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豆浆油条
    四人的鼻子不是乌海那样的狗鼻子,是以四人是什么味道都没闻到的,直到周佳到来,然后让人取号等吃的,这四人才小心翼翼的看向店里。

    店里袁州穿着整齐的汉服,低头认真的搅拌着一个大锅,从外面就能看到那袅袅的白烟升腾而起。

    四人想起昨晚各自再次查关于袁州小店资料时候,那些食客对于小店食物的描写,徒然觉得肚子饿的有点疼了。

    就在这个时候,周佳天籁般的声音想起:“请前面十六位食客进店用餐。”

    周佳声音清脆洪亮,但听在他们四人耳朵里就无异于天籁,四人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和跃跃欲试的步伐,小心的跟在乌海的身后进店了。

    而被人这样跟着的乌海,则警觉的回头看了四人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评估他们的危险程度。

    大约五秒钟后,乌海才转回头,准确无误的对着袁州道:“早餐来一份,多少钱。”

    是的,现在乌海都不问袁州早餐是什么了,直接问多少钱,这样还快些。

    “一百四十八一份。”袁州干脆道。

    “好的,已经转账了。”乌海晃了晃手机,然后直接坐下。

    同时还不忘道:“其实我可以直接转给你一百万,这样我就不用每天付钱了。”

    袁州根本没理会乌海的话,转身夹油条去了,直到乌海嘟嘟囔囔的说完他每天会因此耽误多少品尝美食的时间后,袁州才开口:“冷的还是热的。”

    “我想要一杯冷的一杯热的。”自从被萌萌打开套餐和非套餐之分后,每次有选择的时候,乌海总是很能体现成年人的做事风格,那就是都要。

    然而袁州从来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一人一碗。”

    “好吧,那就冰,算了,热的吧。”乌海下意识的想点冰的,但想到郑家伟天天念叨的胃病,还是改成了热豆浆。

    “请稍等。”袁州说完,低头打豆浆去了。

    而另一边郝诚等四人就很统一了,他们两人要了热豆浆,两人要了冰豆浆,准备一会交换着喝喝。

    忘记说了,这豆浆油条乃是江浙地区的常规早餐,所以四人一进门听到是这个都非常高兴而且庆幸。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点完餐,四人就齐刷刷的开始盯着袁州看了。

    只见开放式厨房里放着两个巨大的容器,其中一个白烟袅袅显然就是热豆浆,而另一个以郝诚一点五的视力能清楚的看见锅里奶白色的豆浆。

    “一会大家喝之前各自倒点出来。”郝诚收回视线,严肃的对着边上的三人说道。

    “知道了,先倒出来再喝自己的。”汪强第一个响应。

    “明白,要不然我还真怕自己一口就喝干净了。”刘理摸了摸自己的胖肚子道。

    “虽然我对自己的自制力很有信心,但我想还是按郝厨你说的来就好。”黄飞很是自然的拿出事先准备的便携式硅胶碗道。

    没有错,这四人来之前就说好了,无论是什么菜或者饭食都需要在吃之前盛在对方的硅胶碗里,这样就能避免一时高兴吃嗨了直接吃完的情况。

    要知道他们来之前可是做了大量功课了,其中如此惨绝人寰之事又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网上可有一个厨师,连续三周吃一道菜,都没有吃出什么味道,因为一入口就完全忘记了琢磨和品。

    前车之鉴,所以才有了郝诚的再次提醒。

    甚至他们每人还自带了硅胶便携式碗,统一购买,上面图案都是统一的“吾皇”,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郝诚四人真是努力了。

    四人正经来学习厨艺的,可不是为了吃,没错就是这样,至少他们自己是如此认为。

    等周佳端着托盘走到四人面前的时候就发现,四人面前都摆着颜色各不相同的硅胶碗。

    排排坐,赤果果。周佳保重不自觉的想起了这句话,四个年纪加起来快到两百岁的中年男人端坐在位置上等吃的画面。

    嗯,画面太美,周佳表示有点不敢想,还好凭借在袁州小店历练出的过硬的职业素养忍住了吐槽的欲望,表情平静的把四人的豆浆和油条摆到了他们面前。

    “您四位的餐点已经齐了,请慢用。”周佳说完,收起托盘再次去忙碌了。

    “谢谢。”郝诚四人异口同声的致谢,然后低头看向面前的餐点。

    其中郝诚不着痕迹,悄咪咪的小心的吸了一口面前豆浆散发出来的豆香味,然后才严肃的开口:“来大家分自己的豆浆。”

    说着首先自己端起碗往边上的人倒自己碗里的热豆浆。

    郝诚点的热豆浆,边上的胖子刘理则点的冰豆浆,接着汪强也点的热豆浆,而年轻的黄飞则是冰豆浆。

    点的时候四人就想好了,这样四人就能轮转一圈的分到相同的豆浆了。

    便携式的硅胶碗并不大,底部只有女孩子的手心大小,高度也只有半个手掌高,直径则只有十厘米,这样的碗是真的不大。

    哪怕食客们一致吐槽袁州小店的菜品分量极其少,但实际上这端上来的豆浆还是能倒满这样的硅胶碗两碗半的。

    但郝诚四人却有致一同的只给对方倒了半碗豆浆,并且大家倒的量还出奇的一致。

    “油条就不用分了,我觉得每人的都一样。”刘理道。

    “嗯,那么油条暂时不分,开始吃吧。”郝诚点头道。

    “开吃开吃。”汪强道。

    而黄飞不愧是四人中最年轻的一位,是以他的手速也是最快的,只见他直接端起碗就开始喝了起来。

    黄飞出生厨艺世家,其祖上虽然没做过御厨,但却一直是两淮大盐商家里的厨子,可想而知其是家学渊源了。

    开始听闻袁州的时候,黄飞面上不说,但心里是不服气的,他今年不过三十四,却在淮扬菜中不论是厨艺还是刀工亦或者是整体的厨师造诣已经是排的上名号的大厨,这份成绩说句天才也不为过。

    但随着他师傅也就是他父亲,周边的老一辈都对袁州推崇有加,甚至有人直呼袁州的厨艺超过他自己的时候,黄飞才开始重视袁州,甚至视他为对手。

    但不等他黄飞找到挑战袁州的机会,就等来了袁州个人厨艺展震惊整个东南亚,得到个人厨艺展史上最高分的消息。

    惹不起,惹不起,黄飞内心第一感受。

    那时候黄飞专门找了视频来看袁州个人厨艺展上的表现,哪怕以最挑剔的眼光来看,黄飞也只能找出袁州没穿厨师服,而是汉服这样微不足道的事情。

    好就的好,哪怕对袁州有意见,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况且在袁州成名后,他身着汉服做菜,甚至成了袁州的个人标签。

    真是如此,只要自身手艺扎实,即使是不足,也会成为世人津津乐道的匠人风范。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黄飞听说郝诚的计划后毫不犹豫的就跟随而来了。

    “我要看看这一碗普通的豆浆在袁主厨你的手里能有什么样的变化。”黄飞抱着这样的心情喝下一口豆浆。

    ……