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三十一章汉代厚黑学
    第三十一章汉代厚黑学

    漂亮女人被一根缺德的绳子绑的紧紧的,不仅仅让她茁壮的胸部变得更加雄伟,单薄的衣衫也被绳子牢牢地束缚在身上,美好的曲线也显露无疑。

    “这个女人怎么样?”霍去病笑着问云琅。

    云琅笑道:“除了脏了一些,没什么好说的。”

    曹襄搓着双手把这个异族女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好几遍之后就义正辞严的对云琅跟霍去病道:“你看看她,毫无驯服之意,容我审讯一番。”

    乌孙女子高声尖叫起来,并且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哀怨的瞅着霍去病。

    “滚!”霍去病舌绽春雷,冲着曹襄吼了一声。

    “你吼什么?”云琅在一边非常不满意。

    曹襄也仿佛发现了新事物,不理睬霍去病的那一声吼叫,反而笑眯眯的看看那个乌孙女人,再看看霍去病,似乎很想从中发现一点什么。

    “我对她没想法!”霍去病迅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发声解释。

    云琅瞅着霍去病却对曹襄道:“阿襄,这个女人归你了,你去审问。”

    曹襄露出一嘴的白牙道:“太好了,耶耶贯会审讯女人!”

    霍去病的喉咙动弹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再出言阻止。

    眼看着曹襄抓着不断扭动的乌孙女人走了,云琅淡淡的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

    “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对你有用?”

    “我有老婆,马上还有一个老婆要来,我要这样的女人有什么用?”

    “我不是说这样的用法。”霍去病有些发急。

    云琅好整以暇的瞅着霍去病道:“哦?还有别的用处?怎么个用处?说啊。”

    “我觉得你在受降城利用女子治理异族的法子很好用,这个女人似乎是他们的什么公主,在短短时间里居然凑够了上万人,跟她一起据守赤谷城。

    应该有点本事。”

    云琅奇怪的看着霍去病道:“你不是一向都醉心于军阵吗?现在突然关心起政务来了,少见啊。”

    霍去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没仗打了……”

    云琅笑道:“这不是军人的最高要求吗?以杀止杀,如今大汉国四海升平,其中就有你霍去病的丰功伟绩。”

    “草原上一个人都没有,兀鹫都要搬家了。”

    “以后还会有人的,这世上最能生孩子的动物就是我们人,我们依靠这个本能战胜了无数野兽终于站立在了世界最高峰。”

    霍去病显然不喜欢听云琅胡诌,叹息一声,坐在椅子上抬起腿,将双脚搭在云琅的办公桌上,摊摊手道:“给我找点事情做吧。”

    云琅嘿嘿笑道:“你不是说要操练一下阿襄吗?你也看见了这家伙快肥成猪了。

    他的体质与你我不同,少年时期遭受了大难,受到的损伤一直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他的本源支持不了他有一个庞大的身躯,所以……”

    “所以要我帮他减肥是吧?好啊!”

    霍去病起身立刻就走了。

    云琅叹口气有些无奈的道:“那个女人你们谁拿走都成,就是千万别干出丢人的事情来……”

    霍去病的身体打了一个趔趄,还是调整了步伐去找曹襄了。

    “先生,我夏侯氏曾经有先人就任了前秦的博士是吗?”

    梁赞给夏侯静的水杯添满了茶水之后,就小声问道。

    夏侯静把目光从文书上挪开,看着梁赞道:“怎么问起这事了?

    是有一位,是德展公,夏侯氏第四代族长,在咸阳宫就任博学才德博士。

    始皇帝死后,就辞官不做,回到了老家,教书育人一生。”

    “那么,德展公的文稿笔记可否在长安?”

    夏侯静点点头道:“在竹简房,不过,当年因为天下大乱,德展公的好多文稿已经毁坏了,你要德展公的文稿做什么呢?

    你什么时候对前秦的过往有兴趣了?”

