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乡 > 第八十四章人情世故
    第八十四章人情世故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坐在矮几前,一边咳嗽一边批阅文书,让人多少能感觉出一丝丝的悲壮意味。

    赵禹看到云琅,曹襄联袂而来,连忙起身迎接两位君侯。

    曹襄懒洋洋的对赵禹道:“我们兄弟今日前来就是来让你宰杀的肥羊。

    错过了今日,以后估计就没有机会了。”

    赵禹笑道:“大司农的家仆日日来老夫门下打探,代替老儿宽询问他家的外甥什么时候处斩。

    老夫就知晓,一定会有大人物前来说项的,只是没想到老儿宽居然请动了两位君侯前来。”

    云琅拱手道:“劣徒一定要娶大司农家的掌上明珠,我念这个孩子没了父亲,少了帮衬,我这个做师傅的只能赤膊上阵了,现在,就看中尉给不给我们兄弟这个面子了。”

    赵禹笑呵呵的道:“此人牵涉颇深,两位君侯想要保出去,就不怕受到牵连么?”

    曹襄不耐烦的道:“要受牵连,也是儿宽老儿被牵连,关我们兄弟屁事。

    我们兄弟就想给张安世弄一个合适的老婆,别的事与我们何干?”

    赵禹并不着急,召唤来胥吏为他们两人倒上茶水,邀请饮茶,看样子还有很多话要说。

    一盏茶水喝了一半,就见赵禹慢悠悠的道:“兹事体大啊,如果谢永不死,梁如意不过是一介走狗而已,看在两位君侯的颜面上,给点惩罚,放了也就放了。

    可是呢,谢永是事发之前就死了,他死了之后,老夫捉拿谢氏帐房,乃至于谢长川,他们居然是一群糊涂蛋,什么都不知道。

    王温舒对谢长川用了刑,也没能从他嘴里掏出一些有用的东西,眼看追索无望,陛下就匆匆的将谢长川一家流放去了田横岛。

    现在,能称得上大老鼠的,就有这个梁如意,陛下没有旨意,老夫哪里敢放人呢。

    云侯既然能从虎口中将你的妻弟夺出来,不妨继续恳求一下贵人,老夫这里也好做,只要旨意到了,老夫定然不会从中作梗,只会乐见其成。”

    曹襄手里揉捏着一串珠子,懒散的道:“你也太高看这个梁如意了。

    把他的名字报上去,有辱圣听!

    现在,我们兄弟来了,就是给了你老赵天大的面子,千万别跟我们兄弟说什么兹事体大。

    说句犯忌讳的话,伺候不好我们兄弟才是真正的兹事体大。”

    云琅跟赵禹两人钦佩的看着曹襄,这种话也只有他说出来才不会犯忌讳,如果出自云琅的嘴巴,赵禹就敢当场将云琅下狱!

    赵禹幽幽的道:“皇长子此次西南征战,泰半成果不见踪影,陛下虽然没有下令严查,却也没有放出什么别的话。君侯是在难为老夫。”

    云琅轻声道:“这件案子,没有人比陛下更加清楚的了,某家大弟子霍光回来之前,我就觉得不对,亲自向陛下请罪,退还了一大批金银。

    陛下手中还有一封绣衣使者的密奏,据说还有一张名单。”

    赵禹不动声色的道:“哦?竟然还有此事?既然陛下有名单,老夫这里就轻松了,按图索骥而已。”

    曹襄轻笑一声道:“陛下把名单给烧了。”

    赵禹抬头看了曹襄一眼,见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就站起身告罪一声,就去了公廨外边。

    曹襄闭着眼睛盘着手里的珠串,慢悠悠的对云琅道:“我就说嘛,这些老贼应该都有他们自己的消息渠道,就是不知道是谁!”

    云琅摇头道:“我没兴趣知道任何关于陛下的事情!”

    曹襄冷笑道:“有阿娇贵人正大光明的告诉你,你还用得着找什么门路?”

