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四十四章幸福的云音
    第四十四章幸福的云音

    霍光回到了姑臧城,心情就好了起来。

    一袭轻柔的青色纱衣披在身上,偶尔会被风吹动,头发随便梳成马尾巴甩在后面。

    端坐在书桌前面,神情凝重,提起的毛笔久久不曾落下。

    霍光叹口气,从桌子下边抽出一条老虎尾巴,对卧在对面的老虎大王道:“你就不能去外边晒太阳吗?”

    老虎无聊的收回尾巴,很快,随便甩动的尾巴再一次磕在霍光的大腿上。

    霍光忍无可忍,跳过桌子抓住老虎的一只耳朵,就准备把他拖出房间。

    老虎以为霍光在跟他玩耍,于是,一头撞在霍光的肚皮上,毫无防备的霍光被老虎一脑袋拱翻在地,在光滑如镜面的木板地上滑行了老远。

    霍光大怒,双腿翻绞,正好钳住老虎的脖子,身体腾空,想要把老虎摔倒。

    老虎脖子粗大,不但不挣脱,反而继续一脑袋顶在霍光的屁股上,让他飞出去更远。

    这一次霍光懒得反抗了,他跟老虎打斗,如果在不伤害到老虎的前提下,只有被老虎虐待的份,这一点,他试验过无数次了。

    云音咯咯笑着从外面走进来,甩掉带着绒球的鞋子,赤着脚站在地板上,给老虎加油。

    老虎开心极了,一个虎扑就泰山压顶一般朝霍光冲过去,霍光向一边翻滚,堪堪避开老虎,却不防老虎伸出了大爪子,又把霍光捉回来,两只粗壮的前爪按在霍光胸膛上,得意洋洋的。

    云音快快的跑过来,跪坐在霍光身边得意的道:“老虎是我的打手!”

    霍光想要挪开老虎的大爪子,试验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就认命的道:“你能不能让你的打手把爪子挪开,我快喘不上气来了。”

    云音摇摇头道:“我就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乖乖的,把嘴张开!”

    霍光很听话,张大了嘴巴,一块金黄色的蛋糕被云音塞进霍光的嘴巴里。

    霍光将蛋糕吞了下去,砸吧一下嘴巴道:“你烤的点心真的是没话说,怎么就做不好饭菜呢?”

    云音笑道:“我喜欢甜食。”

    老虎咆哮一声,云音捡起一块蛋糕塞老虎嘴里,老虎这才肯继续帮她按着霍光。

    这样谈话的样子很怪,云音却很喜欢,霍光也懒得继续从老虎爪子下逃生。

    “你总是喜欢乱跑,才从西南回来,又跑到了敦煌,总是没时间陪我。

    最好让老虎永远这样按着你,你就跑不掉了。”

    霍光干脆把两只手枕在脑后任由老虎按着胸口,见云音有些不高兴,就安慰道:“你在长安应该有很多女伴才是啊,怎么想起来跟丫鬟们学一身的坏毛病?”

    云音摇摇头道:“那些贵女全是傻逼!”

    听到这两个字,霍光吃惊的差点掀翻老虎,是老虎把大半重量压上去,才没有被霍光掀翻。

    “跟谁学的?”霍光有些绝望。

    “张安世骂金日磾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霍光沉默片刻,恨恨的道:“回去之后,我一定剥了他的皮。”

    “家里一点意思都没有,大娘整天板着一张脸,看不见笑脸,三娘见到我就会笑,笑的假了吧唧的,母亲只要见到我,就跟我谈论嫁给谁合适。

    何公公越来越像鬼,连皮球越来越像球,平公公整天睡觉,云哲发誓要击败蓝田,整天把自己操练的快要累死了,两个小的整天哭闹,张安世带着一群小鬼把家里闹得翻天覆地的,没一天安宁。

    至于别人家的大女,我已经殴打了两个,敢说我不是嫡出,简直是在找死。”

    霍光幻想了一下云音殴打别人家贵女的模样,摇头笑道:“然后人家就不找你玩耍了?”

