在右北平的官职也不过如此。

    马上就要夏收了,云琅来到武威郡之后并没有打扰这里的各部羌人头人。

    他准备在夏收之后再与这些羌人们好好地讨论一下加入大汉族的事情。

    派下去摸底的人回报上来的消息还算让云琅满意,羌人头领们对于全族变成汉人并没有太大的阻碍心理,甚至有一些头人非常的欢迎。

    云琅并没有剥夺掉羌人头人的各种权利,相反,还加强了一些。

    当这些头人们全部变成汉家官员之后,对于民族的大融合还是非常有好处的。

    只要是官员,就会有调动,升迁,等等好处,当然,下狱,砍头这些坏事云琅一般是不会告诉这些头人的。

    这些头人们见识了汉家官员的威风,以至于让他们忘记了霍光不久前才当着很多人的面,一剑砍掉了某一个官员的脑袋。

    云琅准备在两年之内把这些头人们管辖的地方更换一下,只要完成了更换,也基本上就消灭了所有羌人的头人。

    东方朔,司马迁对云琅这一手政治手段非常的钦佩,觉得兵不血刃就能安定地方蛮族,这是一种极为高超的政治手段。

    一时间,让这两位真正的高人,对云琅的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司马迁甚至用最中正平和的笔法,记录了云琅的这一政治策略,并且按照云琅的解释,将之命名为——改土归流!

    这样的法子可以用很多年,只要是有蛮族的地方,其实都可以使用一下。

    甚至在一些大汉国的力量还没有办法触及的地方,比如吴越之地的外边,乃至岭南之地的南边也能按照这一套成功的流程先做,等到帝国的触角真正波及到这里了,就能更换官员,收割果实了。

    这样做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汉人的生活水平要远远高于那些蛮族。

    过上好日子是每一个人终身追求的事情。

    除过身毒国人在追求死后的来世之外,其余的蛮族都很希望在有生之年就能过上吃得饱,穿的暖的生活。

    为此,他们可以舍弃自己那些不好的生活习俗。

    以羊为图腾,这是不好的,以后要改为龙,被发衣皮?这也是不好的,以后要该穿麻衣,葛衣。住帐篷?这更加的要不得,凉州准备推行房屋建设。

    有病了之后请巫婆跳舞?这个可以继续,如果巫婆跳舞之后不见效,应该吃药。

    妇人生孩子的时候不能粗暴的用木棍往外擀,需要等孩子自己从妇人肚皮里爬出来……

    大部分的策略,对于羌人来说都是好的,他们没有生成文字,所以指望一群文盲多么的坚持自己的本族文化,这非常的不现实。

    更不要说,从羌人变成汉人之后,他们的赋税就会降低三成!

    第一名畴这些真正的汉人必须要成为羌人们羡慕的人群,他们也是云琅统治凉州的基本人群。

    所以说,皇帝要求凉州牧打压田氏,到了云琅这里,就完全变味了。

    不管田氏的人多么的贪婪,也比那些整日里盯着汉人美女看的羌人更让云琅放心。

    时间会告诉刘彻,他的基本势力同样是汉人本族人,不能因为田氏有自己的发家手段,就不把人家当人看。

    太祖高皇帝时期天下不稳定,出了田横这样的人物,自然是要担忧一下的。

    放到现在,云琅唯恐汉人不懂得如何致富,哪里会嫌弃田氏赚钱的花样多呢?

    云琅看了上下好几千年的历史,百姓从来都是因为衣食无着才会揭竿而起,从来没有听说百姓因为太富裕,会导致朝代替换的。

    百姓们不在乎皇位上坐的是谁,他们更多的注意力都在自家锅里的粥上。

    夏收的时候,从京城里传来一个算不上坏的消息——丞相公孙贺终于被罢免了。

    这对公孙贺来说应该是一件喜事,自从公孙弘死后,大汉国的宰相大多不能落好,公孙贺能够全身而退,算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只是,他在丢掉丞相职位的同时,也丢掉了自己的南奅侯爵位。

    与他一同丢掉爵位的人,足足有六百人!

    云琅在看到邸报的时候非常的吃惊,直到曹襄从长安发来的信函中解释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云琅才知道,皇帝终于对满世界都是侯爵这件事已经非常不满了。

    每年六月的时候,就到了列侯们给宗庙敬献黄金祭祖的时候,等到了九月中,大祭司就要开始了。

    云琅自从被封永安侯之后,每年给宗庙敬献的黄金也不在少数,回回都是用成色最好的黄金。

    基本上每年都能获得皇帝嘉奖,去年的时候,皇帝甚至把云氏制造的金饼子,当做献礼摆在供桌上。

    这其实就是一个过程,侯爵们敬献给宗庙的黄金按理说不可能出错,偏偏就是在今年……列侯因献给朝廷祭祀宗庙的黄金成色不足分量不够,由此犯下不敬之罪而被夺去侯爵者共计一百零六人,南奅侯公孙贺在其中。

    上百名侯爵在一夜间被除爵,这件事迅速就成了轰动天下的大事。

    对于这件事,云琅并不感到惊讶,连年的战争,造就了无数侯爵。

    现在,战事结束了,无数的侯爵都需要皇帝来安排封地,以及发放军功酬金。

    不论大汉帝国如今变得多么强大,如果真正按照他们的军功进行封赏,对财政以及皇帝来说压力都非常大。

    在去年冬日,皇帝就草草的象征性的封赏了一下诸侯,结果,这让很多人大失所望。

    皇帝对军功的不重视让他们暗地里心怀怨恨。

    刘彻不是一个你埋怨他,他就会低头的人,相反,他是你强,他比你更加强硬的人……于是,酎金失侯的事情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这一百零六人当中,云琅唯一觉得可惜的人,不是南奅侯公孙贺,而是从骠侯赵破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