    “弟子准备研究一下我夏侯氏的过往,整理出一个清晰地脉络,好让我夏侯氏的学问可以一以贯之。”

    夏侯静想了一下道:“好,现在我们回不去,我也有意留在凉州,开拓新的世界。

    你必须回长安,好好地做官,如果你没有在长安坐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为师在凉州的努力就毫无意义。

    夏侯氏弟子很快就要到来,这边我来掌控,至于长安夏侯氏,叫全部托付给你了。

    为师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你的长子必须姓夏侯。”

    梁赞听到这个要求微微愣了一下。

    夏侯静站起身背着手瞅着帐篷外的荒原凄凉的道:“夏侯氏嫡系一脉绝嗣了。”

    “大哥死前不是留下两个女孩子吗?我们可以培养她们,招赘婿就是了。”

    梁赞小心翼翼的道。

    夏侯静摇摇头平静的道:“不可,变数太多了,而且这样做还需要考验人的心性。

    而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

    梁赞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用拇指指着自己道:“弟子觉得没有太大的问题。”

    夏侯静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点点头道:“你是一个很好地孩子,这一点老夫知晓。

    可是呢?你出身贫寒,对宗族一说一无所知,你也不知道何为宗族。”

    夏侯静说完,就用手里的扇子拍打了一下梁赞的脑袋。

    梁赞在心中叹口气,他在试探先生,先生何尝不是在试探他。

    夏侯宗族虽然说是没落了,可是呢,瘦死的骆驼依旧比马大。

    夏侯氏教书育人百年,师傅当年就是看中了夏侯氏的门生故吏,这才让他离开云氏,进入了夏侯氏。

    想要借用夏侯氏的力量为西北理工服务,最终达到鹊巢鸠占的目的,让夏侯氏成为西北理工的隐形力量。

    梁赞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位先生实在是一位高人,在他咄咄逼人的行动下,眼看着夏侯氏已经唾手可得的情况下,先生居然有大勇。

    不惜以年迈之躯,准备在凉州重新创业!

    梁赞甚至能想到,夏侯氏最重要的子弟会被先生全部拉到凉州来。

    却把长安的老弱妇孺交给他来照顾。

    如此……许多年后……即便是发生变故,也是应有之意。

    同时,也不能说先生不看重他,既然是人才,就该有大用,先生已经把妻小托付给了他,再说先生不重视他,就有些亏心了。

    先生的安排看起来非常的贴心,一方面考虑了他的前途,另一方面也给了他极大的权力。

    问题是——距离他全盘接手夏侯氏这个目标,越来越远了。

    这两年折腾下来,原本身体微微有些肥胖的夏侯静,如今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可是,这人的脊梁骨却一直挺得很直。人变瘦了,骨头变硬了。

    或许这就是儒家的真正子弟,他们如同老松,青竹,老梅,愈挫愈勇。

    虽有大雪,风霜,重重欺凌,依旧昂扬向上。

    梁赞看夏侯静的背影,逐渐有了一丝杀机!

    有些人既然不能从精神上击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摧毁他的肉体。

    目标是高尚的,手段就无所谓了,这是梁赞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的一个道理。

    西北理工高高在上……门中弟子人人以为自己是神,所以,很多时候,在看到凡人们跑偏的时候,必须加以纠正。

    曹襄当然不会碰那个女人,他几乎连看的兴致都没有。

    霍去病不能有一个胡人妻妾,他曹襄同样不能有。

    少年轻狂的时代走就过去了。

    以前可以胡作非为,现在,如果再做出格的事情,面临的将是千夫所指。

    霍去病走进他的帐篷的时候,曹襄指指另外一座帐篷道:“想要了,就快去找她。”

    霍去病皱眉道:“我找她做什么?”

    曹襄笑道:“你抓他回来做什么?”

    “我以为有用!”

    曹襄瞅着霍去病道:“如果此人还是处子,就献给陛下您看如何?”

    霍去病的脸顿时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