    云音挺起胸膛气咻咻的道:“是我不找他们玩耍了。”

    霍光能想到云音在长安的处境,也明白宋乔为什么一定要把云音送来凉州。

    因为云音的存在破坏了很多人心中的嫡庶观念,加上云音并非婚生子,却获得了嫡子都不一定能得到的地位。

    云音的存在很容易让他们的庶子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也幸亏云音是女子,加上云琅此人历来不走寻常路,大家捏着鼻子也能忍受。

    若云哲不是嫡子却享受嫡子的所有权利,这件事一定能闹上朝堂。

    云音虽然心性粗疏,这件事情却是知道的。

    她曾经无数次的问过父亲,父亲的态度始终如一,云氏的事情关别人屁事!

    人人都说霍光是人杰,云音也这样认为,她自幼与霍光相处甚笃,虽然现在年纪还小,对于男女之事还不是很清楚,却隐隐觉得把霍光一辈子拴在腰带上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云音有些心虚。

    霍光淡淡的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除你之外,其余贵女在我眼中都是狗屎!

    下回再有人那你的身世说话,我帮你揍他们。”

    “女的也揍?”

    “狗冲着你多叫两声,我都揍!”

    云音拍着胸口道:“这就好,不过,你打女人,传扬出去不太好。”

    霍光冷笑道:“耶耶脾气上来,差点连我父亲都干掉,你觉得我会在乎?”

    云音知道霍光母亲之死给了他多大的困惑,连连摇头道:“你打男的,我打女的,打到他们不敢说为止!”

    霍光伸出手摸着云音的面颊,见云音的脸红的像一颗向阳坡上的桃子,很想亲一口,努力了两次都抬不起身子,愤怒的看着老虎,老虎却用了更大的力气按住霍光。

    云音柔柔的道:“耶耶说过,他会保护我,谁敢说我的坏话,他就打谁,云哲也说过,他会保护我的。

    如此一来,老贼由耶耶出手,小贼由云哲出手,年轻的男人你打,年轻的女人我打,我们一家人一起努力,一定会让所有人闭上嘴巴!”

    霍光笑了,用力捏一下云音的脸蛋,有些遗憾的道:“这头该死的老虎应该拿去剥皮。”

    云音笑了,将脸蛋靠在老虎的大脸上用力蹭蹭,然后把一块蛋糕放进老虎嘴里,幸福的道:“你不知道,我打那些贱人的时候,老虎也帮我按着她们,有一个还没打,就被吓得尿裤子了……”

    霍光冷笑道:“他该咬死她们的!”

    云音摇头道:“不杀人!”

    霍光叹口气摸摸云音的头发道:“杀一个,以后就没人说了。”

    云音继续摇头道:“不杀人!”

    霍光见云音态度坚决,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云音这样做只会助长那些人的气焰。

    云氏自从立足长安之后,很少亲手杀人,这对一个大家族来说是不对的。

    既然已经站到了猛兽群中,该吃肉的时候一定要吃肉,而且需要亲自动手!

    依靠别人来捕获猎物,无法完成家族立威。

    窗外有人吹了一声口哨,老虎大王立刻就松开了霍光,从窗户里窜了出去。

    吹口哨的人是红袖,她就站在霍光书房边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从窗户里露出头来的云音,霍光。

    红袖什么话都没说,冲着云音挑挑眉毛就带着老虎走了。

    “我们在说话——”

    云音冲着红袖的背影大声喊道。

    红袖挥挥手,表示知道了,就转过角门不见了踪影。

    霍光不满的对云音道:“我们本来就在说话,你跟她解释什么?”

    云音有些扭捏的道:“我就是给她说一声,免得她想偏了。”

    霍光长叹一声,觉得自己以后应该多跟云音相处,免得她总是跟傻子在一起,那会变得更傻!

     “阿光,你觉得三娘会不会想多了?”

     “不会,她看的很清楚,心里也很明白,不会多想。”

     “她刚才看我的眼神很怪!”

     “你没发现我现在看你的眼神也很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