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三十七章 星空战台,万里长城万里龙!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浩瀚星空。

    这是一片无垠而枯寂的天地,黢黑的大宇宙中,并非是每一处地域都有群星璀璨,也有永恒的黑暗。

    这一天,人界星空外,虚空裂开,一株神藤生出无数根须,扎根在了这片星空中。

    乳白色神光萦绕,神藤高不可攀,纯白晶莹的叶片烙印道纹,每一片都比寻常生命古星还要庞大,有古老沧桑的气息流淌,倏尔喷薄神霞,亿万缕瑞气交织,星空中,似响起了宏大的道音,在神藤顶端,隐约浮现出来一座神圣殿宇,雪白的羽毛飞舞,像是白玉雕琢而成,在那神圣殿宇的墙壁之上,还烙印有神矛、战剑、羽翼、标枪、弓箭、斧钺等等神圣兵器,光明气息如海,更有杀伐气,令这片星空都生出了颤栗之象。

    三日之后,五荒大地震动。

    “神族、魔族、鬼族、冥族、妖族、尸族还有仙族!七族齐至,降临吾族星空!”

    “七族欲重启星空战台,交换战俘!”

    “诸部落战师守天关,漫长岁月过去,多少英烈埋骨,多少前辈高人被俘,在异族牢狱,受尽煎熬……”

    人声鼎沸,很多人情绪激动,因为其中有他们的祖辈亲人,数百逾千年,乃至数千上万年过去,这是一种大痛,即便寿元耗尽,战骨成灰,也没有能够再见亲人一面,枯死在异族牢狱,黯然落幕。

    ……

    锁天一脉祖地。

    苏乞年走下后山,村寨口,战王祁清,河老三,冷风三人长身而立,皆面容肃穆。尤其是河老三,有些跳脱粗犷的性子,此时也收敛起来,他看上去不过而立之年,事实上也已经活过了三百多年,三百年风雨,足以打磨掉很多东西,但有些东西不会忘记,难以磨灭,只是被掩盖,埋藏在了心灵深处。

    “小师弟,你的开天路,不会平静了。”

    战王祁清看苏乞年,虎目沉凝,道:“这,不是命运。”

    苏乞年目光微动,没有多说什么,刚刚心血来潮,走下后山,他就已经有所猜测,毕竟这几日,九天之上的气息太压抑了,哪怕相隔了很远,也依然清晰可闻。

    七族齐至,星空战台被重启了!

    片刻后,苏乞年心神微漾,虽然他出身玄黄大地,却可以感同身受,而在浩瀚星空,人族需要面对的,不仅仅只有妖族,都是自蛮荒年间就已经存世的古老大族,曾经奴役,乃至豢养过当成血食的人族,甚至其中一些古老的种族,存世年岁无比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洪荒,只是那段历史早已湮灭在了岁月里,连诸神都步入了黄昏,永生迎来了终点。

    “说实话,我不想见到那群人。”祁清再次开口道。

    “你以为老子我想。”河老三翻了个白眼,又叹一口气,道,“不过有些东西,不想也要去,这是根,无关于恩怨与劫数。”

    “废话。”

    冷风吐出两个字,他一身青色兽袍,语气很冷,黝黑断枪在背,那色泽,似乎更加深沉了几分。

    此刻朝阳初升,火红的阳光洒落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祁清轻轻摇头,既而,苏乞年就看到,在他们四人身侧,山河倒转,星辰移位,须臾间,他们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星空中。

    那是……

    苏乞年目光震动,看远方一株神藤扎根在星海中,高不知道几亿里,星辰在其面前都微如蝼蚁,这神藤苏乞年并不陌生,初入浩瀚星空,他就陷入了神界边境,那分明是一株灵神藤,只是他当初所见,乃至毁灭的那株,相比于眼前这一株,根本难以相提并论,那种光明气息太浓烈了,威压星海,仿佛一尊神祗矗立在宇宙中,神体可以倾天裂地。

    再看那神藤顶端沉浮的神圣殿宇,只是看一眼,苏乞年就不禁心生摇曳,而熊熊燃烧的光明心,此时愈发炽烈,令他一身战血,都隐隐生出了沸腾的迹象。

    “灵神祖藤!天堂!”