    云琅点头道:“没错,事情就要办得正大光明才好。”

    “包括你偷偷地告诉我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云琅点头道:“正大光明的救援兄弟,有何不可?”

    曹襄叹口气道:“下次不要掰开了揉碎了再告诉我,这样会显得我很傻。”

    云琅同情的看着曹襄道:“你的家族太大,人太杂,稍有不慎,就会被卷进漩涡之中。

    我身在局外,多少可以看得清楚一些,你如果觉得不服气,等我死后就用同样的法子照料一下我家。”

    曹襄笑道:“将云音嫁给我儿子,你想让我怎么帮助你都成!”

    云琅冷笑一声道:“你真的认为霍光是一个好对付的?”

    听云琅说到霍光,曹襄眼中兴奋的光芒就渐渐地淡化了,身为云琅最亲密的兄弟,他知道霍光这个妖孽是何等的可怕。

    “看样子霍光要成你的女婿了是吗?”

    云琅笑道:“那要看他能否获得阿音的喜欢,我很早以前就说过,云氏子孙婚姻自便。”

    曹襄懒懒的笑了一下,指着云琅道:“会酿出祸端来的。”

    云琅笑道:“这天下终究是有德者得之。”

    就在云琅跟曹襄在官榭闲谈的时候,赵禹已经重新检验了一下云琅跟曹襄两人话语的可信程度。

    等他再次来到官榭的时候,身后就跟着穿着囚衣的梁如意。

    云琅从手腕上褪下一串珠子递给赵禹道:“在不损伤云氏的状况下,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

    赵禹接过珠串,笑眯眯的套在手腕上,然后就开始送客……

    刘彻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

    王温舒肃手站立在大殿门口已经很久了,才听见刘彻要他进去的旨意。

    刘彻放下刚刚到手的密奏问王温舒:“这么说,是云琅跟曹襄两人从赵禹那里讨走了那个梁如意?”

    王温舒施礼道:“正是,还给了赵禹一串珠子作为信物,还说以后只要不伤害云氏,云氏就会答应赵禹一个条件。

    陛下,云琅气焰嚣张,有权臣之姿,微臣以为应该早做安排才是。”

    刘彻摇头道:“朕的天下容不得权臣,也不会有权臣。朕且问你,拿下那个梁如意果真能揭开西南财货分配的奥秘?”

    王温舒点头道:“正是如此。”

    刘彻淡淡的道:“梁如意还活着吗?”

    王温舒道:“活着,只是已经在儿氏家将护送去了封地。”

    “那就查查,云琅,曹襄为何不肯杀掉梁如意的原因。”

    王温舒犹豫一下还是继续道:“云琅代替他的弟子张安世向儿宽的重孙女儿殷求亲了,这个梁如意就是求亲礼。”

    刘彻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抚摸着面前的黄花梨骷髅头骨道:“看样子云琅贼心不死,还是想要大司农这个位置啊。

    既然如此,那就合了你的意思,看看你拿这个大司农的位置到底要干些什么事情。”

    王温舒见皇帝又开始低头批阅奏章了,就悄无声息的倒退着出了大殿。

    守在殿外的大长秋笑道:“廷尉不再等候陛下的召唤了?”

    王温舒摇摇头,径直离开了长门宫,直奔云氏,今天是张安世与儿殷定亲的日子,他还有一份礼物要送上。

    他可不想成为云琅跟曹襄两人眼中钉肉中刺。

    至少,现在不想!

     一个觊觎大司农高位的臣子在皇帝眼中是励志的表现,也是想做事情的征兆。

     皇家的官职本来就是用来招揽贤才治理国家用的。

     云琅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真正的贤才,只要他没有馋涎欲滴的表现出对皇权有想法,德佩高位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了。

     没人怀疑云琅能否管理好司农寺,能否胜任大司农,就云琅这些年表现出来的能力,一个大司农正当其时。

     不要跟风头正盛的人作对,这是王温舒为官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

     兀鹫,野狼只能去吞食那些伤病,老迈的猎物,而不是追着最健壮的野兽东跑西颠。

     那样的话,就算是累死,也没几口好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