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九十二章长大成人的刘据
    第九十二章长大成人的刘据

    自古以来北方的异族人就是中原帝国的死敌。

    而来自南方的异族人,对比之下就非常的弱小了,地域决定了那片土地养不出北方那么彪悍的敌人来。

    因此,北方边境,永远都是中原帝国严防死守的防线。

    有历史,就说明有传承。

    周幽王被犬戎族灭杀的事情给中原帝国留下了很深的伤痛记忆。

    而匈奴单于冒顿想要睡吕后的故事更是让刘氏子孙引以为耻。

    刘彻不是一个仁慈的君主,他对汉人都谈不到仁慈,对于匈奴人自然是随心所欲的对待。

    政治讲究平衡,刘彻认为只要国家的国土足够广博,他就能做到平衡。

    某一地受灾了,那就把百姓搬离那里,去别的地方找饭吃,百姓的粮食不够吃了,只要多种一些,就一定能有收获的。

    这与云琅的败家子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

    皇帝强势的时候,天下所有人都要让着皇帝,这是必须的一个过程。

    没人愿意找死,因此,在强大的皇帝治理天下的时候,门阀豪强的力量就会变得很小。

    曹氏在清理门户,云氏在削弱自家的存在感,基本上所有的大族在做同样的事情。

    他们同时也在远离皇长子刘据!

    刘据的马车驶进关中的一刹那,文武百官齐齐的闭上了嘴巴。

    只有民间的大儒夏侯静极力主张希望皇帝能够早日册封太子,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霍去病以前在卫皇后哀求下,上书皇帝希望能早日立下太子,是被皇帝命人叉出大殿,丢在台阶下面的。

    曹襄被母亲逼迫,准备跟舅舅说说表弟成为太子的事情,话才说了一半,就被刘彻殴打的死去活来。

    在前两位的教训面前,云琅很聪明的没有跟皇帝说起这件事,即便如此,刘彻看他的目光也极为不友善。

    夏侯静不知走了什么运,在满朝文武全部闭嘴的情况下上书皇帝,提起立太子的事情,并且表示这也是鲁地大儒们的一致意见。

    话语说的强硬,似乎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皇帝却没有生夏侯静的气,收到奏折之后还专门给夏侯静给了一道旨意,专门解释,现在不能立太子的原因。

    夏侯静看到旨意之后,立刻就发动自己能发动的力量,继续上书皇帝……这一次皇帝留中不发。

    人人都以为夏侯静这一次要犯忌讳了,夏侯静却非常安静,据说正在说动山东的儒生史东梁将家中大女嫁给刘据为妃子。

    就在夏侯静身处风口浪尖的时候,他的弟子梁赞,却在阳陵邑开了一家糕饼店。

    一时成为士子们的笑谈。

    就连夏侯静在获得皇帝大批赏赐之后,也劝说梁赞放弃贱业,专心就学。

    梁赞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日显贵,明日落魄,本就是常事,依靠贵人的恩宠获得财富不能长久,唯有自立才是正途。

    不但自己亲自站在糕饼店外大声叫买,还放弃了跟随夏侯静四处讲学扬名的机会。

    被士人笑称为痴人!

    看惯了岭南,西南荒蛮的群山,再看到关中沃野千里的模样,刘据竟然生出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此去经年,已是物是人非。

    “不知霍光看到我今日显贵,会不会后悔?”

    刘据此时很想看到霍光后悔的模样。

    瘦峭的快没有人形的狄山道:“殿下……不可……羞辱霍光。”

    刘据把玩着一枚玉佩笑道:“吹尽黄沙始见金啊,你是黄金,霍光不过是流沙而已。”

    狄山摇摇头,不愿意再说话,他说话本就艰难,这些天因为霍光的事情已经跟刘彻说过很多次了,没有一次有效果。

    刘据见狄山沉默,就宽慰他道:“霍光有一位好师傅,好兄长,不靠我们也能活得很好,或许这就是他没有毅力跟我们一条道走下的原因所在。”

    狄山吃力的道:“殿下……在西南……过……于……贪婪了。”

    刘据点点头道:“是啊,我确实有些着急了,孤王为皇长子已经十四年了……时间太长了。”

    狄山连忙道:“殿下……不得……腹诽!”

    刘据轻笑一声,对狄山道:“在你面前我如果还不能随心所欲的说话,那就太郁闷了。

    爱卿如果没有口吃的毛病,孤王一定将你举荐给父皇,委以重任!”

    狄山笑道:“微臣……很……知足!”

    刘据摆摆手道:“你的忠诚,你的才干,我是有切身感受的,不必过谦。”

    说着话就掀开马车帘子,瞅着一身戎装护卫着马车的郭解对狄山道:“出发之前,我以为此人不可用,现如今,我却引为心腹之臣,这世间的人啊,真是无法预测。”

    狄山摇头道:“臣以为……此人野性难驯……没想到……”

    刘据大笑一声道:“比霍光这等虎头蛇尾之辈好的太多了。

    昔日云侯教导我‘看人需要三年整,吹尽黄沙始见金’,这句话真是妙用无穷,没想到被风吹走的第一粒沙子就是他引以为傲的大弟子!”

    狄山见刘据越说越过分,就低声道:“不……可!”

    刘据笑眯眯的道:“我自有分寸,云琅这个卫将军我还是尊敬的。

    至少,他是支持我的。”

    就在两人低声交谈的时候,就听郭解在外边禀报道:“启禀殿下,我们已经过了渭水!”

    刘据从马车上下来,看着刚刚走过的渭河桥叹息一声道:“我们走的时候河面上还没有这座桥。”

    郭解笑道:“殿下戎马倥偬,哪里能理会这等小事!”

    刘据摇头道:“这可不是小事,我们这一路上吃足了道路糜烂之苦,回到关中才仿佛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别小看这座桥,很快,这里就会出现一个繁华的村镇,而后,村镇又会衍生出一座城池来。

    一个国家,就是这样慢慢兴旺起来的。”

    郭解大笑道:“如果殿下喜欢桥梁,微臣愿意献出此次出征西南所得,供殿下在关中修桥。”

    刘据看着郭解笑道:“这些财货都是你用命换来的,孤王还没有拿自己部属的心血来为自己捞取名望的习惯。”

    郭解连忙道:“微臣能在殿下的门下行走,自然是期望殿下能够节节高升,殿下是我等苦命人的主心骨,只有殿下好了,我们才能好,这个道理微臣虽然出身草莽,还是知道的。

    殿下但有所需,莫说区区钱财,就算是要微臣这条命,也绝不皱皱眉头!”

    刘据看着冬日里清澈的渭河水,幽幽的道:“在西南,我们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将军也尽可用你的刀为孤王开山劈石。

    在关中,在长安,在上林苑,天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我们从今日起起一定要小心从事。

    谢长川原本是我们最好的一个棋子,可惜才开始用,就被人连根斩断。

    郭解,此事断然不会平白无故,孤王要你回到家之后,就发动你所有的力量,为孤王解惑。”

    郭解连忙拱手道:“微臣已经派出人手探查了,回到上林苑之后定会给殿下一个详细的说法。”

    狄山皱眉道:“谁?”

    郭解笑道:“任侠父,若说军阵作战他不如我,论到探听消息,为贵人解惑,我不如他多矣。”

    狄山长叹一声道:“我……就……怕……结果……会超乎我们……的预料。”

    刘据大笑一声挽着狄山,郭解的手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答案,总比我们一头雾水来的好。

    我们一起进京,看看到底是何方魑魅魍魉之徒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