    河老三沉声道:“气魄倒是不小,就不知道这些年过去,是不是有了一些长进。”

    若说灵神藤于神族而言,是血脉契合,生命进化的根基之一,那么眼前这一株灵神祖藤,就是神族诸多灵神藤的母根,相传,这株灵神祖藤,几经涅槃,自蛮荒之初,乃至远古洪荒之末就已经存世,世间有传闻,最初,神族就是诞生于这株灵神祖藤之上的天堂中,是以,在神族,灵神祖藤又被尊为母树,受尽香火和供养。

    而除了灵神祖藤之外,这片星空中,还有几处场景,也同样给予了苏乞年莫大的震撼。

    那是一条冥蛇,长不知道几十万里,横亘在宇宙星空中,灰色的蛇皮满是褶皱,没有鳞片,庞大的头颅枕在一片星河中,呼吸间刮起的灰色风暴,如死神的镰刀,将数以千百计的星辰吞噬,生命古星枯寂,恒星熄灭,简直像是冥神的坐骑。

    “九幽冥蛇!”

    祈清淡淡道,这是独属于冥族的一种冥兽,生于九幽冥河之中,传说中乃是九幽冥河之主的化身,所过之处,唯有死亡和破灭。而像眼前这条九幽冥蛇,放眼整个冥界星空,也绝不会有几条,这种恐怖冥兽,一旦成长起来,就连大帝也敢生吞,凶威贯穿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只要是真正的强者,都不会忘记。

    呜!

    又有号角声响起,却不像是杀伐的战争号角,而带着阴森气息,号角声呜咽,更像是鬼哭,在亿万里星空中回荡。

    苏乞年看到了一条鬼船,庞大的船身很破旧,像是遭遇了海难,帆布上黑紫色的血斑一块又一块,似可遮蔽天日,将一片星云的光辉都掩盖了,船身之下,是数之不尽的虚影,有很多种族的形象,其中以人族居多,占据了九成以上。

    冤魂!

    苏乞年目光一冷,人死之后,真灵消散,虽然不知道真正的轮回是否存在,但对于修行者而言,若是真灵被束缚,就无法投胎转世,另类轮回,这种不得超生的,最终怨气积累,也就成了冤魂。

    入眼的,那鬼船下的冤魂,不知道有几兆亿,太多了,肉眼甚至精神都无法数清,而那庞大的鬼船,就在冤魂中航行,无穷冤魂汇聚,仿佛一片冤魂海。

    “黄泉鬼船!”

    冷风冷冷道,传说中地府阎罗之主,就是乘黄泉鬼船出行,这是鬼族的至宝,其存在的意义,更在鬼族历代鬼皇的皇兵之上。

    不过很显然,对于人族而言,这绝对是禁器,不仅仅是苏乞年,祁清与河老三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但很快,祁清嘴角就浮现出冷笑,道:“看来是真的知道痛了,这是狗急跳墙了,连黄泉鬼船也敢开到我人族星空下。”

    而在这黄泉鬼船不远处,一朵黑莲扎根星河中,泛着绚烂妖娆的紫光,有魔性气息,伴着靡靡之音,似可诱惑众生,永陷沉沦。

    这是……

    苏乞年目光再动,就露出难以抑制的震动之色,他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具横卧的尸首,身具人形,却并非是人族,因为那是一个少年,却肌体沧桑,有着山峦一般的褶皱,眉心生有竖瞳,却紧紧闭合,最重要的是,其身体太庞大了,九幽冥蛇与之相比,就像是一条小蛇,勉强与其手臂一般粗长。

    冷峻如冷风,也不禁勃然色变,一字一顿道:“古神尸!”

    神尸!

    苏乞年心生摇曳,有些难以置信,任何事物,沾上一个神字都非同小可,遑论是神尸,自远古洪荒之末,诸神黄昏之后,蛮荒年间神灵绝迹,近古更是神迹不显,怎么到了而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居然连神尸都出现了。

    “非是远古诸神尸首。”这时,祁清深吸一口气,沉吟道,“这是神明幼子。”

    神明幼子!

    苏乞年有些错愕,神明幼子就有如此庞大的体魄,哪怕只是观摩其神形,都有一种源自心灵的压抑感,很难想象,真正的神明,又是何等伟岸的存在。

    紧接着,苏乞年又摇摇头,这些距离他还太过遥远,无论是眼前的古神尸,还是诸多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帝与皇,都不是他眼下可以企及的境界,道途漫漫,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这也令得苏乞年记住了尸族这一与众不同的族群,据祁清所言,蛮荒之末前,诸天百族中,是没有尸族的,只因为第一代尸皇由一具皇尸蜕变而生,第二次成皇,在蛮荒之末打出了赫赫威名,最终硬生生强夺了诸族亿万尸首,方才衍化出来了这一另类族群。

    已经有五大种族到了。

    苏乞年没有捕捉到熟悉至极的妖气,以及仙气,显然这两大种族尚未降临。

    而除了已经到了的五族之外,人族一方也早已有诸多高手降临,入眼处星星点点,怕不是有数十万人踏入星空,其中不乏圣境强者,甚至有十几辆斑驳而古老的战车,比星辰还要庞大,上面端坐着一道道逾千丈高的身影,气冲星云,威严如狱,令一方星空都震动。

    无上王者!

    虽然属于无上强者的气势足以震动诸天,但相比于灵神祖藤,黄泉鬼船,九幽冥蛇,魔道黑莲,以及古神尸这样的足以镇压一族气运的存在,就显得缺少底蕴,不过苏乞年相信,能够抵御百族至今,依然占据了最大的蛮荒碎片的人族,会拿出足以令诸天颤栗的底蕴。

    重启星空战台,交换战俘!

    苏乞年凝神,这一切来得太突兀,战俘交换,绝不会风平浪静,历来都有血雨纷飞,而此前鬼冥两族吃了大亏,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裹挟另外五族卷土重来,却是有些出乎预料。

    而预料之外的,往往都存在着变数。

    咚!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满天星斗都似乎在这一刹那停止了转动,那是一道鼓音,仿佛擂动在所有生灵的心弦之上,尤其是众多人族,无论是辟地境的尊者,还是开天境的大能,乃至圣者,九转圣人,以及那古老而庞大的战车上端坐着的一位位无上存在,都感到体内的战血开始变得灼热,乃至渐渐沸腾。

    苏乞年也不例外,在鼓音擂动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一幅染血的画卷,他的目光似贯穿了遥远的岁月,有战旗不倒,有杀音震动九天十地,有血与骨飞射,有兵器碎片如流星,还有无数不同的种族,苏乞年感受血脉共鸣,看到了无数人族身在其中,有人挥舞战剑,有人劈落天戈,有人举拳向前,有人掌印击天,这是血染的疆场,有人被打成齑粉,有人断臂,有人被斩断头颅,最后血与骨,土泥与金铁碎片混成一块,再也分辨不清。

    “不灭战鼓!”

    星空中,有人族惊呼,尤其是一些老辈强者,露出振奋之色,怕不是已经有数百上千年了,没有再听到这鼓音,依稀记得上一次,还是一场浩瀚星空第三纪元以来少见的帝战,但哪怕对于圣者而言,时间也有些久远了,但那鼓音无论过去多久,都深深铭刻在骨子里,战血中,乃至战魂最深处。

    轰隆隆!

    一点金芒,自五荒大地升起,闪烁间,比很多圣者的念头都要快,就出现在了星空中。

    宛如一条钢铁巨龙,那是一条通体成金黄色,却光华内敛,甚至有些古拙沧桑的龙船,抑或同样可以称之为……龙舟。

    只是相比于苏乞年铸炼的天龙舟,这龙船巍峨苍浑,星辰如灯火,悬挂在船舷之上,气势威严之盛,除了那横呈在远方的古神尸,就算是那高达亿万里的灵神祖藤也无法与之相比。

    看那船身蜿蜒,龙首高昂,两根龙角分有九根枝杈,直指诸天,苏乞年的心中,只剩下了深深的震撼,在他战魂深处,有着两段不同的记忆,一段源自玄黄大地,还有一段恍如隔世,则是来自上一世的不同时空。

    在那崇山峻岭之间,同样有一条钢铁巨龙,铭刻岁月,烙印在血脉与魂魄中。

    万里长城万里龙!(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天少点,有点难写,4000字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